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乐抬手打了我一下,说道:“让你吓唬我,还拿砖头砸我,呜呜。”

我无奈的拍了拍她,苦笑道:“吓唬你是我不对,这点我承认。但我可没拿砖头砸你啊,是你自己没拿住。”

姚乐靠在我肩上,一边哭,一边打我:“你还说,你不吓唬我砖头能掉么,谁叫你那么大声的。”

“好好好,是我不对,我错了。你别哭了,行么?算我求你了。万恶的女人。”

“什么叫算啊,本来就是。”

“是是是,是我不对。我补偿你,行不?”

姚乐抽噎两下,眼泪模糊的看着我:“你怎么补偿我,你说。”

我想了想,道:“你说怎么补偿就怎呢补偿,肯定让你满意,行么。眼睛都肿了,别哭了。”

姚乐没有回答我,更像是自言自语道:“你为什么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呢。我姚乐扪心自问也不差啥,如果刚才拿砖头砸你的人是柳晴,还会是这样么。是我不够好不够吸引人,还是我暗示的不明显?”

我默默的叹了口气,站起来,冲着她道:“不是你的问题,是我。我不值得你这样,而且我心里已经很难有别人了。”

“很难有不代表不会有。”姚乐看着我道。

第一次见面,我就发现姚乐对我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一起看的那场电影,更加确信了我心里的想法。并不是说她不够优秀,而是我已经有了柳晴,心里早已已经装不下别人。

不黑不吹的说,姚乐,除了有点小性子,哪都好。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还有钱。这么好的姑娘送上门,相信只要是个精神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拒绝,我也不例外。

因为我不觉得我精神正常。

“我现在很明确的告诉你,陈臣,我喜欢你,从咱们第一次见面你给柳晴送吃的的时候我就喜欢你。”

这话给我整一愣,开什么玩笑。

“姐姐,别逗了。”

“我没逗,我是说真的。”姚乐的眼神丝毫不畏惧我。

“行。”我无奈的点了点头,跟着又道:“那我问你,咱们一共见过几次面啊你就喜欢我。再说你还好意思提柳晴呢,她拿你当最好的朋友,你这是在干嘛。挖墙脚?”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爱怎么想怎么想。我同样也拿柳晴当最好的朋友,而且我也没觉得哪对不起她。我只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有什么问题?难道我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么。”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对。你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我同样也有不接受的权利,你说是吧?而且我就不明白了,你为啥就非可我这棵树上吊死,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哪好。”

姚乐抹了抹眼泪,站起来,冲着我道:“你不好,一点都不好。”

“那你还这样?你不有病么。”

“对啊,我就有病,我就可你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就缠着你。”

我叹了口气,这么争论下去也没有结果。而且按她这个性格,真的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不要触碰她底限比较好。于是冲她笑了笑:“姐姐。老弟这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了。拜拜”

  Q…酷(匠网*永久?1免-费看A小$说

说完话,我没等她回应,转身就走。

“陈臣!”

我听见姚乐喊我,一回头,就看见姚乐整个人就冲我扑了过来,整个人就挂我身上了,踮起脚尖,跟着很热情的冲我就吻了过来。当时我脑子里就一个念想。

尼玛,这什么情况?老子被强吻了。

可能是一时上头,我一把推开姚乐,跟着转了个身,在她一脸诧异的目光中,很粗鲁的把她按在墙上,捧起她的脸庞,就吻了上去。

很忘情,跟投入。好像吻了一个世纪。

直到我感觉舌头一疼,然后微微有些血腥味,我猛然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她,喘着粗气。

姚乐舔了舔嘴唇,一脸嘲讽道:“你说心里除了柳晴装不下任何人,还不是吻了我。男人,都特么一个样。贱。”

跟着从兜里掏出手机,看着笑了笑。然后冲我晃了晃,里面有两张我们亲吻时的照片。而且我当时太过投入,居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拍的。

“用不用我把这个给柳晴看看?到时候我看她相不相信你。我倒要看看你嘴里的爱情到底多么坚不可摧。”

我沉默了,楞在原地,没有说话。

姚乐倒是很坦然的笑了笑,冲我道:“放心,只要你好好表现,一切都OK。我姚乐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要的,还没有得不到的,也没有人能抢走,包括你,也不例外。”跟着捡起地上的包,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楼洞。

“我会再找你的。”

这时姚乐临走时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就感觉很对不起柳晴,没经受得住诱惑。

这个世界太特么阴暗了,哥居然让一个小姑娘给玩了。

既然已经这样了,逃避也没有用,而且她手里还有我的把柄,我现在只希望她不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

叹了口气,看了眼表。

出门,打车,去了医院。坐在出租车上,我点了根烟,眯着眼,仔细的品味着。姚乐,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进了病房,张帆他们也都起来了,护士正在给大华换药。跟他们打过招呼,我坐在大华旁边,乐了乐:“咋样。还得多长时间。”

大华摇了摇头:“不知道,反正越快越好。我爸妈都不知道我住院的事呢。”

“放心,哥肯定不带让你白住院的。”

大华点了点头:“嗯。到时候等我好了,咱们一起再去趟职院。”跟着张帆也说道:“那肯定得去。不能让我兄弟白特么挨顿打。”

刘天贱贱的乐了乐:“挨顿打啥的都是小事,主要得把住院钱讹回来。”

“那对。”张帆点了点头:“啃特么好几天馒头了,得在这群比身上都找回来。”

我也跟着笑了两声,说道:“你们啊。挨打也不消停。还特么心思往回讹钱。服了,老弟服了。”

“哈哈。哥几个啥人你都知道。服就行。”

“说这些都没有用。到时候让他跪下就完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心里,我还是挺没底的。谁知道内阿城到底有没有什么底牌。我都想好了,我现在也没啥人,也不让哥几个跟着冒险,告诉都不打算告诉他们。到时候兜里揣两把刀,就自己去,爱咋整咋整,反正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