漫天的绿雾,人们尸横遍野,一些垂死挣扎的哀嚎点缀着这一切………这个世界,被污染了。

  ————绝望的易太阳挂在天上,温和的光芒照耀大地,而随风飘来的乌云在一刹那将光芒抹去。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又压抑。

  易看着天,“要变天了啊。”便加快步伐,走进了眼前的普雷希典城。

  “请问指挥所怎么走啊?”易走进偌大的普雷希典城后立刻就后悔了,太大了,迷路了。无奈之下他只能求助于一位市民。

  市民看了看他,给他指了一个方向“这个方向,走到底有一个红顶的房子,就那。”

  道谢后易飞奔向指挥所。

  “我找艾瑞莉雅或者卡尔玛,随便其中一个都可以。”易冲进大厅,径直走向前台。

  前台的士兵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他。

  “兄弟,我想找一下艾瑞莉雅,卡尔玛其中的一个人。”易又用客气点的话问了一遍。但那个人仍是白眼相向。

  易看了看那个人,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一把拉起那个人,把他扯了出来扔在地上。“我问您话呢,没听见吗?”易用客气的话问着。

  “哪来的乡巴佬,滚一边去!还想找艾瑞莉雅大人。”士兵嘲讽。

  “果然,哪都有白痴。”易微笑着,但眼中尽是寒芒,那名士兵心里被盯得有些发寒。而下一刻,他已经被按在了墙上。“请您直接通知她们,别浪费我的时间,是她们写信请我来的。”

  士兵一看这架势立马就怂了,毕竟是一条狗,一听是主人要见的人立马就乖了。“我很讨厌用武力解决问题,但每次一用武力,问题就会变得很简单。你们这种行为在我们村叫犯贱。”易鄙夷地看着他。

  “住手!”一道声音传来,易闻声松开了那名士兵。

  “谁这么猖狂,敢在艾欧尼亚指挥部动手?”来人身着红白相见的铠甲,一把传说中的至尊锋刃悬浮在她身边,乌黑的长发自然飘散。

  “艾瑞莉雅么,在下易。”易微微欠身。

  来者正是艾瑞莉雅,当她听到易的名字时双眼一亮,先前的一抹愠色立刻烟消云散。

  “原来是易大师,怎么来的这么快?”艾瑞莉雅有些惊讶。从边境到普雷希典少说也要3天,而易只用了1天半就到了。

  “早到早回,做完你们需要我做的事我就回村子。”易开门见山地说出他内心的打算,他实在不放心村子,一种不安始终包围着他的心。

  “既然如此,那就不浪费您的时间了,跟我来吧。”艾瑞莉雅闻言也不再废话,她明白易的意思便带他上楼到了会议室。

  推开门,里面的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他们。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卡尔玛。”一头爽朗的短发以及坚毅的眼神是她留给易的第一印象。“您好,易大师。”她微微一笑。易也以笑回之。

  一身碧绿的女忍者站了起来,微微欠身,面罩遮住了她的脸但却挡不住她那美丽的容貌。“阿卡丽。”

  一旁的另一位忍者一袭黑衣,脸隐藏在一副面具之下,只有双眼散发出神秘的光芒。“均衡教派,慎。”

  “均衡教派,久闻大名,没想到今日在此相遇。但我听说不是有三大忍者吗?怎么只有两位在场呢?”易有些不解。但他突然感受到一股充满幽怨的眼神。

  “狂暴之心—凯南。在这里,不是那,看这边!”一个约德尔人跳了起来,易顺着声音找到了他。易看他跳起来的样子突然想起了来时的路上遇到的黑默丁格,不禁笑了起来。“幸会。”易强忍着笑容。

  b酷☆匠-网x%首#发

  “亚索。”一位靠在沙发上的男人起身,蓬松的头发束好披在身后,一把长剑别在他的腰上。

  “好浓郁的风之力,难道是疾风剑法。”易想起古籍上的内容,想到自己也会一点点,但御风之力太难掌握他也就准备等日后有时间再慢慢钻研,而如今他遇见了一位掌握疾风剑法的剑客。

