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着大华听了刘峥禹的话,没回学校。我感觉脸上的血都凝固了,去了趟上次姚乐送我去的医院。没有看到苏婉,记得她上次说过我走了她也该走了。做了个简单的包扎,出去给张帆他们打了个电话,“帆哥你在哪呢”

张帆他们那边挺乱的,应该是挺多人,声挺着急的“我跟刘天我俩在学校呢,你先别回来,职院的来暴乱了。你说个地方我俩去找你”

我想了想说“那行吧,咱们就从上次我住的医院见把”估计他们内边也挺着急的,没多问,就挂断了。大夫说幸亏我来的及时伤口没感染,不过留疤估计是改变不了的了。我对着镜子照了照,本来长得就不帅,这回多了一道疤,显得我更丑了。就感觉心里很乱,回家还不知道怎么跟老爷子说。

我和大华在医院门口,蹲着抽烟。先是杨依依堕落成那个比样,在到我脸上多了一道疤,感觉今天这一切好像就是做梦一样。没多一会,张帆他们来了。刘天看见我脸上的疤,愣住了“怎么搞的?”我想了想就跟他们说了,他们听完都沉默了,气氛很是尴尬。张帆在旁边打着圆场“没事。一道疤而已,又是老爷们,怕啥”我点了点头,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只能自我安慰了。我还想到了柳晴,不知道他看见我脸上这道疤以后会怎么想。

我们在医院门口站了一会,给姚宏打了个电话,姚宏说他上班呢出不来,让我们去找他。我点了点头说行,反正现在也没地方去,还不能回学校。伸手拦了辆车“师傅,天地人间”

天地人间是这边一个挺出名的酒吧,是峰守志开的,峰守志是我们这边非常出名的一个

大混混,我也是只是听说过没见过,毕竟我们也接触不到这个层面的人。

  b1最1b新#(章4节I上\酷匠x●网K

开车的师傅就问我们“你们上天地人间是干啥去啊。”

我说找人,师傅很好心的提醒我们道“那里面挺乱的呢,你们要是找人最好让他出来。”我说没事,他在里面上班。司机师傅摇了摇头说“你们这么大的孩子我拉的多了,拿着家里的钱不往正地方花。这种地方是你们来的么,现在这社会多险恶是你们几个孩子能想到的么”我没说话,但感觉他说的挺对的,到地方直接扔给他10块钱就下车了。

我们三个跟着就进天地人间,这个酒吧,一层只有一个狭窄的楼梯,二层是一个KTV,不知道属于不属于天地人间,上到了三层,才是服务台,才有服务人员,但是三层很长。

我们刚进去,就过来了个30多岁的中年男子“几位,唱歌啊。”他一身西装,板寸,身高一米八左右,看起来很精神。我摇了摇头“不得,我们找人,姚宏,你知道么”

那男的愣了愣,告诉我们稍等,跟着拨通了一个电话“阿宏,出来一下有人找”然后冲我们友好的乐了乐。没多一会姚宏就出来了,斜叼着烟“来我看看是不是我弟弟找我”跟着看见我“傻比,这”然后冲那人笑了笑“志爷,我带我这几个朋友玩会。”被成为志爷的男子笑了笑“去把,自己找个包间,用不用给找几个陪唱”说完笑眯眯的眨了眨眼睛,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们虽然都是学生,但多数也都接触过一些,自然也懂他所谓的陪唱是什么意思。

我们几个开了个中包,在里面抽烟,唠嗑。每人交了一个陪唱,反正宏哥有道,又不用花钱,何乐而不为。但是叫的陪唱都是一般人,没有特别漂亮的,她们很开放,是真的很开放。坐下以后,直接就拿起桌子上的烟,放到我们嘴里,又放到自己嘴里就开始抽。姚宏摆了摆手,就有人去给拿酒了。

然后大家就开始玩,唱歌。但都是听她们唱,我们唱歌都不咋地说实话。

姚宏一手搂着一个冲着我们乐“你们知道刚才那人是谁不?”

我一张嘴,其中一个女的就把烟递到我的嘴上,说实话我很受用。抽了两口“谁啊你倒是说说”

姚宏笑了笑“不怕告诉你,他就是峰守志,知道么。之前一直没告诉你们,其实你们宏哥哥这一块混的也是响当当。要不你心思上次住院我怎么说去看你就去看你。”

其实我们都挺震惊的,虽然那位中年男子给人一种很不平常的感觉,但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就是峰守志。张帆愣了愣“外面不是都说峰守志老狠了么,我看他挺随和的啊”

姚宏乐了乐“千万别被他表面所迷惑了,真的,不然总有一天吓死你”我乐了乐,没当回事“哥你要这么唠嗑,那弟弟以后有啥事肯定的找你帮忙了奥。”姚宏在其中一个女的身上狠狠的摸了一把“没毛病奥弟弟。有事给哥打电话。但这回这个事我帮不了你,人家内边也有人,我要帮你就把这个平衡打破了。”

我十分的不解,问到“他们内边不也有社会上的人么。”

姚宏不屑的乐了乐“他们算什么社会人,就是比你们大点不上学而已”

张帆疑惑的问到“我怎么感觉你在说你自己?也比我们大点不上学”跟着大家就开始乐。姚宏骂了句傻比“那不一样,懂么?你宏哥什么身份什么地位。”

其实我真的是懒得听姚宏吹牛比,另外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就离开了。姚宏非得说有事给他打电话,我考虑到他确实有一定实力,也就答应了,临走的时候一个女的还死死的抓住我衣袖不让我走,后来愣是让姚宏瞪的把手松开了,看来我宏哥真有两下子。

出了天地人间,感觉天气都变好了,在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压的人喘不过气,应该是第一次不适应的关系。我们打车回了学校,门口停了两辆警车,倒是没抓着人。我们直接去了高三十二班。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里面激烈的争吵声。我们互相看了看,跟着把门一推,就看见刘峥禹正指着一个高三的鼻子骂“草特么尼玛,你们是真特么行啊。联盟也连了,找我们去打职院也去了,半道跑了啥意思?我多少个兄弟住院了你们知道么?还有内个冕哥,这么长时间了,伤该好了吧。还不露面几个意思?”那几个高三的还挺不服气,有一个一脸不屑的说“喊啥啊你在这,我们泽哥不也进医院了么?你有能耐去职院骂”

我过去叫了一声禹哥“咋的了又”刘峥禹气的直咬牙“马了戈壁的。这帮孙子。后来职院回来人我不让你们先走么,跟着我就过去了。李泽可好,看见我来了撒腿就跑,给特么我卖了,我十多个兄弟都进医院了。”

我拍了拍刘峥禹后背,顺手掏了根烟就给他点上了“消消气禹哥。李泽哪去了?”

刘峥禹抽了两口,叼着烟“这孙子想跑没跑了,让熊文砍了两刀住院了。”刘峥禹越说越来气,跟着一脚踹翻了一个桌子指着那几个高三的“草尼玛的,你们自己特么去打吧,老子不干了”跟着看了我一眼说“陈臣你也别特么跟他们在一块了,费力不讨好。这群比,太特么损,还不出力”然后骂骂咧咧就走了。

毫无疑问,如果必须让我选择一方我一定会战刘峥禹立场。一方面我跟高三那帮都不熟,唯一的桥梁就是张驰了。而我跟刘峥禹初中就认识,双方熟悉的程度肯定也是比跟高三要强。再一个按刘峥禹说的,高三内帮这事办的属实是不对劲,在联盟里这不属于卖队友么。反正这事我是干不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