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两个多小时的火车,心里感觉空空的,就想着B市那点事。出去抽根烟回来座还让别人占了,我也没说啥,站了一会,直到看见那个熟悉的站牌。

下车,没做天多的停留,摸了摸兜发现自己也没啥钱,找超市买了两盒红塔山,然后拦车,回家。

给我开门的是我爸,他看见我呦了一声,拽着我耳朵就给我拽里去了,说你小子过得挺潇洒呗,这个时间不是应该上学呢么,咋回来了。我看了眼屋里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太大吧变动,唯一比较大的改变可能就是家里新刮了大白并且铺了层地板。

我笑了笑说这不想你了么。跟着我爸也乐了乐,问我脸上谁给整得疤。我还没等说话,我妈围个围裙就出来了,看见我说儿子回来了啊,然后转头看向我爸“谁送的花?我跟你说老陈你赶紧承认啊。别等我抓着你啥”

我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俩一眼,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是这么愿意闹。我爸愣了愣,说没人送花,你儿子脸上有道疤。跟着我妈一把捧过我的脸仔细看了看,说儿子你脸上哪来的疤啊,是不是在外头挨欺负了。我摇头,没有,就跟别人打起来了划的,没啥事。我妈把脸顿时就拉下来了“这还没事呢。那啥叫有事啊。”跟着把围裙一摘,拉起我的手“走走走,儿子,妈领你上医院。”

  看正版D章节上酷p匠网◎

我爸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你慌啥啊,屁大点事都上医院,儿子都这么大了。上医院好使早去了。”然后转头看着我“是不是,儿子?”

我笑了笑,是啊,我在内边上学的时候就去过医院了,大夫说没啥事就是可能要留疤了。跟着我妈就不乐意了,双手一掐腰“我是让你上学去了还是让你玩去了,这怎么不是别人受伤就是你受伤的呢,能不能让我们当家长的省点心。”

跟着我爸书包一扔,往沙发一坐“我还不让你省心啊,我要不想让你省心孩子都给你领回来了。”我爸瞪了我一眼,怎么跟你妈说话呢这是。

“爸妈,你俩就别跟着瞎操心了,我自己都有分寸。”跟着我站起来,拿起包就回自己屋了。就听见我妈在客厅一直在那吵吵,大多都是一些这孩子怎么这样啊之类的话,而我爸是不是的嗯啊一声。

我摇了摇头,躺在我的小床上,想抽根烟,可后来又想了想这事在家,无奈只好作罢。果然家才是最温暖的地方,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取而代之的是父母的关心。

在床上躺了一会,我妈就进来叫我吃饭,菜很普通,但却别有一番滋味。我妈乐了乐“你这搞突然袭击,妈也不知道你要回来,对付吃点吧,吃完了带你出去买几件衣服啥的。你这请了多长时间假啊这是。”我说我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在学校太累了想回家待几天。

我爸点了根烟,冲着我妈说原来儿子刚出去上学的时候我就反对,你非得让他出去。我妈吃了口饭,瞥了眼我爸,那你当初要非得不让儿子走我能有啥招,你不也没说啥么。我爸乐了乐,咱俩谁当家你心里没数啊,我说话好使么。惹得我妈一阵白眼。

“你李叔前几天还招呼我上山玩去呢。我一直没啥时间。正好你回来了,过几天爸领你上你李叔家玩几天。”我想了想,那也行,反正两个星期时间呢,正好去看看李聪最近过得咋样。

吃完了饭,我们一家三口去商场给我买衣服,逛了两个多小时我实在是逛不动了,我说妈你看的那些都是啥啊,不如直接点给我点钱得了。我爸也在旁边说那对呗,你妈挑的那些衣服我都看不上。

我妈不同意,说要是给我钱都得让我败光非得让我买衣服。最后我妈在专卖店给我挑了一套阿迪的运动服,我试了试,挺好看的,就是有点贵,要500多。我心想我妈这辈子也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就没想买,我爸看了看说就这件吧,挺好看的,你也没穿过啥贵衣服。

最后还是买了,我一阵肉疼。家里虽然没什么钱,我妈买东西也一直都挺节约的,买东西也总是砍价,但对我的吃穿从来不扣,只要我相中的都会给我买,记得小时候我妈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儿子你要相中啥了你就跟妈说,只要你好好学习,妈都给你买。我突然感觉我在外头这么多年,拿着家里的钱到处挥霍,挺对不起我妈的,她辛苦了大半辈子,光给我和我爸买东西了,也没见她自己买过啥东西。对于她来说,只要我过得好,也就够了。我在心里默默发誓总有一天要让我妈过上好日子。

买完了衣服,我让我爸和我妈别急着回家,去外面活动活动散散步,我自己回去大扫除去了。把屋子收拾了一番,又洗了碗,在收拾我妈内屋床底下的时候我又看到了那个黑色的箱子,不过我没打开,也没敢打开,那箱子从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存在,我曾经也打开过,不过被我妈臭骂了一顿。

箱子上散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看样子从来就没打开过,心里不免对我爸更加的好奇。

收拾完屋子,掏出手机给柳晴打了个电话,说我到家了。她内边应该是正上课呢,也没说太多。又给刘天打了电话,他告诉我说他也请假了,内边职院好像是又来我们学校了,不过具体怎么样也没说,我也没问,因为那都与我无关,只要我内几个傻兄弟没事就行了。

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李聪的,她内边音乐生挺大的,因该是正在某个娱乐场所玩。她借起电话哎呦了一声“这不我臣哥么。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说你敢不敢换个安静点的地方接电话,她沉默了几分钟,跟着电话里就没那么乱了,我说我请假了,两个星期,过几天找你玩去。她乐了乐,“那行啊。你来吧,我招待你。哎对了你是不还用你内朋友给你内手机呢,过两天你来,姐送你个好的,能玩王者荣耀。”

我说行啊,那你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说:

求打赏求解封啊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