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峥禹背着他内个好几斤沉的包,就往前跑。有个人伸手一指“草泥马,别跑”刘峥禹回头瞅了一眼,心想我站尼玛乐比。那几个人把烟一扔一个个就奔刘峥禹追了过来。虽说我禹哥是练体育的专业跑步,但毕竟背了个挺沉的包,眼看要让人追上,那人手使劲往前一伸,一把抓住刘峥禹的包。刘峥禹心里一惊,双手一使劲,肩膀使劲一抖,反手抓着书包,使劲一抡就砸到那人脸上。那人捂着脸骂了句草泥马。

  刘峥禹抓着书包又是使劲抡了两圈,那点人站在原地愣是没敢冲上来。刘峥禹抓着书包一甩把书包甩了出去。趁着那几个人愣神的功夫,也不管地上的书包。转身钻进旁边的一条胡同里。对面那几个人面面相觑,飞身跑到刘峥禹钻进的胡同,往里面看了看。

  胡同里交错纵横。还是一如既往的寂静,仿佛根本没有人来过,而刘峥禹早已消失了踪迹。

  几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人使劲的踢了两脚地上的书包,草,这特么怎么整。另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摆了摆手,从地上捡起书包,往下抖了抖,里面的东西就都掉了出来,除了一双钉子鞋和几个哑铃之外就没别的了,他把书包随意往地上一丢,叹了口气。点了根烟抽了两口。又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了几下,播了出去。

  “大哥,出了点事故。”

  电话内边沉默了一会,接着传出来一个听起来非常刺耳的声音“怎么回事?我不都把刘峥禹家地址都告诉你了么”这人想了想说这边太乱了,给跟丢了。电话那边叹了口气“行了。那边啥样我知道,不怪你们,回来吧”

  这人嗯了一声,看了看他旁边这几个兄弟,他老大什么性格他会不清楚?暴戾成性,残忍。嘴上说着不坏他们,谁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跟着一摆手说“行了。回去吧”

  仅仅一天,职院派出三批人分别堵了高级三个话事人。其中两个都中了招。只有陈臣是个意外,他们原本的目标是张驰,殊不知也正因如此才使陈臣躲过了一劫。

  他们走后,刘峥禹一脸平静的从胡同里走了出来,平静的有些可怕。看着地上的被踢得破破烂烂的包以及散落一地的物品,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紧紧的攥了攥拳头,但随后又松开了,叹了口气。缓缓坐到地上,抽着烟,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医院,姚宏他们已经走了,说明天再来。我躺在床上,心里想着冕哥内边的情况。

  按照姚宏他们刚才说的,冕哥的意思肯定是不死不休了。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我叹了口气,以冕哥的实力和社会关系,放出来又是一阵血雨腥风。

  没一会,营养液打完了,我喊了声姐,打完了。…没有反应,我又喊了几声,隔壁传来那美女护士慵懒的声音。很好听,但我可没那闲心听她讲话,看了眼手上扎的针管,回血了。管里的血得有二十厘米长。

  没一会,她来了,看了眼我手上的针头。皱眉道“怎么不早点叫我?”我愣了愣,说姐我叫你好几声了,你也没理我啊。跟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掉了我手上营养液的针头,给我疼的差点没叫出来。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这婆娘肯定是故意的。拔完她边收拾东西边说你下次提前半个点叫我就行。

  我说那你得来等多长时间啊。她说你叫了我也不一定来,出点血又不会死,看心情吧。我无语,愣了半天啥也没说出来,这是护士么,咋跟我祖宗似的。

  接下来的几天就刘峥禹他们也每天都来找我,给我送饭,陪我聊天啥的,孙哥也知道我什么情况,刘天替我请假的时候他也没问什么直接就给假了。刘天他们也总过来看我,一整还在当我面说喝点啥的,给我馋够呛。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和她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交流也越来越多了。一开始我只是单方面的跟她唠叨,她偶尔心情好了回答我两句,心情不好就压根不理我。现在我们俩已经可以正常对话了,不会发生她不理我那种情况,而且她有什么烦心事也会跟我说。她告诉我,她叫苏婉,家不是这里的,大学毕业就来着工作了。她的职业并不是护士,只是她朋友有事她替几天而已。我每次问她是做什么的她总是笑笑不说话,时间长了,我也就没再问。

  中午,刘天他们来接我出院。刘天大华张帆连着张驰他们都来了,我问他们姚宏呢。他们说姚宏在饭店等着呢,说要好好庆祝庆祝。

  GK酷~9匠网9首6发

  其实我根本就没什么病。只是让人打的有点惨,很疼,心也很累,就一直在医院了没去上学,我跟柳晴说我家里出事回家了,姚乐帮我圆的谎,柳晴没说什么也就信了。

  要出院了嘛,都很高兴。正收拾东西呢,我看见苏婉身子斜倚着门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我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走了过去。苏婉看了看一眼说时间过得真快啊,你都住好几天了。我说是啊,你还会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么。苏婉摇了摇头,说等你走了我也就该走了吧,毕竟我不可能一直替她当下去,我有自己的工作。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问她能给我你得联系方式么?她说以后会在遇到的,只要你不会不认我就行。

  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说那怎么可能。只有你不认我我怎么会不认你。她笑了笑,抬头看着我,那深邃的眼眸好像一个无底的黑洞要把我吸进去一样

  “陈臣。不得不说你真的很会哄人开心。”我说是么。我只会哄我认为值得哄的人开心。她对这话似乎颇为受用,暖心的笑了笑“希望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以后还能对我这么好”说完叹了口气,伸手替我整理一下衣领,她很高,都不用垫脚的。然后给了我一个甜美的微笑“好了。差不多了。你内帮兄弟还等着呢”

  我看着她,大胆道“我能抱抱你么?”她愣了愣,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一点没犹豫,直接把她抱在怀里,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然后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感谢这几天你对我的照顾”她唔了一声,瞪大眼睛看着我。我没给她说话的机会,霸道的吻上她的唇,她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便不在反抗任我施为。我很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体颤抖了一下。

  良久,我们分开。她轻轻靠在我怀里,我们谁都没有破坏这份安静。

  “我走了,姐。”

  一句话,包含了多少心酸,涵盖了多少句再见。离开以后我坐在车上,舔了舔嘴唇,上面还有她残存的口红香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