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盟

  “等以后我有时间给你好好讲讲,走吧,先进去。”

  我点了点头,往里走,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正对着门口的座位上有个男的在那抽烟。看不出来多高,挺黑的。

  张驰伸手指了指“他就王冕,跟想象中差距大么”说完拍了拍我,冲王冕走了过去。

  “来了兄弟”王冕冲张驰打了个招呼。

  “嗯”张驰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一指我“陈臣。我兄弟”

  王冕想了想“陈臣,我知道你,听说过,属实是挺火。”

  “跟你比不了,随便说句话就来这么多人。”

  王冕乐了乐,从兜里掏出烟,分了一圈,又帮我点上。

  “谢谢”

  王冕拍拍我的肩膀,瞅了眼张驰。“不用。”

  我们来了以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一帮人,班级里都站满了,各各年段的都有。

  王冕坐在对着门的椅子上,底下椅子整整齐齐的摆了好几排,就跟一个小型会议室一样,只不过里面坐的是学生。

  王冕敲了敲桌子“静一静。今天叫大家来干嘛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我想知道大家都对这个事都怎么看”

  底下纷纷议论,多数的还是不想掺和这件事,因为都觉得跟自己没关系。

  “职院内边啥意思啊”

  “真要打起来咱们能讨好么”

  我跟着孙嘉张驰我们几个就在底下静静的坐着,听着他们议论。

  孙嘉拍了拍我“臣,你感觉这事靠谱么,你咋想的?”

  “静观其变吧,暂时没啥想法。”

  刘宏婷瞪大眼睛“卧槽。职院内帮都这样了,你还心思静观其变,还不如我们女的呢”

  “啥叫不如你们女的。你们女的在牛比某些方面不也得是靠我们男的么”说完张帆淫荡的乐了乐。

  刘天咳嗽两声“帆帆。你要承认你淫荡了一下下”

  “我承认我淫荡了一下下,不过我说的是事实。”

  刘宏婷还要争论,突然有个高一的站了起来“冕哥。我想知道咱们跟职院的冲突是怎么起来的,毕竟得让我们知道为什么打吧”

  王冕瞅了他一眼“职院内边正在扩张,已经弄垮好几个学校了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这时又是有个人开口道“他们扩张他们的,咱们玩咱们的。井水不犯河水嘛”

  王冕抽了口烟,瞅着他“兄弟。你的意思是他们扩张只是一时兴起的么,非得等人家打到你家门口了你才知道反抗?在坐的都是在学校能排上号的,如果学校让平了,你们脸上有光?”

  那人想了想,没说话。底下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王冕坐在座位上,眯着眼睛。

  我想了想,站了起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臣,也就是你们嘴里的五公里哥。我认为冕哥说的很对,职院内边突然扩张一定是有阴谋的。咱们得化被动为主动,不然等人家打过来一切都晚了,咱们都得成为人家的附属。说句难听的,到时候三天两头管你们要钱看你们还能不能忍的了。”

  王冕赞赏的看了我一眼,经过我这么一带头,再加上王冕手底下内几个人一起哄,主张战的声音很快压过了舆论。

  我笑了笑,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一群气血方刚的热血青年,抓住他们好面子的心理,很简单就点燃了他们心里的战斗欲望。

  这时高宏伟站了起来“冕哥。不是我说啥,就算我们有心抵抗,咱们能干的过职院么。他们那一个个都是啥,再看看咱们。说句难听的,有多少真敢上手的。”

  有个人站起来伸手指着高宏伟就骂“卧槽。你这话啥意思?少特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怎么就不行了。你特么是职院的特务吧。”

  高宏伟没跟他对骂,而是很嘲讽的说道“是,你说的没错。我是特务,我就是来恶心你的”

  那人急了,站起来要抓高宏伟,被王冕拦了下来“别这样,都一个学校的。”王冕把他按到座位上,面对大家。

  “实不相瞒,前几天我和他们已经照过面了。他们虽然气势很足,但根基不稳。只要咱们团结起来,就绝对没问题。而且这次无论出什么事,都由我自己扛,各位请放心”

  孙嘉站了起来“我一个女的都支持冕哥。不知道你们还心思啥呢。”

  这话一说,底下人纷纷回应。有一个高一的站起来,对王冕抱了抱拳“冕哥,我们听你的,你就说怎么办吧”

  “行,既然大家肯给面子那我就分配一下。”王冕指了指张驰“高一内边,你带吧,你也是老人了,蹲了两年资历在那摆着呢,相信没人会不服。高三这边我自己来。”

  “那我们高二呢?”

  王冕想了想“刘峥禹来了么?”

  他们摇了摇头。“

  你们高二自己选吧,选完告诉我。我也不太了解你们内边啥样。”

  s;酷~匠网C=永久O免费看小…@说F☆

  说完站了起来,正色道“我们今天就正式联盟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不管你们之间以前有什么过节,都给我放一放。既然联盟了,就给我做出个样子。”

  王冕说完话,手一挥“大家散吧,别回寝室,都去名岛,打车去,我给报销。到了直接提我就行。庆祝一下咱们的联盟。下周一这个时候,再来,我分配任务。”

  就这样,结盟的事很成功。除了高二刘峥禹之外能排上的几乎全部到齐,联盟也初步结成了,这也预示着我们和职院之间的战争即将拉开序幕。

  说实话我没想到这次的事情会闹的这么大,这件事触及到很多身份层次不同的人,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的一生,让我真正见识到了社会上阴暗的一面,也让我认识了那个伴随我一生让我又爱又恨的女人。

  当然,这是后话。

  王冕的酒量一般,但属实是个烟筒,这一顿嘴上的烟几乎就没断过,刚抽烟就有人给点。

  四十多人,三桌。在一起喝酒,聊天。一大帮老爷们,也不管认不认识,都搂着脖子一口一个兄弟叫着,就喝。我旁边坐的孙嘉,再旁边是陈钰鑫和刘天。

  刘天总是贱贱的给陈钰鑫夹菜乐此不疲。可人家陈钰鑫一口都不吃。

  我看着刘天,借着酒劲“天,你可别白费劲了,整这些个没用的。你要实在是想哥几个给你凑点钱出去找个野的得了”

  刘天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一脸的正经“陈臣。”然后一个没站稳差点倒地下,使劲摇了摇头“我拿你当兄弟。你也可以埋汰我。但你不能剥夺我追求幸福的权利。”

  跟着我们大家都乐,陈钰鑫也没当真,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帆拿着手机“快快,还有没有啥爆料了,我这边录音呢”

  一直喝到半夜,我们从饭店出来,小风一吹。没喝多的扶着喝多的,把门口都堵上了,黑压压的站了一片。只是刘峥禹一直也没有出现。

  王冕一摆手“下周一开始,别忘了晚上集合。大家该回家的回家,该回寝的回寝,没地方去的睡宾馆,我报销。走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 说:

有闲钱给老弟整点兄弟们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