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雨中,剑刃如鬼魅散发着紫光。没有人看见,他是何时到人群中,优雅的挥舞着剑刃,飞溅的鲜血宛若笔墨书写着传世的墨画。奇怪的是当他回到原地,手中的剑没有滴血!

  ———逃跑的诺克萨斯将领“大师,您确定一个人去吗?”一个孩子担忧地看着他。

  “难道还有选择吗?”易眯着眼笑着看着这个孩子。

  “还有一个姐姐在哪里呀,她刚刚在哪啊?”孩子继续问。

  易忍俊不禁,“她在这,也在这。”他指了指腰间的幽梦,又点了点他的心。

  “虽然听不懂大师在讲什么,但是大师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孩子的眼中闪烁着光芒。

  “好啊。”易摸了摸孩子的头“你就在村子里好好玩吧。”

  孩子听见他母亲的呼唤,“妈妈在叫我了,大师拉个勾,一定要回来。”他伸出了小拇指,易笑笑,也伸出了手。

  看着孩子远去的背影,易感到一阵酸楚。“战争,去他妈的战争!”

  “别担心,这个村子有你就很安全。”幽梦轻语。

  “不,我只是想到了过去。”易想起在冥想空间看到的场景,恕瑞玛沙漠的战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幸存的士兵双手也沾满鲜血。

  “原来如此。”幽梦感受到他内心的波动。“大概明天,第一批侵略士兵将抵达我们预定的地点。”

  “多少人?”易抚摸着樱花纹。

  “不知道,那没几棵樱树。”幽梦有些无奈。

  “是吗,那真遗憾。等战争结束了,我去那种点樱花。”易笑了笑。

  “何必呢,就种村子里多好。”

  “那还得看明天回的来不。”易苦笑。

  “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吗?”幽梦有些懊恼。

  “不是,我只是不想让你沾满鲜血。”易说了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什么意思?”幽梦没有反应过来。

  “没什么,只是有太多我必须回来的理由了,有点喘不过气。”易想了想,叹了口气。

  “别想太多,该出发了。”

  一人,带着一剑走在村庄的小路上。寒风吹拂易的衣襟,拂过他的脸庞,幽梦散发出一阵樱花的幽香。幽香唤醒了熟睡的村民,他们打开房门,寻找芳香的源头。紫色的荧光在黑夜中分外明亮,人们提着灯笼走了出来,灯光照亮剑客的剑。

  “大师!”人们看清了他。

  易挥挥手,继续向前走去。

  村民在他身后跟着,当他行至村口,他突然回过头,村民们突然停下了。“帮个忙,帮我在我屋子旁边种几棵樱树。”他眯着眼笑着,转过头消失在夜幕中。

  行军中的诺克萨斯军队“报告将军,距离这里最近的村庄还有150里。预计明天晚上可以抵达,并进行物资补充。”一位士兵对领头的将军报告。将军披着大衣,本无表情的面孔露出狡黠的笑容,握紧了腰间的军刀,舔了舔嘴唇。

  “终于可以杀人了,居然派我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狗地方,一个艾欧尼亚士兵都没遇到!士兵们,赶紧赶路,明天晚上就可以狂欢了!”那个军官的笑容更加狂妄。

  “报告,前方有一片开阔的平原,是否暂停前进,进行整顿?”士兵提议。

  ●'更~、新@T最\快◇上酷9:匠7*网

  “不,天就快亮了,一鼓作气,直奔村庄!务必在傍晚之前抵达。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将军眼中已经倒映出昔日掠夺屠杀村庄时的快感,人性中的贪婪与残暴早已吞噬他丑恶的灵魂。他仿佛看到在第二天傍晚,女人的尖叫,儿童与老人的惨叫。他又笑了,如同狼遇见羊。然而,他的笑容凝固了。

  一抹紫色,在黑夜中分外妖娆,月光下,再附上一丝寒光。

  “前方何人?”将军望着那抹紫光感觉脊梁发寒,他第一次看到如此虚幻的光。

  而回答他的,是风声。

  “不说?不说是吧,那就去死!”将军虽然有些恐惧,但被人蔑视仍感到十分愤怒。他差遣了两个士兵去将那个人抓过来。

  “你们是诺克萨斯的吗?”那个身影说话了。

  “你知道还敢在这拦着?”这下轮到将军得意了。

  “你们有多少人?”黑影手中的紫光消失了。

  “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还想回去通风报信吗?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是死这了,先锋小队1000人。至于后续的,你死了再告诉你。”将军狂妄地笑了起来,挥了挥手让两个士兵动手。

  但没人动……

  “是吗,天亮之前希望你能告诉我。”易的脸庞在他眼前浮现,绿色的瞳孔在那一刻震慑了将军的灵魂。

  而将军身旁取而代之的,是两具捂着脖子的尸体。

  紫光又出现了,化作一圈又一圈的光环,划过士兵的头颅,随后应声落地。与头一起落在地上的,还有朵朵樱花。后方的士兵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已经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还有淡淡的樱花香!