  “那么大家认识了,就来分配任务吧。”艾瑞莉雅站在地图旁。“现在诺克萨斯步兵团大军压境,总共五百万人兵分十路,同时进攻十座重要城市。但艾欧尼亚的士兵并不具备歼灭他们的能力,只能阻挡。”

  “我们就负责带领他们歼灭步兵团?”凯南问。

  “差不多就是这意思。”艾瑞莉雅点点头。“艾欧尼亚已经撑不了多久了,被进攻至普雷希典进行决战已经是必然的事情。虽然德玛西亚和战争学院已经在声援,但我们毕竟是中立,他们无法派兵。所以我们必须在此之前削弱他们的战斗力。好了,不扯这些,开始分配任务。阿卡丽,这三路的步兵就交给你了。”艾瑞莉雅指了指地图上从东北方向攻向普雷希典的三路步兵。

  “慎,从盖尔林推进的这两路就交给你了。注意,其中一路属于主力军。”艾瑞莉雅指向用红色标记标出的那两路。

  “凯南,两路次级主力没有问题吧。”艾瑞莉雅看着地图上艾欧尼亚几乎四分之一的兵力聚集的地方。

  “交给我吧。”凯南没有丝毫犹豫。

  “那么剩下的两路主力,一路次级主力部队就拜托给您了。”她看向了易。同时指着离普雷希典最近,已经逼近易的村庄的那几路诺克萨斯部队。“诺克萨斯想通过我们无法支援边境的弱点,绕过防线迂回包抄普雷希典,而进军的路线上,正好有您所在的村庄。”

  易瞳孔一缩,“什么?”

  “这是为艾欧尼亚而战,也是为您自己而战。我们已经派出几支部队去驻守了,但他们需要您的帮助,您应该没有理由拒绝吧。”艾瑞莉雅有些无奈。

  易下意识地握紧了幽梦,点了点头。“明智的选择。”

  “什么?”艾瑞莉雅没听清。

  “没什么,那我先回村子了。幸会,也期待再会。”易开门有了。

  “真是干脆,但愿他有能力挡住那些士兵。”亚索笑到。“话说我的任务呢?”

  “保护长老。”卡尔玛淡淡的笑了。

  “不,我要上战场!”亚索一听不能上战场情绪有些激动。

  “保护好你的师傅,到时候决战会有你上场的机会的。”卡尔玛也替他感到惋惜,但是艾欧尼亚已经找不到人可以胜任保护长老的职位了。

  亚索摇摇头,哀叹了一声也离开了。

  走在普雷希典中,易终于能暂时地慢下来,欣赏这些夜色中的美景。当他细心体会这里的天地能量时,一个人影朝他缓缓走来。

  “如此光明的灵魂之路,却充满歧路,无尽的迷雾环绕。黑暗之后,终于迎来光明,却又戛然而止。您是谁,为何有如此凌乱的命运。”一位穿着华丽,高雅的女子迎面走来,手里拿着一根权杖。她四周萦绕着浓郁的自然能量,她站在易的身旁说着听不懂的话。

  “索,索拉卡大人!”一旁的市民突然认出了这位女子。索拉卡报之一笑,转头凝视着易的双眼。

  “碧绿的瞳孔,看破力量的面纱,却看不破仇恨迷雾。”索拉卡继续说着奇怪的话。“漫天的绿雾,将你引向黑暗。”

  “请问,您在说什么?”易感觉有些尴尬。

  “嘘。神又发话了。逝去的樱花化作玫瑰守候在黑暗的终点,将你引向光明!”索拉卡说出最后几个字,“打扰了,愿星空永远保佑你。”说完,她便转身离去了。

  站在一旁的市民惊呆了,易拍拍他的肩“兄弟问一下?刚刚她在干什么啊?”

  “你你你,索拉卡大人亲自为你占卜!”市民一脸惊讶与羡慕。

  “是吗?真是有趣。”易笑笑,转身离去。

  “逝去的樱花。”易有些不安,再一次握紧了幽梦。

  “我不会离开你的。”幽梦感受到他内心的不安。“但愿如此。”一声低吟,易没有听见,却如此哀伤。

  易同样没有听见的,还有索拉卡转身后,说的最后一句话:“神,他转身了。他选择了那条路,终焉的绝望,已经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