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驰的烦恼

又是两个小时火车,但这次就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突然后悔了,想回家陪父母,陪鑫哥。跟鑫哥聊的那一晚,勾起了我小时候仅存的那点回忆。掏出手机给宋海滨打了个电话,显示的不在服务区。可能是有事在忙吧,就没有再打。

到b市,下车。感觉没有了原来每次来时候的那种激动。

随便找了个面馆吃饭,顺便给柳晴打了个电话。

“喂,媳妇。”

对面愣了愣“滚滚,别乱认。谁是你媳妇。”

我听出来了,是姚乐。跟着我说,啊,那大姐,你告诉我媳妇一声我回来了,周末去找她。

姚乐说了句看心情吧,直接就把电话挂了。我不禁摇了摇头,谁知道她又发什么疯。然后又给张帆打了个电话,我说我回来了,你们在哪呢。张帆告诉我说刘天他们在医院呢,让我直接去。还说张驰内边的人跟刘峥禹的人干起来了,他看会热闹也马上回去。

我说那边什么情况现在,是张驰和刘峥禹还是咋的。张帆说不是他俩,是他们两帮的人吵吵起来了,但他俩也在。

  √更新J最q快y上酷7匠●网1

我说你在那等我一会,到时候咱俩一起找刘天他们。

我随便吃了几口,结账,打车就直奔高级中学。

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我就看见学校对面有两帮人,得有三十多人,围了个圈。里面是刘峥禹和张驰,隔老远我就听见他俩在那吵吵。张帆在一边躲着抽烟看热闹,旁边也站了俩人,都是他在学校收的弟弟。

我下车,先奔张帆过去了。张帆看见我“来了臣。”他旁边内俩人也跟着喊了声臣哥。我点了点头“别抽了,跟我过去,有些话是时候跟他们挑明了。”张帆把烟头一扔,冲那俩人道“你俩先回去吧,我跟我哥办点事。”那俩人点了点头,就走了。

我从兜里掏出两根烟,给了张帆一根“走着,帆哥。”张帆摆了摆手“不抽了,刚抽完。”

“草。抽不抽的你点着了叼上行不?”

张帆看着我,纳闷道“不是。我不抽了,你让我叼上干啥?”

我有些无奈,拍了拍张帆的肩膀“显得牛比,行么。”

张帆乐了乐,冲我竖起了大拇指。“没毛病哥。”跟着就把烟叼上了。

我俩叼着烟,就往他们内边走。边走就听见他们边有人议论“陈臣。陈臣来了”跟着他们挺自觉的就给我让了条道。

“都给我往后稍一稍。”张帆喊到。

然后他们两伙人就都瞅着我,张驰刘峥禹也不吵了。我乐了乐“你们该吵吵你们的,不用管我,我就来看看你们这两帮能整到什么程度。”

张驰脸色挺不好看的“你想说什么?”

我嘿嘿乐了两声“我啥也不想说,也没立场。就是单纯过来看看,顺便告诉你们一声,你们怎么样与我无关,但是别动我身边的人,这就是我的底限。”

“我陈臣是啥也不是,我就一小比崽子。但我光脚不怕穿鞋的。谁要不信,咱就试试。我死了,看能不能扒你们层皮。”

刘峥禹或许是有些诧异,看着我愣了愣“陈臣。咱们好像没啥冲突吧?”

我抽着烟,缓缓的看了他一眼“呵呵。我说这话不是针对谁。而且现在没有不能代表以后也没有,我说的对么。驰哥?”

张驰脸色很不好看,勉强的乐了乐“你们聊你们的,别扯上我。”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漠然道“今天这些话在我心里憋很久了。我一直在想,都是一个学校的至于闹成这样么,挖那么大坑是想让谁跳啊还是想把谁往里推啊。以前一直想不通。但现在我既然敢回来,就不怕什么阴谋陷阱。要玩,咱就玩大一点。谁输谁滚,怎么样?谁特么还内几个心眼子。”

这些话一说完,场面就有点失控了,有人说我狂,有人说我装比,我都没理会,继续道“感谢各位大哥听老弟比比这么长时间,还没上来揍我。呵呵。不打扰你们了,继续吧。”把烟头随手一弹,一道完美的弧线。跟着我和张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路过张驰的时候,看着他低着头的样子,我嗤笑两声,从他旁边走过。

随手拦了辆出租车,上车,我淡淡吐出四个字“地区医院。”

张帆一脸崇拜的看着我“臣。我不得不说你刚才装了个好比。搞得就跟真的一样。”

我笑了笑“我说那些话都是肺腑之言你信不信?”

张帆撇了撇嘴,似乎很不相信,说道“你快拉倒吧哥。我叫你哥了,你刚才那磕唠的就跟特么要跟谁鱼死网破似的,咱们没到内一步把?而且你跟谁鱼死网破去。”

我微微一笑“那你还是太年轻。”

……

B市某个餐厅,张驰一脸惆怅的坐在座位上,抽烟,一言不发。他对面的人倒显得很是轻松“出什么事了?愁眉苦脸的。”

张驰叹了口气,很是闹心,道“还不是因为陈臣。”

那人“哦?”了一声,显然来了性质“这个人还挺有趣的。”

“有趣?我们是兄弟,现在闹成这样,你还说有趣?”张驰深深的叹了口气,又道“今天陈臣回来了。还说了一堆什么光脚不怕穿鞋之类的话,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我能听出来,他这话就是对我就说的。”

那人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随即开口道“陈臣现在就是条疯狗,谁逼他,他就咬谁。别招惹他。能拉拢就拉拢,反正不要成为敌人,最起码要在刘峥禹倒下之前别成为敌人。”

“懂了。”张驰苦涩的笑了笑,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此时此刻的地区医院门口:

“帆哥。你说我这用不用买点水果啥的,好几天不见一见面就是在医院。”

张帆无奈的看了我一眼“cao你大爷,别整这些虚的,你有这心多帮他洗几双袜子就完事。”

“卧槽。不是,那不行啊。”我还没等说话,张帆直接就拽着我往里走“别比比了行么?咱俩都在门口站了快半个点了。真想买你早就去了,草,我还不了解你。”

我一阵无语,被张帆强行拉进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 说:

多多支持!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