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相伤害啊

  「107」互相伤害啊

  第二节课,在外面逛的实在没意思了,回了班级。

  老师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性,性格挺好,就属于那种跟学生井水不犯河水那种。看见我进来也没说啥,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就让我回去了,想必是已经习惯了。

  我坐在张帆的座位上,把椅子微微往前挪了挪,俩腿一支,让椅子腿一面着地,脚很随意的搭在桌子底下的夹层上,晃悠来晃悠去,开始卖单儿(俗称嘚瑟)。

  我看了眼吴雨阳,眼睛不是近视的她今天带了个黑色的眼镜,正拿着笔不知道算着什么,一脸的认真。

  我挑了挑眉毛,现在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我都没说学习呢,你还学上了。如果任凭你这么发展下去不得超过我了么。那果断不行。抬头看了眼老师,发现老师讲的正来劲呢没工夫搭理我。跟着我乐了乐,拍了拍前面的吴雨阳。

  “阳哥?”

  更新^最快pc上酷匠网wo

  “嗯?”吴雨阳刚一回头,我一把把她的眼镜拽了下来。

  “啥玩意啊这是,咋还弯的呢?”

  吴雨阳一瞪眼:“卧槽。你这个大傻比,赶紧给我。我还学习呢。”

  “不可能。”我果断的摇了摇头,轻笑道“你这个比装的我给103分。多一分宽松,多一分理解,多一分父爱。”

  “你滚。把眼镜还我。”

  “呦呦,还骂我。你想都不要想。”

  跟着吴雨阳就乐了,拍了我两下:“哥,上课呢,眼镜还我呗。”

  “现在知道叫哥了,早干啥去了?而且我就不明白,你这个都弯了,带着有啥用。”

  “咋没用呢。”吴雨阳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这不显得有学问么,说白了就是装比。就像你没事总是爱叼着烟一样。”

  好强的逻辑,给我都整没磕了。我干笑了两声:“对对那对。没毛病,一点味都没有。”

  “那你还我。”

  “不还。”

  “为啥?”

  “你扎我心了。”

  “草。”吴雨阳翻了翻白眼,无所谓道:“没比事,那玩意带不带能咋滴。你要送你了。”

  “哦。那真是一点味没有。”

  跟着我站起来,一弯腰,又把吴雨阳桌子的本拿走了。吴雨阳十分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哥。过分了奥。”

  “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撂这,你想学习,肯定是不好使。”说完我还冲她十分牛比的笑了笑。

  吴雨阳让我气乐了,跟着转身抬手就一大脖溜子,就听啪一声,我都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脖子火辣辣的疼。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俩,老师也瞪了我一眼。

  我低着头,尽量把自己声音压低:“傻比。你特么脑瓜子让门夹了。整这么大动静。”

  吴雨阳也是低着头,压低声音,跟做贼似的道:“谁特么让你不还我东西了。你还我。”跟着就伸手过来抢。

  笑话,那我能给么?

  我一只手使劲抓着本,然后又猛然一松手,本就掉在了地上。“傻比。”吴雨阳骂了句,跟着弯腰去捡地上的本。

  我看准时机,猛然用右手抓着她两只手,左手拍她脑瓜子,给她拍的一点脾气没有。

  刚开始还挺不服,边骂,俩手还边使劲甩。后来也就不挣扎了,脸憋通红,眼睛死死的瞪着我。

  “还嘚瑟不了?”我笑了笑,冲她小声道:“腿到用时方恨短啊,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你就是吃了腿短的亏,怎么样,踢不着我吧?”

  “你等下课的。”

  “等不了,就现在。”

  跟着我回头,冲着正在玩手机的小冶哥小声说道:“表弟。看哥牛不牛比。”

  小冶哥木讷的摇了摇头:“不看。”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卧槽?你还敢不看。”我挑了挑眉毛,另一只手冲小冶哥比划了一个抹勃的手势。跟着看了眼吴雨阳,后者正一脸怒意的看着我。

  “阳哥咱俩先停一停啊,我先管管我儿子。”

  “……”

  吴雨阳就盯着我,也不说话。

  “我数3.2.1,就送开了啊。你别打我。”

  “……”

  “不说话当你默认了。”

  我想了想,数道“3.2.1.”完了松开吴雨阳。刚从座位上坐好,还没等骂陈牧冶呢,就看见一个大手印子从天而降,我顿时菊花一紧。

  跟着就传来了政治老师的声音:“陈臣,吴雨阳,你俩给我滚出去。真拿学校当自己家了。”

  不黑不吹的说,这是我第一次听见政治老师骂人。

  “完了,破处了。”

  不知道谁来了这么一句话,跟着全班就都开始乐,政治老师黑着脸,指着我和吴雨阳:“让你俩出去没听见?上课呢,你俩想干啥就干啥啊?”

  我郁闷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真特么日了狗了。跟着扫了眼吴雨阳,她也一脸不情愿的站了起来,还瞪了我一眼。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往外走,她跟外我后面,还故意踩我鞋。

  走廊,我俩靠在窗台上,闲聊。

  “傻比,都特么怪你,我习都学不了了,还特么出来站着。”

  “怪我?”我看了她一眼,郁闷道“好像跟我没啥关系吧。本才咱俩没啥事,是你最后内一勃溜子给整暴击了。”

  “你还怪起我来了?我靠,你是不是老爷们。”

  “这特么跟是不是老爷们有啥关系。我不就心思跟你开个玩笑么,谁知道你那么大反应。”

  跟着我叹了口气,孙哥到时候一问,谁谁把政治老师整生气了,那不又是个事么。而且孙哥对我这么好,总给他惹事我自己都过意不去,人活着不就是为了面子么。吴雨阳人家好歹是班长,我特么啥也不是啊,连点基础保障都没有,不行,点撤。

  “你心思啥呢,这么入迷。”吴雨阳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想了想,解释道“阳哥,老弟不陪你耗着了,我点撤了。到时候孙哥要问我你就说我没来,行不。”

  吴雨阳眼珠子转了转,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问道:“为啥?”

  “啥也不为。”我笑了,我能说我是怕孙哥踢我么。

  “肯定不是啥好事,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可不帮你。”

  我想了一会,摇了摇头,顺着楼梯就下楼了:“那算了。自己在那蹲着吧,拜拜。”

  我下楼,就听见吴雨阳在后头叫我,还带手势的,这顿摇:“陈臣,你给我回来。别怂,继续啊,互相伤害啊。”

  对此,我淡定的摇了摇头,真想发自内心的来上那么一句,伤.你.爹老.篮.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 说:

  这几天审核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过不了,翻来覆去改也整不明白大家多担待吧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