  “敌军来犯!敌军来犯!”将军疯了似得叫喊,绝望的他绝望地看着那妖冶的紫光被拉成一条直线穿过他的军队,所有人,所有倒下的士兵都没有惨叫声,只有人头落地的震动。他是遗憾的,黑夜让他无法看到易的动作,不,是姿态!他握着幽梦,以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穿过人群,幽梦的紫光随着易手臂的摆动划出优美的图案。

  当血液还未溅出,他便带着紫光消失,又如死神一般出现在另一个倒霉的人眼前。每一具尸体倒下,到保持着握剑的姿势。是那么的无力,那么的弱小。

  “发生了什么?”将军跪在地上,眼神充满绝望。那道紫光宛若死神的镰刀,无情的割下每一个他选中的头颅,利落又恐怖,利落地连鲜血都来不及喷出,恐怖的没有人哀嚎!

  天慢慢亮了,但乌云立刻遮住了太阳,应该是看到了平原这不属于人间的景象。

  将军无力地跪在地上,他的面前——成片的尸体平铺在草地上,还有头颅!鲜血染红了深秋的草地,汇成一条小溪缓缓流淌。一个白净的年轻人拿着那把紫色的宛如鬼神的剑刃,淡然的站在他面前。

  “真可惜,只有我独自欣赏樱花中的剑舞。”易的语气透着些许惋惜。

  将军抬头看着这个屠杀了他上千士兵的人,突然瞳孔一缩———那把剑没有血!

  砍下上千人的头,却不沾上一滴鲜血。易顺着他的目光,举起了幽梦。他抚摸着温热的剑刃带着微笑,“我必须要快,这样她才不会被沾上你们肮脏的鲜血。”

  将军战栗。快,究竟是快到什么地步,才能达到杀人之后刃不沾血;狠,究竟是狠到什么地步,才能淡然地砍下这么多人的头颅后微笑!

  曾经的屠杀者如今被屠杀了,但他们是幸运的,没有痛苦,却更加可悲,可悲得连下跪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天亮了,能告诉我了吗?”易开始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的景象。遍地的尸体,遍地的头颅还有那汇流成河的血液。昨天他还在担心是否能活着,今天他却已经剥夺了上千条生命了。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了,血河已经漫到将军的脚边,浸染着他的大衣,裤子。

  “恶魔,恶魔!你这个恶魔!”将军歇斯底里,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而回应他的,是那把锋利的剑刃。

  “你只需要告诉我,狗面还有多少人,就够了。”易居高临下。

  “三千主力,一百血色精锐!你就等死吧!”将军狂笑着,癫狂地鲜血。

  “哦,谢谢。”一把匕首贯穿了将军的心脏,他的笑容在那一刻永恒的凝固。

  易见状立刻闪避到十米之外,只看到他刚才的位置插着数十把利刃。他突然感觉手臂一阵剧痛,低头一看,赫然也插着一把匕首。

  一个身影缓缓浮现,蓝色的兜帽让他的脸覆盖在阴影之下,身后的披风末端镶嵌着数把利刃。

  “易,我说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声音透着寒气,可以冰冻人心。

  “我记得你,诺克萨斯泰隆。”易一字一顿地吐出这几个字。手臂传来的疼痛让他十分警惕眼前的这个男人。

  “说实话,如果不是有更重要的任务,我现在就杀了你。”冰冷的话语透出丝丝杀气。

  “我等着。”易用同样冰冷的眼神凝视着他。

  “我怕你活不到那一刻了。好运”

  说完,泰隆消失在充满血腥的空气中。

  “你还好吧。”幽梦担心地问,她已经感受到易的鲜血流淌在剑身。“还好没有毒。”

  “没事,小伤。”易的眼神复杂,看着眼前的尸堆,心中不是滋味。

  “不用自责,他们罪有应得。”幽梦安慰道,她感受到易的恐惧与不安。

  “不,我只是在想还要杀多少人村子才安全。”

  “很多。”

  易看着升起的朝阳,手臂滴着鲜血,心中很不是滋味。

  泰隆离开后,立刻通过通讯水晶告知诺克萨斯指挥部。

  “杜克卡奥将军,他果然参战了。”泰隆通过通讯器报告情况。

  “结果。”回应他的是一个更加冰冷的声音。

  “边境先锋军全军覆没。”

  “知道了,别管他。别忘记你的任务。”杜克卡奥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仿佛全军覆没是理所应当的。

  “滴~滴~滴~”通讯终止。

  真是传世的剑舞,不是吗?

  ———遥远的诺克萨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光芒说:

抱歉哦各位读者,作者由于脑袋抽了,拖更这么长时间。感谢大家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