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你不足几千年前的千分之一,还想谈守护?要知道弱者,是不配谈守护的。

  ———亚托克斯经历完自己制造的屠杀后,易疲惫地穿过平原,到达距离村子200里的树林。

  在确定周围没有敌人后,易开始了冥想。

  “你终于来了。”易惊奇的发现影子易悠闲地坐在一棵樱花树下。

  “休息会吧,他有话对你说。”樱树传来幽梦的声音。

  易靠着樱树坐下,拾起一朵花瓣。

  “你准备怎么做?一直砍下去?”影子易眼中有些嘲讽,经历过所有符文之战的灵魂如今只能看着自己通过简单的杀戮解决所谓的问题。

  “那又能怎样呢?我只知道如何猎杀动物,还有剑术。”易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影子易沉默一会,“他快来了,你这么一直一个人保护村子迟早会出事。”

  “谁?”易提高了警惕。

  “与战争同在的除了赫卡里姆,还有谁?”影子易眼中闪过一丝凶狠。

  “暗裔剑魔?”易回想起过去看到的记忆。

  影子易点点头,“你准备如何面对他,砍他?还是逃命?”影子易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他会干什么?”易有些不安,他不知道这个已经活了几千年的恶魔会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举动。

  “他曾经在第二次符文之战,帮助一支几乎被碾压的军队扭转局势。也在另一场战争中,独自一人屠杀了上万人,而且没有血流成河。”影子易轻描淡写。

  “没有血流成河?不会吧。”易有些不可思议。

  “被他的剑吸收了。”影子易笑了笑,换来易的失声。

  “我本来还想提醒你多动动脑子,用父亲教给你的狩猎知识去阻挡诺克萨斯的士兵。但是今天早上,我感受到了他的存在。所以也没必要了。”影子易突然有些颓废。

  “为什么?”易不解。

  “绝对的暴力,凌驾于任何计谋与束缚之上,至少现在如此。”影子易想到过去的自己,离那绝对的暴力只有一步之遥,又想起那至今在沙漠的内瑟斯心中满是惆怅。

  “听天由命吧,或许只是一次简单的相遇。”影子易想了想。但他知道亚托克斯来的理由。

  “轰!”一声巨响,将易拉回现实。

  暗红的遮天巨翼,被头盔遮蔽的面容,冰冷的铠甲泛着寒光,还有那把血红的巨刃。

  “又见面了。”暗裔剑魔缓缓说出四个字。抬起头,血红的双眼透过阴影凝视着他。

  “又?”易不解,第一次见面就用又,他们之前见过吗?

  “喁,不好意思,那是你上辈子的事情了。”亚托克斯嘲笑道,他手中的巨刃也发出类似嘲笑的哀嚎。

  易警惕地握紧幽梦,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而亚托克斯也充满玩味地打量着他,过了会他笑了。低沉的嗓音发出放肆的笑声是如此诡异。

  他洞察了易的内心,知道了他此刻的想法。

  “你听啊饮血!这么一个弱鸡还想保护村子?无极剑道在你着完全就变成笑话。笑死我了!”亚托克斯把饮血剑插在地上捂着肚子笑了起来,笑声如同上万根针扎进易的心。

  “你想干什么。”易感到一种深深地无力感,他能感觉到亚托克斯的实力,可以轻易的碾碎他,此刻他只能忍着,但是双手已经紧握成拳。

  “哟,居然没有发火,你变了。懦夫!”亚托克斯突然话锋一转,“也是,你应该忘了。如今的你这么弱,我连杀你的心情都没有了。我该怎么做呢,我的缔—造—者。”亚托克斯一字一顿地说出。

  “什么意思?”易冷冷地看着他,但心中已是震撼。

  “天哪,真可悲。我的力量是从你不,是从几千年前的你那里得到的。和千年前的你比起来,你难道不可悲吗?恕瑞玛飞升的力量,远古的无极剑道,侍魂,这些你都没了!当你还在的时候,我不过只是一个普通战士,你可是个传奇啊。可是现在颠倒了,不是吗?”亚托克斯激动地有些颤抖,但顷刻间又恢复。“好久没说过这么多的废话了,那今天,你是想死还是………继续你这搞笑的一声?”

