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盟的第一顿饭,王冕请的。

  “咱们去哪?亲戚还是宾馆?”我问。

  张驰想了想“寝室吧。宾馆住不习惯”

  “都这个点了,估计寝室老师都睡觉了,你确定能进去?”

  张驰点了点头“能啊,必然是能啊。我都在高一楼住三年了,刚开始跟王冕他们住,后来他们升级了。我就自己住。要是这点事都整不明白我不白混了?”

  “草,我说呢。你打我们内次闹的那么大都没老师过来,原来你小子有人。”

  张驰乐了乐,笑着给了我一拳。

  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我点了根烟,瞅着张帆“帆哥,还行不了?”

  “那有啥不行的。你帆哥啥酒量你还不清楚?”

  我乐了乐“得了吧,走道都拐弯了还吹呢”

  张帆摆了摆手“草。看哥给你走个直线”说完挣开张驰就往前走。结果差点摔倒,我赶紧过去一把扶住他“没毛病帆哥,你这个量,行,仅次于李猛”

  李猛,外号叫骚猛。是我初中认识一个兄弟,当时我刚进寝室就是他让我进的。喝酒一般都是半杯倒,多一点都不行。

  提起李猛,张帆沉默了,我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草,嘴贱了。他们认识的时间远远比我要长,感情在那摆着,李猛的离开一直上张帆心里的痛,在喝点酒,肯定不好受。

  “咋的了帆帆?”张驰问。

  张帆抹了抹眼睛“没事,想起个原来的兄弟”说完眼睛就红了,眼眶湿湿的。

  我又点了根烟塞到张帆嘴里“别想了帆但。骚猛出国了,混的比咱们好多了,咱们得替他高兴才对,再说又不是见不到了。”

  张帆狠狠的抽了口烟,回忆道“骚猛是咱们初中这帮人里对我最好的,每次我没钱吃饭,他都把他自己内份给我,说他不饿。自己偷偷回寝室啃馒头不让我们看见。”

  说了几句就开始咳嗽,完了就吐。我过去拍拍他的后背。他摆了摆手,继续道“每次出去打仗都是他冲在最前面。挨打了就趴我身上,替我扛着。我一直拿他当亲哥哥看。”

  “陈臣,你知道么,他和有的时候我有多难过。我不说,不代表我舍得。”

  我们几个就蹲在一旁,听他倾诉,心里也都挺不是滋味。这么长时间,这个感性的青年,背负了太多。

  我感到有些心疼,拍了拍张帆“行了帆哥,别难过了。又不是不回来了”

  张帆哽咽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哥会回来,我等他。”

  说完站起来,擦了擦眼泪,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我们“走吧,让哥几个担心了。”说完自己笑了笑。

  我叹了口气,转身背起张帆,就往寝室走。张驰他们都跟在我后面,就连平常说话一套套的大华也是一言不发。

  我们到了门口,张驰带我们一顿绕。最后从一个不算高的墙翻过去的。张帆连着刘天,费了不少劲。

  *&酷匠X网b*正v\版…首发DG

  张驰敲了敲门口传达室的玻璃,“张姨,我。张驰”

  过了一会,寝室管理员穿着睡衣走了出来,看了张驰一眼,把门打开“你小子,又出去上哪野去了,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又出去跟人打架了?”

  张驰乐了乐“没有。就出去吃了个饭,回来晚了点。没事张姨”我们也跟着喊了声张姨。

  张姨点点头“行了。你们快进去吧,外面怪冷的。上楼的时候记得小点声啊”

  “张姨”张驰顿了顿“不是我说,其实寝室比外面冷”

  张姨“呦”了一声,伸手就要打张驰,张驰怪叫一声就往楼上跑,我们也跟着就上去了。

  回到寝室,黑漆漆的一片。张驰乐了乐“怎么样,有招把”

  我点了点头“行。你有道”然后摸索着往前走。

  走着走着我看见年前有两个通亮的圆点,吓的我差点把张帆扔出去,下意识就抬起拳头砸了过去。

  “别的臣哥。我。我陈牧冶”

  我愣了一下,眨眨眼睛仔细看了看,虽然还是看不清楚,但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还依稀可以辨认。

  “草”大华骂了句“大晚上你不特么睡觉吓唬谁呢,是不欠揍。我告诉你奥。我精神病,杀人不犯法。”

  陈牧冶委屈的摇了摇头“我已经习惯了有你们的生活。没你们我睡都睡不着。水我都给你们打好了,还热呢现在。”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不贱么。“算了。大华,你帮骚驰把刘天也弄床上去。这俩人,喝不了还非得喝”

  我把他衣服裤子一拽,往床上一扔。接着又用陈牧冶打的水投了个毛巾,给张帆擦了擦。又把毛巾扔给张驰。

  把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躺在床上。

  “行了。冶哥。这回你睡吧。都回来了”

  陈牧冶“嗯”了一声“你们也睡,明天给你们买早餐”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寝室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听着钟表滴滴答答的声音,睡不着,就感觉闹心。也想柳晴。顺手摸了摸衣服兜,掏了根烟,想点着,又发现没火机。

  正当我想下去拿火机的时候,一个火机就飞我床上来了。然后传来张驰的声音。

  “还没睡呢?”

  我把烟点着,抽了口烟,吐出来“睡不着,闹心”

  “其实我对你们的故事很好奇。能给我讲讲么”

  我想了想“其实也没啥可讲的。就内会我一个外地转校生,莫名其妙进了张帆他们寝室。他们开始带我玩,内时候我们带头的叫姚冀轩,我们都叫他轩哥,他叔叔是这的副市长”

  我就把我们初中内些事都跟张驰说了,从杨依依到柳晴,从宋明远的事到二中的事。说完了,感觉轻松不少。

  “柳晴是个好姑娘。好好珍惜吧你。”我点了点头,张驰又问“你们轩哥现在在哪呢”

  我叹了口气“轩哥进去了,是替我进去的。姚宏现在给别人看酒吧。杨旭上外地李猛出国。”

  张驰问“那李猛他们还能回来么?”

  “不知道。户口都迁走了”

  “好惨”

  “是真的惨”

  “臣哥想不到你初中这么悲催”

  我愣了愣,发现寝室里除了张帆以外大家都没睡着。“你们几个小,篮,子。都特么没睡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