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受到了战争的气息。”

  ——亚托克斯易返回村庄,揉了揉头。刚才的恐惧从新浮现出来,还有赫卡里姆那强大的威压。

  “好强,我什么时候也要达到那样的境界。”易感叹道。“你怎么看,幽梦。暗影岛是个什么地方?”易抚摸着剑鞘。

  “嗡~”易惊奇的发觉幽梦在颤抖。

  “你怎么了!”幽梦的紫光暗淡下去。

  “灵……灵魂契约。”幽梦虚弱地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东西?”易不解,眼中满是焦急。

  “我已经将自己和你的灵魂通过契约绑定在一起了,刚才赫卡里姆的幽灵恐惧对你的冲击也对我造成了伤害。”幽梦艰难的吐出这句话。

  易回想刚才的画面,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自己刚刚明明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在经历恐惧的时候那真实的疼痛让他几乎晕厥。但也绝对不会像幽梦这样虚弱。

  “难道……”易若有所思“你怎么能这样!自己擅自帮我分担伤害!告诉我,为什么?”易有些恼怒。

  “怎……怎么了,不行……吗?”听到呵斥。幽梦的光更加暗淡。

  “你难道不知道你的灵魂可能会因此消散吗?还有,你应该是个女孩吧?才跟着我多久,就帮我分担这么巨大的痛苦!那个该死的灵魂契约又是什么时候签订的!”易感到一种莫名的心痛与愤怒。

  “你的血,早在十五年前的那个夜晚,我们就已经签订了。我已经跟了你二十年了。当你遇到黑牙牛的那一天,我就一直在森林里看着你。”幽梦有些欣慰。

  十五年前,是那一天!

  十五年前,他没有流血!

  “你没有受伤,但,你的泪水是血。”幽梦感受到他内心的忧伤与无奈。

  “你知道你的父母最后做了什么吗,他们用最后的力量建立结界,让我幸免于难。”幽梦带着哭腔。“从那一天起,我就一直等着你。如今,我就是你的剑。我会替你父母,守护着你。”幽梦说完,便没有了声音,只剩下暗淡的紫光证明她还在。

  “你,就是我的剑么。”易满足地笑了,手抚摸着幽梦的花纹,缓缓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大师!大……大事不好了!”一位村民气喘吁吁地跑进易的房间。

  “怎么了?慢慢来,要喝杯水吗。”易递给他一杯水。

  村民来不及喝水,说:“诺克萨斯,诺克萨斯入侵了!”

  “什么!”易听后浑身一震,幽梦也发出一阵刺耳的剑鸣。

  “是真的,前几年来艾欧尼亚行商的诺克萨斯商人突然胁迫守卫打开港口,盖尔林,纳威里和嵩赞已经沦陷,目前诺克萨斯后续准备已经完善,准备分兵几路一步步蚕食艾欧尼亚。”村名慌张地说。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啊。”易摇摇头,眼神甚是沉重。

  “还有,一路诺克萨斯士兵正在向我们这个村庄进军!”村名突然想起。

  /看正!版/7章节D上酷p匠$,网

  “什么!等等,艾欧尼亚和德玛西亚边境,直扑我们这里,原来如此。”易的大脑疯狂运转,想着接下来的对策。

  “大师,现在怎么办啊?”村名几乎快哭出来了。

  “你先别急,我先想想,晚上召开大会吧。”易摆摆手,让村民离开,脸上阴云密布。

  村民识相地退了出去,走向公告栏,写上了通知。

  “诺克萨斯。真该死!还有这么多村民,如果让士兵直接占领村庄,村民一定会被屠杀的。”易焦急的思考。

  “那就在他们到达村子之前阻挡住他们呀。”幽梦在桌子上散发出幽幽的紫光。黑暗中,剑身的纹路更加动人。

  “那你会陪着我吗。”易的眉头舒展开来。

  “我们会以血为景,共同起舞。”幽梦淡淡的说着,紫光更盛。

  “真希望,你可以成为一个人。”易摸了摸鼻子,笑了笑。

  “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挺令人期待的,不是吗?”幽梦的话带着笑意,回应她的,是易淡淡的一吻。

  “我会死吗?”易突然问。

  “不知道,但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幽梦的话听不出她的感情。“但是你的身旁,一定会有樱花飘散。”

  易露出了微笑,带着些许的苦涩。

  夜晚禁殿之上“大师,诺克萨斯入侵,村庄危在旦夕,这可如何是好啊?”一位长老语气中充满焦急。随后人群开始议论,禁殿变得嘈杂。

  “我。”易吐出一个字。人群看向了他,停止了议论。

  “会在离村庄100里外的平原。”他顿了顿,叹了口气“阻挡诺克萨斯进犯村子的士兵。”

  仿佛一颗闷雷在人群中炸响,更大的议论声充斥着人们的耳朵。

  “您一个人?”一位长老问“是,亦或不是。”易的双眼有些模糊,他想起了,父亲。

  “何出此言?”长老不解。但回应他的,是易的沉默。

  “不,他仍然会毁掉村子。”易瞳孔一缩,父亲的话突然在他脑海中回荡。

  我会,毁掉村子?

  世界安静了,禁殿仿佛只有他一个人。

  “万一您阵亡了,无极剑道怎么办?”一位村民的喊声惊醒了他,也让禁殿大堂安静了下来。

  是啊,还有无极剑道啊。肩上还有这么多责任,救抛开上战场,会不会太自私了。

  “他,不会死的~”一个缥缈的声音在大殿中回响。人们纷纷寻找着声音的主人。

  “无极之道,岂是浪得虚名!”易和她异口同声。幽梦突然闪烁起耀眼的紫光,剑身上的樱花花纹开始脱离剑身,浮在半空中散发着妖冶的光芒。

  人们惊愕的看着这朵妖冶的樱花变得虚幻,缥缈。随后,樱花飞舞,留下的残影幻化作朵朵樱花在禁殿之中尽情飞舞。她萦绕着易,,易在人们的注视之下被樱花淹没。

  “战场之上,樱花作伴!”易伸出双手,轻轻触碰了他身边飞舞的花瓣。一道强光闪过,当人们的眼睛适应之后,在场的人无一不被这美景所动容———一棵樱树赫然出现在大堂中心。树枝构成优美的曲线,没有妖娆的姿态,取而代之的是优雅,高贵的优雅带着朴素。花香在那一刻漾满禁殿,花瓣无风却纷飞。

  “我能看见,他在樱花中起舞。以诺克萨斯士兵的哀嚎作为喝彩,以血为景!”幽梦的声音随着樱花盘旋,优美动听的话音让人们更加痴醉。

  “只是,我看不透台下的黑暗。”这句话,只有易听见了。

  我有一颗命运的碎片,你是交给心中的黑暗,还是交给光明?

  ———影子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