  易不知道在亚托克斯眼中,他是什么,更听不懂所谓的前世今生。虽然影子易已经和他分享过记忆了,但他仍旧无法感受到过去的辉煌。

  “再问一遍,你想干什么?”亚托克斯的语气冷了下来。

  “如果你要杀我,我会试着宰了你。如果你离开,那么感谢你。”易以同样冰冷的语气回赠给他,幽梦散发出煞人的红光!

  “哈哈哈~~~”亚托克斯笑了,他又笑了。但这一次,他有些高兴。

  “这才对,我的宿敌,我的兄弟。”亚托克斯最后顿了一下,说玩后情不自禁地又笑了,他身后的巨翼也扇了几下。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来帮你一下吧。”亚托克斯手中突然出现一颗血红的宝石,在阳光下泛着摄人心弦的光芒。

  “你的剑,有灵魂对吧。血炎石,当你撑不住的时候,把它融进你的剑里吧,你就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力量,虽然不及你当年的千分之一。当然,你的剑也会付出一点点代价。”剑魔的眼中闪过一丝忧伤但稍纵即逝。“用自己的力量,还要付出代价,你果然可悲。”亚托克斯摇摇头。把血炎石扔到易的手里。

  “什么意思?会有什么代价,你为什么要帮我?”易感觉莫名其妙。

  “我只是想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会变得稍微强一点点。”亚托克斯拔起饮血振动巨翼准备离开。

  “那你告诉我,怎么变强?”易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亚托克斯全身一震,转过头,“当你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你就会懂。快了,在不久的将来,你就会失去你的一切,就像上辈子的你。”亚托克斯重新望着天空,又突然扭过头,“就像曾经的我一样。”随后消失了。

  易望着天空,感受着手心的炽热。他摊开手,血炎石发着光,又看了看幽梦,叹了一口气。

  “会有那一天吗?”幽梦打破了沉寂。

  “我不会用这鬼东西的,除非我死!鬼知道他会给我些什么东西。”易的瞳孔露出一丝凶狠,他仿佛看到了不久的将来死在他刀下的人。

  “其实,真的有那一天,那还不如赌一把。反正那石头是和我融为一体。”幽梦有些忧伤。

  反正都是和我融为一体?易内心重复着这句话。幽梦不知道这句话在他内心泛起了什么样的波澜?只是,易的双眼瞬间暗淡了许多。

  (酷O匠Kv网q%正版#首2发!:

  “反正都是和你融为一体,难道你就从来没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不配。”易轻声说几个字,眼中毫无神采。

  “别这么说。”她明白易的意思。

  “如果我很强,就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父母就不会死,你也不会跟着我!”易捏紧了双拳,指甲陷进掌心渗出了血。

  “别这么说,那时候你还是个孩子!你已经很强了,你还没有精通无极剑道,所以和那些怪物比起来,你还………”她沉默了,她找不到安慰的词来代替最后的几个字。

  “太差吗,果然。”易有些绝望,但真的困扰他的,是亚托克斯最后的那几句话:“只有失去重要的东西就会明白。我变强就是为了守护这些,但是要变强就要失去?”易很纠结,以至于迷茫。他天真的以为只要诺克萨斯人来一队杀一队就可以保护村子了。但他的宿敌,仿佛编故事一样说了一大堆,最后又告诉他将要发生的事,然后扬尘而去。

  留下一个不知道会带来什么的石头。

  他们都同时选择沉默,幽梦也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只是,易从不知道幽梦想着什么。

  一阵急促马蹄声打破了沉寂,易抬起头,用复杂的神情注视着手中的幽梦,剑刃发出了悠鸣。

  “再与我共舞一曲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