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大厅的画面里,在失去Z视野的一瞬间。医院外围的几部未遭爆炸波及余留下来的笔记本电脑、顿时响起了急促的大喝声。

  “开电网!快!”怪异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着急,急切的大喝之音,震得现场刚稳定下情绪的技术人员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

  “可……可是人质!”那名负责操作开启电网的技术人员看着监控画面、稍微犹豫了一下。

  “白痴!狙击手准备,立即瞄准医院大门,射击——其余人,撤退!”洛灵点开了耳麦,火速下达了命令,同时按下了手中的黑色控制器……

  然而……

  一切都晚了,在医院大门电网处,一片圆形耀眼炫目的白色帘光闪起。

  砰砰砰砰……咚……

  数百支巴雷特重狙几近同时打响,与之同时响彻天际的,却是一声十分沉闷的闷响。虽说是闷声,可却是甚至盖过了数百支重狙同时轰鸣的雷霆之音……

  显然,这一次的声音让现场所有人都感到奇怪、尤其是L让他们撤退,更是让人无法理解。

  不过,如果真要做个比较的话,数百支重狙集体爆发出的声音也仅是让他们心里难免咯噔一下,那么,这一次的闷响,却是让所有人感到了心慌,前所未有的惶惶不安。

  轰……

  就在现场众人愣神之际,其中有几人很快的回过神来,但眼睛却是瞪得死死的,双腿发颤……仿佛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可怕事情……

  “撤!快,所有人撤退!”一名ICPO成员临时充当了指挥角色,大吼大叫的喊着撤退,两脚却是早已抹起了油先跑一步……

  但此时的情况倒是没有人去责备他的自私,因为,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后,同样也是丝毫不做停留、没有犹豫的转身就跑,不顾现场留下的重要仪器设备,也丝毫不顾身边同事的死活——开始施展毕生所学的本领,各显神通,逃离此地……

  而在他们的后方——一片白烟缭绕。

  只不过,如果仅是一片白烟就把众人吓傻了,那这所谓的ICPO机构也太怂了吧!

  不过很显然,他们绝非庸才……就单从他们逃跑的手段来看,无不是步履飘渺、行云流水、飞檐走壁的,就足以看出,若不是见到了最为不可思议的可怕场景,也不至于令他们果断撤离。

  再看向医院大楼的方向,一片白烟缭绕,令人仿佛身处仙境之中,飘渺怡然。但若是仔细观察,在这美丽的外表下,朦胧的烟雾之中,似乎是……一片空地……

  似乎是刚才的闷响所造成的,整幢高达11层的医院大楼,转眼间——蒸发了……被真正的夷为平地。

  外围密布的十层电网、内部医院的所有设施包括水泥建筑……全都……蒸发了?

  难以置信——究竟什么样的威力能够做到眼前的这一切,现今科技达到了如此水平了吗?

  一缕白烟缓缓飘荡在空气中,因为眼前的一切实在令人无法接受,从而致使所有人在未确定这些烟雾是否是主因之前,纷纷选择了先撤离此地,等待进一步观察。

  似乎也是为了证实所有人的猜想……

  兹兹兹兹兹……

  距离烟雾较近的一些警署人员,隐约间,仿佛听到了一种强烈之极的腐蚀物体的令人寒碜的声音。

  更令他们无法接受的是,他们平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情,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冲击着他们的视觉、精神感官。

  只见白烟所过之处——周围的所有花草树木以及……水泥地板,仅是一眨眼的时间,便蒸发成了一缕白烟,化为了虚无……

  怎么可能?众人震惊,这是Z的力量?人类能做到这一步吗?日,如果是这样,那还搞个毛啊!趁早收工滚蛋回家种田算了,拥有这种不可思议力量的罪犯,就算抓到他也没有意义了……因为,抓回去了,万一一个伺候不好,惹的人家不高兴,人家放个屁整个监狱都能化为平地,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显然,他们并不知道L布下的炸弹是什么原料合成,按他们的理解,应该也就是属于普通的爆破楼层的炸弹,撑死了也就比外面买的高级一些,所以现在发生的现象,他们误以为了是Z一手造成……

  东京,星の空。在按下黑色控制器的同时,洛灵便立即闪到了操作台前,藤原沐川也是连忙让开了位置。

  :酷Y匠/.网D永》久免◇费#看o7小/说:_

  只见洛灵十指在操作台上疾速翻飞,指尖幻化成了残影,不停跳动在操作键上,灵动飞转,轻盈如舞,仿佛艺术一般令人赏心悦目。

  不到三秒,监控画面上便再次出现了富良野医院附近的场景,画面迅速跳转,整个富良野医院周围的场景完全超清的呈现在荧幕之中,从角度来看——赫然是太空卫星拍摄下来的视角……

