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停尸房里,入眼处是一滩醒目的早已凝固的血迹,两边是安放尸体的急冻柜,中间横放着三张解剖台,台上躺着三具冰冷的尸体,被白布遮盖住了整个身躯。

  在这充满了阴气森森、号称人间阴曹地府之地,却有一对‘狗男女’正在里边忘情的相拥、相吻、相抚。一点也不尊重还躺在解剖台上的三具尸体、以及急冻柜里的数条‘赤裸大汉’。

  悦耳的铃声,成了他们激情缠绵独奏的乐章。

  两人浑然忘我的上演着令人心跳加速的‘唇枪舌战’,激斗得难解难分。

  ◎酷oO匠F#网首9{发`$

  懵懵懂懂之间,Z脑海中只飘着——老子被强吻了?

  一阵柔软温香紧紧地贴合进怀里,千樱那火热的娇躯恨不得融进他胸膛,两手环住他的腰肢,两片娇嫩欲滴的唇瓣覆盖住了他的嘴唇,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盖过了福尔马林的气味冲入了他的鼻里,让他一阵流连忘返。

  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可不是我故意勾引你的啊!Z骚骚的想道,真是让人伤脑筋,这小色妞看起来那么色,动作怎么就那么生分呢,把老子牙齿都给磕疼了——靠,真是拿你没办法,老子要再不主动、都对不起你一片好心了,嘿嘿……

  Z反手一抱,将千樱柔软纤细的身躯搂进怀里,轻轻一转,顺手把解剖台上的尸体抓起、扔向了一旁。默念着,罪过罪过,老兄,关键时刻成全小弟一把,安息安息。

  俯下身,压上了软玉温香,含住了两片薄嫩香唇、一阵柔软而又温暖,让Z精神一震。舌尖轻轻一挑,挑开了千樱那雪白清香的编贝,轻轻蹭过嫩滑温暖的香舌,带着甜甜的芬芳,千樱鼻息火热,嘤咛、轻声娇哼,浑然忘了身上的手机铃声!

  “听好了Z,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束手就擒。二,被高压电流处死。你有一分钟的考虑时间。”

  突如其来的不伦不类的电子音从广播传出,显然,这是在下最后通牒!

  同时也惊醒了正沉醉在热吻之中的一对男女。

  千樱‘嘤咛’一声,小脸一红,下意识的捂住了不知何时被拉扯开的内衣。

  见千樱娇羞妩媚动人的模样,Z嘿嘿一笑,道:“抱歉抱歉,习惯性动作——哦哦,先穿好衣服,不着急不着急,嘿嘿……”见千樱忽然瞪起了眼睛,Z讪笑着又连忙改口道。

  啧啧啧!老子虽然见过不少,但能让老子心动的却不多哇!真是极品啊——可惜可惜……Z无比遗憾的想道。

  恋恋不舍的在千樱小嘴上啄了一下,Z转身走到了门口。仔细品味着方才广播传出的话里的含义。

  似乎,忘了什么……

  对啊!亲都亲了!为什么不再多看两眼,她肯定不会介意的嘛!Z猛拍了下手,恍然大悟般猛转过身……呃,这么快。。。

  Z不甘心的盯着千樱,伸手道:“手机给我。”

  见Z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胸口,千樱小脸羞红的低下了头,伸手在口袋里摸了半天。

  哗哗哗哗……

  突然,整个医院下起了大雨。

  消防喷淋系统全面开启,通电的唯一导体,也是最致命的电导体。

  就连停尸房也不能幸免,很快,停尸房里的水便和门缝外的水衔接了起来……

  “这还没都一分钟,千樱小姐,快,到解剖台的白布上面去,赶紧把手机拿出来啊!”Z忍不住破口大骂!该死的解剖台、急冻柜!全是铁质的!

