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风里雨里 科研站等你

熊文笑呵呵的看着我,随意道“现在不听我的,以后也别来求我。”

“真特么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和优越感。”我满脸的不以为然,又道“放心吧,不会有这么一天的,有也是你求我。”

“呵呵。那好啊,走着瞧。”跟着熊文随意一摆手“走了兄弟们,给这位陈臣哥腾地方。”然后冲我嘿嘿的乐了两声“我们原本能成为朋友的。希望你不会为你今天的话而后悔。”然后就带着他那几个人转身回学校了。

我现在原地,抽着烟,边等杨依依边想熊文刚才说的话。

过了能有两分钟吧,刚才跟熊文在一起的有个人去而复返,回来看了我一会,跟着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奶茶店,冲我道“文哥让我告诉你一声,你要找的人在里面喝奶茶,但是你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也在里面。”

我心想他怎么知道我要找谁?但还是冲那人礼貌的点了点头,跟着向那间奶茶店走去。

“文哥说让你好好考虑考虑在告诉他答案。”我身后那人又喊道。我在原地站了一会,没有回应,径直走进了奶茶店。

我直接把门推开,里面不大,除了有杨依依和阿城之外,还有一个差不多30岁的男子,应该是这家店的老板了。阿城和那人抽着烟在聊天,杨依依很安静的坐在阿城旁边,衣服穿的很保守,脸上的妆,也没有上次见面那么浓了。

在我进来那一瞬间,很显然他们都愣住了。

“你来干什么?”阿城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H酷:n匠A*网√》正版"o首V发0k

我没有理会阿城,直接忽略他坐杨依依旁 边了“我就说嘛,你还是画淡妆好看。”杨依依满脸惊讶的看着我,显得很是不知所措。跟着我又轻轻摸了摸她的脸,故意道“你瘦了,是不是最近过得不好啊。”杨依依轻轻的推开我,然后看了眼阿城,没有说话。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又握住了杨依依的手“你总瞅他干啥,你多瞅瞅我行不行,我长得不比他帅么?”说着又伸出另一只手要搂杨依依。

“草。”阿城骂了句,使劲掰开我抓着杨依依的手,跟着一拳就打我脸上了,这一拳挺使劲的,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牙都有些松动了。“你特么是不有病?当着我面对我媳妇动手动脚。”

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摸了摸嘴角,转过身盯着他看“哦。我还以为你们俩分手了呢,不好意思哈。”

阿城一双眼睛使劲瞪着我“我俩分手?你特么瞎了。我告诉你,别特么盯着我瞅,在瞅给你眼珠子挖出来。”

“呵呵。”我不屑的撇了撇嘴“大哥,你真社会,我害怕,我怂。不看了行不?”跟着又嘲讽的乐了两声。

阿城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面色铁青,也不说话,因该是让我气傻比了。杨依依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倒是那个中年男子,走出来拍了拍阿城,又冲我道“你这小伙子挺有意思。来这肯定不止为了嘲讽他几句吧。”

“当然不是。”我很随意的点了根烟,抽了几口道“听说高级中学前几天有个人让打医院去了,这不来问问我兄弟知不知道么。”

阿城一脸不屑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呸。谁特么是你兄弟。”

我看了他一眼,微笑道“我又没说是你,你激动个什么劲呢。还想当我兄弟,你道行够么?”

“你…”阿城还没等把话说完,那中年男子便伸手制止了他“那你不用打听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就是阿城找人干的,你找他吧。”

此话一出,阿城一脸惊愕的看着他,满脑子的问号,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告诉我。那人不以为然的乐了乐,冲着阿城道“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你觉得,人家,是傻比么。就你干的那点事人家早就知道了。”

我顿时脸就冷了下来“你到底是谁?”

“这家店是我开的,你说我是谁。”那人笑着摇了摇头“我是真不愿意跟你们这群孩子计较什么。你想知道的我告诉你了,怎么解决,你们自己研究,别在我这里打扰我做生意。”

我站在原地想了想,在不清楚一个人底细的时候还是少招惹为好。跟着就往外走,顺势冲阿城勾了勾手指头“你来。”

又看了眼杨依依,充满邪气的笑了笑“别觉得我刚才回心转意了。我恶心你。是真的恶心你。”说完直接把头别到一边,看都不看她一眼。

阿城刚开始没动,可后来看了眼店主,又看了眼杨依依,还是跟出来了。

走到楼后,我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他“时间,地点。单挑,还是群殴?”

我本以为他会很有气势的跟我好好唠唠,可他却说了句让我大跌眼镜的话。他很淡定的看了我一眼,跟着双手一摊“我为什么要跟你打?”

我嘴角微微上扬,俯视着他“呵呵。你特么给我气乐了知道么。别敢做不敢当,是不是个老爷们。”

“别拿爷们这俩字来绑架我,我特么这方面从来没差过事。”阿城冷哼一声“非得要打是吧?到时候别说我欺负你。就这周六晚吧。地点你说。”

“还用说么?风里雨里,我特么科研站等你。内人少,地偏。你看我敢不敢卸你条腿儿就完了。”跟着我把烟头扔在地上,使劲踩了两脚。

……

看着我离开的背影,阿城阴险地笑了笑,顺势掏出手机,连续按了一串数字“峰哥。我,阿城。嗯出了点事,这周六你带点人来科研站帮我呗。”

电话那边明显是打扑克呢,又四个二又俩王的。被称为峰哥那人骂到“草。上特么那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啥去,你告诉我是谁我直接帮你办了就完了。”

“不是,哥。那边不偏么,人家放话要卸我条腿,到时候你多带几个人,我特么好好教育教育他。嗯,ok,好了哥。”挂断电话,阿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陈臣,我看咱俩谁卸谁腿。”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心里隐隐后悔。早知道当时直接给他打个半死在叫120了,夜长梦多。跟他整这些没用的干啥,而且看他一点不慌的样子,难道有后手?

跟着我使劲摇了摇头,不管对面有没有后手都得上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而且华哥是因为我受的伤,有些事,我是一定要去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