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聪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没想到你还挺正人君子的。我笑了笑说你慢慢挖掘其实我身上有很多闪光点呢。跟着李聪就笑了,说你就贫吧。我没说话,把她拉起来,又简单收拾了一下桌子,看着她“饿么,用不用吃点啥?”

李聪想了想“还真有点,我肚子里除了酒现在啥也没有。”

我乐了乐“那咱俩出去吃点东西。我对这边也不熟,你看看哪差不多啥的。”

“那得看看你想吃啥啊。你不告诉我吃啥我怎么领你去。”

我说找个差不多的饭店就行,没那么多讲究,最好离家近一点,不愿意走,太累。而且我没钱最好你请客。谢特,李聪骂了句,跟着伸手一指我“刚觉得你像个人,立马就暴露了你。”我哈哈的笑了两声,说我这人真实,该啥样是啥样。

最后她领我去了一间中等的饭店,在市区里头,离她家还是挺远的。不过没办法,她家内一片连房子都没几个哪来的饭店。

她好像对这里很熟悉,很热情的跟那些在这上班的人打招呼。

我俩随便选了个单间,地方不大,但足够我俩坐了。我拿着菜单,冲着服务员道“先来个水煮肉片,再来个小葱拌豆腐。两碗米饭一碗粥。咸菜要钱么,不要也给我来点。”

服务员明显愣了愣,看了眼李聪,完了我聪哥很淡定的来了句按他说的来。

“陈臣,你能别给我丢人么。啥叫咸菜要不要钱,我请,又不是你请。”服务员出去后李聪无奈的撇了撇嘴。

我乐了乐“要不怎么说你们有钱人家的孩子就跟我们思想不一样呢。我可没觉得有啥丢人。”

“不是说你丢人,就是整得好像吃不起饭似的。”

我点了根烟,语重心长道“我跟你说,想我们这种穷人家孩子吃不上饭那是常有的事。在我们学校,有的住寝的,每周前三天那一个个都活的老滋润了。一到星期四,呵呵,都借钱吃饭。有的时候还借不着呢。你得学会省钱知道么。”

“滚滚,别再我旁边抽烟。而且你们那不是没钱,是都让败光了,前三天当大爷后几天都是孙子。”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没一会菜上来了,我直接把粥放到她面前了“肚子里全是酒就别吃饭了,省的到时候胃难受。喝点粥,养胃。”然后一指桌子上这两道菜“多吃点啊。都是特意给你点的,解酒。”说完还特意给她夹了片肉。

她不说话了,两双眼睛看着我发呆。我纳闷的看着她“发啥呆呢,我可要吃你豆腐了啊。”

李聪白了我一眼“消停吃你的饭得了。”

“主要不是陪你吃么,我又不饿。”

“不饿你吃两碗米饭。”

我顿时无言以对,摇了摇头就自己吃了起来,李聪看了看我也动起了筷子,但就吃了几口,主要还是我吃的多。说实话我属实也是饿了,从家出来到现在就一口饭没吃过。两碗米饭很快吃完,当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再来一碗的时候李聪突然说话了。

“谢谢你,陈臣。”

我纳闷的看了她一眼“谢我什么。如果是谢谢我陪你吃饭那大可不必,因为你根本没吃啥玩意。再给我来一碗米饭就行。”

“刚想夸你两句。”李聪瞪了我一眼,又道“说真的。真的谢谢你。很少有人对我这么好。而且你很真实,从来不刻意的表现自己。”

我想了想,从桌子底下掏出两瓶酸奶,放在桌子上“要的那点菜你也没吃多少。我想了想只能喝点酸奶了。这玩意也解酒。真的。咱俩一人一瓶。别抢啊。”

跟着我就把两瓶都拧开了,一瓶喝了一口“嘿嘿。还行啊。挺好喝的。”

“酸奶什么时候买的。”

“刚刚啊。”我故作轻松道,随即又感觉她有点质问的味道,于是补充道“不是从家拿的,没过期。良心奶,放心奶。无污染无添加。”

李聪轻笑了两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酸奶。”

我发誓我是不知道她喜欢喝酸奶的,这次纯属误打误撞,但没敢实话实说,怕她打我。于是胸有成竹的笑了笑,随便拿起一瓶酸奶递了过去“只要细心一点,没什么是发现不了的。”

说完这句话我感觉她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真的,我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点了个赞,我是如此的机智,如此的会哄人开心。

她没说话,默默的接过酸奶喝了起来。

没过多一会,我听见大厅里边乱哄哄的。拿着另一瓶奶喝了两口,把门轻轻推开看了一眼,柜台那站了七八个跟我差不多大的人,三男四女,有个男的正跟服务员说些什么,还牵着一个女得的手,剩下的人就在那笑,而且笑的很大声,很嚣张,而且剩下那两个男的我见过,就是那天送李聪回家的那俩人。

但我是从里面看,才能看到他们,他们应该是看不到我,毕竟敌明我暗。

“傻比。”我骂了句,然后把门关上,随意看了眼李聪,看见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刚才那个跟服务员说话那人。

“李聪。”

我叫了声。“李聪。”

“啊?”她回过神来“怎么了?”

  k看m正#0版Ux章.)节上y酷匠网e

我想了想“刚才说话内个就是郝进东呗?”李聪没说话,只是9微微点了点头。我叹了口气“纨绔子弟而已。有什么值得迷恋的。看样子也不是啥正经人,要我说跟他断了也好,省的他再对你有啥想法。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李聪还是没说话,两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不说话,我也没啥好说的,就感觉挺扫兴。好不容易哄好的,就特么因为内个郝进东,导致一波回到解放前了。

跟着我把奶往桌子上一扔“草。上厕所去。”

临走时我还特意看了李聪一眼。出去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去单间了吧,也没在意。我没去厕所,而是出了饭店,默默的蹲在地上,抽烟。

八点多,天已经黑了,不过大街上还是热闹非凡。我抽了几口烟,感觉挺冷的,于是把烟随意一弹,转身回了饭店。回到我们那个单间,李聪不见了,但包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说:

感谢冕哥哥的打赏 抱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