  “唉,连最后一步也不得不用了呢。不过,蒸弹所散发出的能量,总算是没有伤害到自己人,这些白雾的腐蚀性极强,还好他们都能够反应过来,要不然真是不好交代了呢,嘛,反正十秒过后就会自动消散……呼,终于结束了……”

  洛灵躺倒在沙发上,轻呼了口气,脑海里忽然闪过监控画面里少年的身影。心里不由暗叹,Z,你真的很特别……很遗憾,你所做的一切,并不是正义……

  我知道,这个世界,早已腐朽不堪,的确是需要一场血的洗礼,而洗礼也必将会有牺牲。但不论是谁,都没有权利擅自决定他人的生死,不遵守规则,必将受到应有的制裁。不可否认,令罪恶感到恐惧虽然也是一种手段,但却不一定要依靠虐杀来使罪恶们醒悟。

  你的所作所为,不仅毫无意义,也必然会受到万人唾弃。

  除了会令一些心怀不轨之人感到兴奋、并且盲目的跟风,学习你那些肮脏的手法之外。你的这些作法充其量也仅是表明了你是一个无知而愚蠢的杀人犯罢了,Z,你输了,却也……忽然,一个面色苍白拥有惊人美丽面孔的少女出现在脑海,洛灵顿了顿,低声呢喃道:“千樱小姐,对不起——”

  看着画面里的场景,一片白烟以医院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所幸的是,这些腐蚀性强得令人心颤的白色烟体,总还算是在可控性的范围,十秒钟,时间不长也不短,恰好的仅是把医院外围百米左右的范围内腐蚀殆尽而已不过……除了罪犯以及人质还未知以外,并未造成其他人员伤亡。

  待白烟散尽,从这一片狼藉的空地来看,Z和那名少女,估计也是——必死无疑了。

  “哈哈哈哈……”医院附近百米外大楼天台,突兀的猖狂笑声,响震天地,惊得医院外围的所有人一阵心惊肉跳。

  只听猖狂笑声持续了一会儿,又变换成了一种空灵的声音,回荡在富良野医院上空,强行贯入众人双耳,震得少部分人晕头转向、耳鸣嗡嗡作响。

  “你们,只是因为逮捕对象超出了你们群废物的能力范围,便能够明目张胆的牺牲他人生命,放弃人质。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口口相传的正义?那你们他妈又和我的作法,有何不同——哦,对了,也许这点我也该向你们学习学习。呵呵呵——听好了L,从现在开始,我会用尽一切办法,不择手段的——只为找到你,猎人与猎物的位置,嘶~啊!好久没玩了呢,希望你不要让我留下遗憾,不然,啧啧啧,我会让你——哈哈哈哈哈哈……”

  某栋大厦上天台边缘,一名身着黑色风衣的少年,笔直的站在边缘处、眺望着远处的富良野医院方向,他并不确定L还有没有在那里,不过,他也并没有动身去进行地毯式收割。

  因为,身后少女的‘遗体’——他不放心把她一个人丢下,仇什么时候都能报,但是千樱小姐却再也回不来了……他想留下来再多陪她一会儿,陪陪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纯真、屈指可数的美丽,没什么好丢人的,他的确对千樱动心了,是真正喜欢的那种,虽然曾经他也经历过不少,但是——Z是一个博爱的人,海纳百川,有容奶大。

  而这一刻,Z的内心并不是那么好受,一股难以压抑的怒火充斥了他的心房,令他心乱如麻,痛苦不堪。他想要痛痛快快的发泄一番,显然,让自己疯狂——就是最好的发泄方式了……

  那么,在黎明破晓之前,就由你们这些虚伪肮脏的面具,来暂时填补我内心的空缺吧!Z舔舐了下双唇。

  “唔——鬼叫什么啊!真是讨厌,还没睡够就把人家吵醒了,吃了你哦!咦,啊咧?你是Z?嘻嘻——背影是挺不赖的,难怪千樱这傻丫头动心了呢。”

  嗯?熟悉的声音,Z顿时一个激灵、条件反射的转过身来,望向了——原先他安放少女的位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刀剑离说:

  有种淡淡的忧伤,啊!每天都是自己再撸,兄弟们呐,签到的时候帮忙点下撸一撸、挖掘机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