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不输男的也不耽误交朋友啊,对不对?”

  孙嘉乐了乐“那不是羊入虎口么?”

  张帆伸手拍了拍我“兄弟。入不入虎口也跟你也没关系,你已经有柳晴了,得洁身自好知道么。”说完瞅着陈钰鑫“以后别让孙嘉领你,自己多来玩玩哈”

  说完自己都乐了“完了完了,邪恶了哈哈。”

  刘天摇了摇头“傻比”

  张帆站起来一瞪眼睛,“草你大爷,骂谁呢老弟”

  “傻比,还不让人骂了?”

  大华踢了刘天一脚“别特么骂我儿子”

  刘天没说话,张帆看了眼大华“操你大爷,傻比”

  孙嘉乐了乐“你们这一天行啊,真有乐趣。别忘了晚上在班级等我们,一起去。”说完看了眼在一旁跟刘天唠嗑的陈钰鑫“你啥意思啊,不走了呗。”

  陈钰鑫愣了愣,刘天一拉她“你别走了,待会我送你回去”

  V酷lP匠(网唯%d一正%j版☆“,K其√他都i是Q盗版

  陈钰鑫乐了乐“用不着,你消停呆着吧”然后她们三就回去了。

  “骚驰,你跟王冕关系咋样”

  “我正常比你们大一届,后来留级了。原来我们都是一起玩的”

  我点了点头“那行,晚课过去看看怎么个事”

  中学放学一起吃了饭,回寝室。

  “你们和好了啊?”

  张驰看了眼陈牧冶“早特么和好了”

  陈牧冶嘿嘿的乐了乐“咱们以后还是一个寝室的兄弟。哈哈。我给你们打水去”说完拎着水壶乐乐呵呵往水房走。

  张驰和张帆用纸画了个棋盘,跟他们玩了会五子棋,他画圆,我画叉。在我第无数次输给张帆之后,把笔一扔。

  “草。什么特么玩意。”

  张帆乐了乐“跟我玩,你还太嫩”

  我没说话,嗤之以鼻的耸了耸肩。躺在床上,下午跟吴雨阳他们唠唠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孙嘉她们进了我们班级。

  “哎呦,真在这等着呢”

  “那你看,我陈臣说话,一言九鼎。”“啧啧啧。刚才谁说不等她们直接走的?”

  我摸了摸头发“谁说的。张帆说的”

  “卧槽。啥玩意就我说的。”张帆瞅了我一眼“陈臣。你太特么坏了,你吃肉,连粥都不让我们喝”

  孙嘉乐了乐“从这件事就能看出来你啥人品。”

  我站起来,瞅着孙嘉“别整些没用的,快走。整完我还想打联盟去呢”

  “打联盟?”大华乐了乐,一手抓住我的衣领“你特么叫联盟啊?”

  我翻了翻白眼“我叫尔夫”

  然后大家就都在那乐,我咳嗽两声“行了。赶紧走着。骚驰带路。你熟”

  张驰点了点头,往前走。我和孙嘉他们跟在后面。最后是刘天和陈钰鑫,刘天总是一脸的贱笑,陈钰鑫还不乐意理他。

  这一路上我们看见挺多熟人,都是我们学校玩的开的一些人。我还看见了一个初中的老熟人,刘峥禹!

  我看着他的背影,问孙嘉“那人是谁”

  孙嘉愣了愣“刘峥禹啊。高二大哥,这你都不知道。”

  我无奈的撇了撇嘴,刘峥禹啥时候成高二大哥了。我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初中当摆事大哥没摆明白的时候呢。

  “我认识他。”

  “是,你谁都认识”

  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禹哥”我喊了句。

  刘峥禹愣了愣,回头一瞅“卧槽。臣哥”

  刘峥禹走过来,拍了拍我“来了啊”。

  我“嗯”了一声,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情况,开学这么长时间了我咋都没看见过你呢”

  刘峥禹乐了乐“草。别提了。前段时间我出去看病去了,昨天才回来。这不听他们说学校最近不太平么,就过来看看”

  “卧槽?你有病了?啥病啊”

  刘峥禹猥琐的乐了乐“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草。初中你就乐意整这一出。真不知道你这个样怎么当上高二老大的。”

  “谁跟你说我是高二大哥的。”

  我看了眼旁边的孙嘉“都这么说啊,咋滴你不是啊”

  “是啊,咋不是呢”刘峥禹乐了乐“不过我啥时候这么出名了”

  我也跟着乐了乐,指着孙嘉“这我朋友。孙嘉”两人互相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我又开始介绍大家认识。

  “禹哥。你这高二老大咋连个小弟都没有呢?”

  刘峥禹瞅了我一眼“这不昨天刚回来么。还没来得及找他们”

  我问“你是也去高三十二班?”

  刘峥禹点了点头。

  “那一起走呗。反正顺路”

  “不不不。你们先去,向我这种大人物要找个适当的时机登场”说完又猥琐的乐了乐,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张驰走了过来“刘峥禹这人,行。他刚来咱们学校的时候也是小老虎一个,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卧槽,还血雨腥风,至于么”

  张驰拍了拍我的肩膀“那你是真不知道他当时多火。”张驰像是回忆起了许久之前的往事:

  “一年前,学校开学。他以转校生的身份来了学校。第一天就给他们那届一个挺出名的砍了,是真的砍了,不是吓唬。”

  张驰看着我“他们这届是最乱的。一共三拨人,一直明着斗暗着斗,谁也不服谁。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手段,两个星期就给高二统一了。他最风光的时候,呵呵。”

  刘峥禹的故事顿时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后来呢”

  “后来他在校外惹了个大混混,当天晚上在学校门口就拼起来了,那次整得挺严重的,刘峥禹他们内边进医院好几个,有一个整个胳膊都废了。家长来也没用,人家内边啥事没有,自己还被开除好几个。这个事以后,他就不混了。天天跟对象在一起待着。但他在高二威信一直挺高,高二内帮一直都唯他马首是瞻。”

  听完我沉默了。想不到他还有这么一段心酸的过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