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是睡了的,你们唠嗑给我唠醒了”我听出来了,这是大华的声音。

  我看着陈牧冶“你呢,你又是什么情况”

  Y。更w、新最、快上酷8匠!…网*^

  “臣哥。我一直都没睡,是你太入迷了没发现。”

  “草”我骂了句。“那你为啥不睡觉啊”

  陈牧冶还是用他那专属的委屈的声音说道“这不能怪我。张帆打呼噜声音太大”

  我一听这话,很不服,刚要说话。就被刘天给打断了“臣哥。别解释。我都喝成那个比样了你都能给我唠醒。你说你是有多入迷”

  我一阵无语。往窗外看了看,天已经大亮了,反正明天也放假,心一横“擦他妈的。不睡了”

  躺在床上听他们吹牛比,唠嗑,想着我的柳晴,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刚醒。我还没睁开眼睛,就听见了刘天的声音“陈臣。”

  我睁开眼睛“叫你爹干啥”

  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张帆在地下站着,只穿了个裤衩。张驰他们都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

  张帆看见我醒了直接就奔我来了“就是你特么给老子脱得衣服啊”

  我愣了愣:“什么情况。我给你脱衣服你还跟我俩喊,昨天没我你都回不来”

  张帆都咆哮了“你特么脱就脱。在我身上乱擦啥啊”

  “尼玛。你特么吐一身,不给你擦你能睡那么香?”

  张帆在身上找了又找,最后指着自己的脖子“我脖子上的吻痕都特么让你擦掉了。我特么洗这么多次澡都没舍得洗这块”

  听完这话我又气又乐,指着他脖子夸张地道“不洗这?你告诉告诉我不洗脖子咋洗澡。挑事呢吧你”

  “我不管。就特么怪你。你得赔偿我”

  我无奈了,找事还找的这么自然,就跟真的一样。“行行行。怎么赔偿,你说说”

  张帆想了想“下周开始你连着给我买一周多麦馅饼吧,我就原谅你。”

  “不可能”我摇了摇头“没钱。要不我给你啄一个得了,反正看不出来”

  我一这么说,张驰他们就开始乐,张帆抱住自己肩膀“不行不行。那我多吃亏”跟着又说了一句让我们都没想到的话。

  他先是猥琐的乐了乐,随即开口道“你要给我买一个星期多麦馅饼我可以让你啄一下”

  给我们恶心的都快要吐了,大华正喝水呢喷了刘天一脸。骂到“你能别恶心了么老弟,你这一出像个什么玩意。”

  刘天从床上跳下来“cnm。王冠华你特么故意的吧。”然后冲大华床铺就扑过去了。只不过被大华一个侧身轻松躲过,反倒是自己被大华按在床上。

  大华在刘天屁股上使劲拍了几下“傻比。还牛不牛比了”

  “卧槽。驰哥快啦帮我”

  张驰乐了乐,就跟着过去推大华。三人比划半天,大华一瞅这不行啊,连忙喊到“一个星期多麦馅饼。帆哥救我”

  张帆一听多麦馅饼两眼放光“好嘞”就跟着冲了上去。

  我就在床上张个大嘴乐,不知道他们谁扔过来一只袜子,还是团成一团的。直接就扔我嘴里了。

  “草”我骂了句,翻身下床,也加入了战局。

  陈牧冶目瞪口呆的坐在床上看着我们,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

  我洗漱完,在张驰那拿了500块钱。又换了身衣服,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一想马上就能见到柳晴,就激动。

  我打车到她家楼下,给柳晴打了个电话。

  “喂。媳妇。”

  电话内边传来柳晴无精打采的声音“小小臣。你可算是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我乐了乐“我在你家楼下呢。啥时候下楼,带你好好玩上一天”

  柳晴啊了一声“我在学校呢。这不初三了么,加课。学校不放假”

  我一拍脑门,草。把她们快中考的事给忘了。

  “那你们啥时候放假啊”

  “下午放假。你在中兴等我吧”

  “那行。到时候我来接你。”

  我挂断电话,骂了学校两句。随意踢了踢脚下的石块,还没踢动。给自己疼够呛。

  我看着那块石头,越看越不爽,麻痹的,连你也跟我过不去。我蹲在地上,顺手剪了个小棍,就开始挖。边挖边骂“你这么个玩意也跟我较劲”

  有很多路人就一脸不解的看着我,有的人路过摇了摇头,估计以为我是精神病。我也没在意,我陈臣不活人生只活心情。才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

  这时有个晨练完的老头走了过来“孩子,你跟一块石头较什么劲啊”

  我头也没抬“不是我跟他较劲。是他跟我较劲”

  “一个石头怎么能跟你较劲。分明就是你跟他较劲”

  这次我连头都不抬了。心想你愿意咋说咋说。你说你的,我挖我的。那老头看我不说话,摇了摇头,走开了。

  我蹲在地上挖了一会,发现挖不动。正心思怎么办呢。电话就响了。

  “小小臣。我班有个同学对象给送吃的,跟我好一顿炫耀呢。”

  我随意踢了两脚石头“那就让她嘚瑟呗,你不看她不就完了”

  “不嘛。我也想要,你去给我买好不好”

  “哥,我在这挖石头呢。再说我给你买了也送不进去啊”

  “不会。你跟老王他们说一声就能进来。我班没老师。刚才她对象都送好几趟了”

  也是。我去给陪她待一会顺便看看王哥李哥。这两位哥哥原来对我也没少照顾。尤其是上次唐靖轩内个事。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柳晴摸摸肉啥的。

  “那行吧。你要吃啥”

  电话内边顿了顿“我要吃薯片,番茄味的。还要果冻。你去给我买,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你要不出现在我面前你就死定了”

  “那好像够呛,哥。我现在在你家这边呢”

  “我不管。反正你不来就死定了。”

  我挂断电话,看了看内块石头。心想今天先放过你,你等哪天我再看见你的。然后就去给柳晴买吃的。

  走了没两步,电话又响了。

  “小小臣,人家又送巧克力了。我也要”

  我无奈“好的。我给你买”

  没几分钟柳晴又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要了各种吃的。我无奈,一一给她买好,又特意跑到花店给她买了几朵玫瑰,包好。又买了个打气球。

  出门打了车,就往一中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