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依依边说边抹着脸上的眼泪“陈臣。你长大了,再也不是初中那个懵懵懂懂的实验生了。你身边的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只是再也不属于我了。现在我找到了生命里那个对的人,我只求你不要伤害他,好么”

我静静站在原地看着杨依依,扫了一眼旁边正捂着肚子的大华心里就一阵心痛“你这话说的真有意思,他刚才打我的时候你在怎么不拦着他?他都要掏刀扎我了,也没见你出来说句话。要不是大华来的快你觉得我还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么。他打我行,我打他就不行,是这个意思不?”说完我挑衅的笑了笑,接着又道“如果两边调换一下,躺在地上那个人换做是我,你会出来替我说话么?别傻了。这么长时间发生了什么你根本不知道。”

我顺手掏了根烟,点上“我出事了。就前段时间。轩哥替我顶的罪,现在还在看守所躲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我想去探望都不行你知道么?从那以后我就发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谁要动我兄弟我就算拼了命也跟他鱼死网破。前几天,我又让你们职院的堵了,十多个人打我一个,又送我上医院了。呵呵,真可笑”

“我兄弟替我挨了一刀,我要十倍百倍的还回来的。不然都对不起我兄弟这份心。你也别拦着我,今天谁都不好使”说完我一把推开杨依依,照着那人另一条腿就扎了上去。阿城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跟着大华他们都过来拦我“行了哥,我没事”我听到他的话了,但没回应,又要扎。李泽伸手抓住我胳膊“行了陈臣,差不多得了”

我使劲一甩挣脱了他“跟你没关系奥,滚。今天谁都不好使”说完抬手就要扎,杨依依啊了一声,冲过来就抢我的刀,我怕划到她,手一松就让她抢走了,她双手握着刀挡在我面前“陈臣你别逼我”

我摇着头笑了笑,就往前走,她就一直往后退,眼神很空洞,就感觉完全是凭意识往后退的,直至退到无路可退。

“别逼我。”

我站在她面前,伸手看着他“把刀给我。”她双手拿着刀使劲的摇头。我叹了口气,一只手抓着她另一只手抢这把刀。她一边哭一边使劲一甩挣脱了我向那阿城的跑去。我愣了愣转身跟着她也走到那阿城旁边。“你把刀给我”

“你别逼我,真的别逼我。”

“我没逼你,是你自己逼你自己。”说着就往她那边凑了过去,抓住了她的手,抢刀。“你松手”跟着使劲拽了拽胳膊,想挣脱我,但没有成功。我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也不松手。而且攥的越来越紧。“别闹了,你把刀给我”

“你松手吧,陈臣。不然别怪我了,我没跟你开玩笑。”

我依旧没有松手,反而用力抓着她的手“为了他,值么?”

可是我错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看到了让我这辈子也无法忘记的一幕。亲眼看到杨依依手里的刀,就这么划了下来。速度很快,一点犹豫也没有。我丝毫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这么看着这一刀就冲我脸上划了下来。我下意识的松开她的手,看着她的脸庞,突然有些陌生,我感觉好像连时间都静止了,周为什么都不存在一般。大脑一片空白,就感觉脸上热乎乎的。

我看着杨依依,她站在原地,看着我的脸,愣住了。紧接着我听见了刀子掉落的声音。“对,对不起。”

  更@新Z最R快“‘上酷匠7,网#m

我楞在原地没有管脸上的伤口,只是看着杨依依,看了一会,我笑了,冲她竖起了大拇指“好样的。杨依依,如果以前我看你是心酸,那现在,是心寒”

杨依依看着我,眼泪就又控制不住了,顺着她脸的两旁就流了出来。她捂着嘴,很匆忙的四处看了看,从地上捡起她的小包,从里面拿出纸,就向我冲了过来,把纸按在我的脸上。她一边哭,一边给我擦血,血很稠,把纸巾都渗透了。

大华他们也都是一脸的震惊,他们都不认识杨依依,也不知道我们俩之间那点事,但都多多少少能看出来一些。他们大概也都没想到杨依依真的会划那一刀。刘峥禹默默地叹了口气,转身跟大华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带人走了,李泽四处看了看,大概是不想看到这一幕,也离开了,诺大的操场,只剩下我大华杨依依,连着内个什么阿城和地上那一群丧尸了战斗力的弟弟。

我慢慢推开杨依依“别哭了,听话。这一刀我欠你的,我脸上这个疤,划得好。呵呵。也让我长点记性。”说完我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看了眼大华,任凭杨依依在后面大哭大嚎,也没有回头。

我俩走到学校门口,看到了刘峥禹和张驰。张驰看着我愣了半天,指着我脸上的疤“怎么搞的?”

我摇了摇头“没事。自己不小心”

跟着张驰还要说话,刘峥禹在边上摆了摆手“别说了。走吧。李泽他们都先走了。你们没发现咱们有点太顺利了么?”

我点了点头,跟在刘峥禹后面往校外走。走了两步,我们停了下来。看见校门口停了两辆金杯车,十多个穿着黑色短袖的小青年,看打扮就不是学生,熊文也在其中。手里拿了把开山,跟高宏伟打在一起。李泽身上也是多了好几个鞋印。好几十人打人家十几个,被打的毫无防守之力,这就是学校跟社会的差距,他们那点人,都挺狼狈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我很清楚的看到我们学校的被他们一个个砍倒,我看到的最后一眼是熊文拿着刀砍在高宏伟身上。

“快跑,从侧面找栅栏翻”刘峥禹很匆忙的拍了拍我。

“那你呢。”

“我得去帮忙,你和大华都受伤了,去了也没用,跑,别让抓到。别直接回学校,肯定挨堵,找地方躲几个点。到时候咱们还从高三十二班见。张驰,你也来。”说完火急火燎就冲过去了,他旁边内些人,一个跑的都没有。张驰想了想,也跟上去了。我看了眼大华,咬了咬牙,也顾不得脸上的刀疤“走”然后背起大华,从侧面墙找了个比较低的地方,就翻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说:

感谢九索的打赏,橙子一定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