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步,又名死亡舞步。是Z自那位神秘的死老头——S身上学来的本领之一,也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突破物理极限的极其残酷的训练方式。

  不说能够施展,仅是学习瞬步的入门级训练方式,就足以令无数人望而却步。

  从这里也就能看出,Z,不过是继S传承的‘试验品’之一,说白了就是小老鼠,其他人全死了,只有两人活了下来,而Z,便是其中之一。

  因为这项残酷至极的训练方式导致了数名号称武学奇才的孩子遗憾夭折,所以,这项武技传承下来,久而久之,便更名为《死门》。

  顾名思义,S:想成为世界第一?可以!但你必先开始直面的——便是与死神擦肩,直面死亡的恐怖,待你能够真正的坦然面对生死,才有堪堪入门的资格,学习《死门》的绝世武技。

  通俗来讲,就是让你真正的亲身面临死亡的威胁,如果你能够躲过数次,达到了标准,S自会把你留下,如果你没有躲过,那么很遗憾,不但逢年过节不会给你烧香,你的尸骸还会被留在荒郊野岭,或被蛆虫腐蚀殆尽,或被野兽啃噬剩骨,与美好的未来、与这个世界,遗憾擦肩。

  话说回来,此时的Z,能够威震如今的地下世界,成为一方孤独的王者。但他,却从未感激过那位该死的老头,用他的话说:“这个世界的深夜,难以填补我内心的空缺,最强又如何?该死的老头!你还我童年!”

  死亡舞步,在Z全力施展之下,彻底打破了人类的物理极限。

  只见他脚尖连点,每次都会在墙上留下一道道脚痕,痕迹如蜘蛛网般分裂,令得那些在外面监控医院楼道视频的警署高层、ICPO众人看得心惊胆战、惶恐不安。

  耳边传来的‘兹兹’声不断,令人烦躁无比,却无可奈何。

  酷\匠网P首发

  不管怎么说,毕竟Z也是血肉之躯,一样中弹会蔫了吧唧、被电会欲仙欲死。

  虽然他是能够躲过,但不代表能够与之抗衡,这也是脆弱的人类最为致命的一点,不然,怎么会说现在是科技热武器盛行的年代呢?那可不是空谈的!

  不过,这可怖的速度实在是惊人至极,令监控着此处画面的搜查部警官以及ICPO的成员全体震惊!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脊背发凉。

  某名ICPO成员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狂喊着:“狙击手……狙击手,射击!快快,射击,快射击!”

  而稍微保持着理智的佐藤局长则是勒令所有下属,严阵以待准备作战,并且在通讯器里喝止住了狙击手们,人质还在罪犯怀中!

  当然,能够命令狙击手射击的,并不是佐藤局长,也不是那位受到了惊吓的ICPO成员,而是拥有现场最高指挥权的L,她若不开口,狙击便不会开射。

  显然,她也知道人质还在罪犯怀里,楼外的电网虽然明确的标志了每一个窗口,可狙击手们却是无法看清内部的情况,如果冒然射击,那就是真正的把人质安危置之度外,那又何那些罪犯有何区别?不仅玷污了正义一词,还得无谓的惹下一身骚。

  只不过,目前还不必让狙击手射击,因为——她已经猜到了罪犯的意图。

  洛灵嘴角微扬,一双美目注视着画面中接连崩裂出脚痕的墙体,只见Z很快便下到了五楼。洛灵端起桌前的一杯咖啡,嫣红如玉的双唇轻呼了口气,轻笑道:“沐川爷爷,他也算是一个好男人呢,只是这小子好像还有点傻,咯咯咯——千樱小姐有麻烦了呢,唔,他这傻小子会注意到吗?”

  藤原沐川坐在操作台上,十指快速飞动,边调动着监控画面边皱眉说道:“这少年到底是谁!这速度……似乎就连你师傅也做不到吧!小灵,我们可能有大麻烦了……”

  洛灵摇摇头道:“不用担心,沐川爷爷,我现在可比师父厉害多了呢,再说了,你又能确定这傻小子能活下来?呵呵,他所犯下的罪行,死一万次都不足为惜。就算是他这次侥幸活下来了,你还不相信我么——哼,只有我能找到他,他休想找到我!”

  抿了一口咖啡,洛灵又娇笑着继续说道:“就是找到了,他也不一定能打过我呢!咯咯咯……”

  闻言,藤原沐川紧皱着眉头,若有所思,随后张了张嘴,想再说些什么,看了一眼孙女充满自信的美丽脸庞,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回过头专心盯视着监控里的画面,心里有些欣慰,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啊!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属于这些拥有才能的年轻人……

  就好比现在的监控画面,按理说,医院的灯光系统都被电击摧毁,可却唯独孙女交代下去的布置,让现在的监控画面,仍然安然无恙,清晰无比。

  不管是爆破楼层的新型炸弹,还是现在的绝缘自动充能监控设备以及绝缘广播设备,全是出自洛灵手笔。

  藤原沐川又看了孙女一眼,心里感叹道,所有的一切都被你掌握在手里,任何的可能性都被你安排的妥妥当当,防护措施、狙敌计划更是让人防不胜防——洛灵先生,您的女儿,真的很厉害,我们老一辈的,真是自愧不如啊!

  ……

  回到富良野医院内部,Z已经快要接近医院大厅,也就是第一层,说起来也许会感觉慢,但是仔细算上时间,前后不过是仅用了不到十秒的时间。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几秒,对于普通人来说,却仿佛度过了永恒……

  千樱紧闭着眼睛,缩在Z的怀里,只觉耳边充斥着‘兹兹’电音以及——凌厉的近乎粘稠的空气流动,她忽然感觉呼吸困难,十分难受的窒息感,却始终安静的闭口不言。

  他的怀抱真的很温暖、有种莫名的心里踏实的安全感,千樱很享受这片刻间的宁静,就算是此刻的她难受之极,近乎于窒息,她也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地闭着眼睛,享受着时间在身边流动,仿若跨度世纪般永恒的瞬间。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

  要死了吗……千樱心里想道。

  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再看最后一眼,她想记住,记住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以外——不惧怕、不嫌弃她那双异瞳的少年。

  然而事与愿违,千樱想睁开眼睛,却忽然发现——无法睁开!不仅如此,就连想张口吐出最后一句遗言,也难以办到!凌厉的狂风呼啸不止、疯狂的吹打在她的脸庞,摧毁了她最后的愿望……

  好不甘心。。。怎么会这样,不要!不要这样!Z,停下来!我还有话要跟你说!Z,快停下来啊!我不要就这样死去,好不容易能遇到你!不要啊……千樱在内心里大声哭喊着,希望拥抱着自己的少年能够感受得到。

  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强烈的狂风却仿佛在跟她作对一般——不,虽然很模糊,刚才好像看到了一点,空气好像粘稠了……竟成了肉眼可见的液态状……千樱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抽搐,好不容易睁开一点,却依然没能抬起头再看少年最后一眼。

  要死了吗……千樱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念想。

  感受着怀里逐渐冰冷的躯体……Z顿时醒悟了过来,就是这一顿神的瞬间,密布的电帘,侵袭向了两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刀剑离说:

喜欢的朋友请点下追书,给我点动力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