  见千樱有些手足无措,Z平缓了下情绪,又温和道:“傻丫头,还愣着干什么,想尝尝被电成叉烧的滋味吗……”

  说着,停尸房便旋起了一道旋风,数道残影闪过,所有急冻柜仿似同一时间被打开,片片白布飞扬而起,也不管遮掩过尸体的白布会让人有多恶心,一股脑的把所有边角绑在一起,撑开了一道庞大的、遮住了不足50平方的停尸房仍然有余的‘遮天雨布’,四道寒芒一闪而过,四把飞刃穿过白布边缘钉在停尸房的四角……

  轰轰轰轰……

  数张木门被扔进停尸房中,层层折叠,人影一晃而过,抱起傻愣着的千樱小姐,放在了层叠而起的木板门上。

  十秒后。

  坐在木板上,Z心满意足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雨布’的中间,和预想中的一样,所有水滴集中在中间,透过‘雨布’滴落而下,形成了一道另类唯美的雨帘。

  而坐在七块层叠而起的木板上的两人,便正好隔绝了电压危险以及水的浸透导体。

  “嘿嘿……帅吧!”欣赏着此时的别样美景,Z眉飞色舞的对身边已经呆住了的千樱小姐显摆道,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千樱回过神来,眨巴着眼睛、注视着Z,把手机递给了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撇了撇嘴,闭口不言。

  接过手机,见千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Z对她挤眉弄眼的嬉笑道:“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也要矜持点嘛,真是的,这么看着我——光看着就没意思啦,应该夸夸我,抱抱我,然后亲亲我,唔……”说着,Z便闭上了眼睛,嘟起了小嘴。

  千樱脸红着转过头去,心里又惊又喜,看来她的主动并没有让她失望。千樱小脸浮起一抹红晕,低声呐呐道:“其实……其实,你可以把喷淋系统拆下来,虽然里面连接着水管,但用布条堵住的话,效果也会比这个——不不,其实这个也很浪漫的,嗯!我很喜欢呢,真的……”见Z一脸懵B的瞪着自己,千樱连忙摆了摆手改口道。心里有些懊恼自己多嘴。

  千樱仰起头看了看头顶上一大片、原先用来盖尸体的白布绑起来的‘遮雨布’,皱了皱小鼻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冰冷的停尸房此时却多了一股‘尸臭’味。

  Z看了千樱一眼,忽然变得神色肃穆,打死也不能承认自己装逼,大义凛然道:“千樱小姐,你误会了,其实这并不是为了炫耀我有多厉害,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一向比较低调沉稳,怎么会作出那么庸俗的事呢,我只是单纯的为了预防万一、碰触喷淋系统的时候他们开启了电压——当然,能让你觉得浪漫,在下深感荣幸。”

  见千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且一脸狐疑的看着他,Z讪讪一笑,连忙指了指手里一直响个不停地手机,心虚道:“我接个电话先,你自个玩会儿!”

  “现在人质就被我摁在地上,你们开电压啊,看看是我死还是她死!”一接起电话,Z立马大吼了一声,然后果断摁挂断了手机。

  吼完,嘶~啊!Z爽爽的吸了口冷气,腰间传来的‘真实’触感让他的脸扭曲成了一团。Z紧捏着拳头,痛苦万分,尴尬道:“误会误会!这只是为了震慑他们,纯粹的心理策略,不是在说你——瞧,喷淋系统关了吧!”

  果不其然,手机刚挂断,喷淋装置很快便停止喷水,而手机铃声又紧随其后的响起……

  千樱皱着小眉头,一双异瞳有着别样的韵味,左眸平滑如镜,右眸深邃如星海,仿佛能看穿人心一般。千樱瞪着Z,嘟着小嘴,不满道:“不管,谁让你骂我来着!”

  轻轻抚摸着腰间上的小手,Z深情道:“亲爱的千樱,别调皮了,我怎么舍得骂你呢,你这不是让我——唔,我的心好疼……”其实是肉疼,不过也恰好的能够把脸上的表情丰富得淋漓尽致……

  如果是他一个人,这些什么破烂玩意儿压根理都不用理会,哪需要费脑玩这些破套路,直接贴到天花板装死几天,等他们误以为他死了进来收尸的时候,再对他们一打网尽就行了,就算他们为了提防自己,炸塌整幢医院,他也有绝对的把握在废墟里生存下来,在等他们撤离电网之后,接下来,便是他的主场!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雪乃千樱这个变数,也许外面的那些白痴会以为她是Z有可能逃出他们精心布下天罗地网的一线生机。

  然而不然,千樱小姐现在可是他的累赘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