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不测风云

  我正上课呢,手里就响了。掏出来一看,是柳晴。我举了下手,老师点点头我就往外走。

  “媳妇”

  “滚,还知道我是你媳妇呢?”

  我愣了愣“啥意思啊。咋的了。”

  “你少跟我装奥,这么长时间,我每天除了等你电话就是等你电话。你倒好,根本不联系我。咋想的你?”

  我一摸脑袋“啊。你说这个啊。不是我不联系你,主要是最近我这边有点事。我正心思过几天的放假去找你呢。”说完我嘿嘿的乐了两声。

  柳晴在那边撇了撇嘴“你就跟我俩对付吧。我不给你打这个电话你什么时候能想起我啊。”

  “其实不瞒你说。就算你不给我打电话我也要给你打呢。我想了”

  “滚滚,你就贫吧。想了还是想我了”

  我干笑了两声“都想。而且贫我也只跟你贫,跟别人我还不贫了呢”

  我从兜里掏了根烟,点上。心往后退一步坐窗台上。本来想的挺好。

  可无奈天有不测风云,地有阴晴圆缺。不知道地上哪来的水,“我操。”跟着一个没站稳一屁股坐地下了。而且脑袋还磕了一下,我回头看了看,暖气管子都让我磕掉漆了。

  柳晴在那边“嗯?”了一声“咋了。有跟你打架负伤了?”

  我摸了摸脑袋,呲牙咧嘴道“没,脑袋磕暖气上了”

  隔着电话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我能猜个八九不离事。柳晴肯定是趴在桌子上一脸心“别骗我了。你这说话声都颤抖了。能坚持不,用不用我叫唐靖轩送你上医院?”

  我想了想“我没骗你。真磕暖气管子上了。不过你要想让唐靖轩过来给我请假我也不拦你。”

  “那算了。”柳晴突然声音变得很正式“小小臣。你能答应我件事么”

  我想了想“什么事?”

  “以后别总打架了,能学学点,别老是瞎混。就当是为了我。行么?”

  “就这个?”

  柳晴点了点头“就这个”

  我一听就笑了,柳晴啊柳晴。这个不就等于没说么。口头约束对我几乎没有什么约束力。不过我没表现出什么,点了点头“嗯”

  “答应这么痛快,你是认真的不?”

  “当然是,请不要怀疑我的人格”

  柳晴在电话里乐了乐“还人格。你有啥人格啊?”

  我刚要反驳,就听见走廊里有人咳嗽,如果没听错的话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是我们年级主任。

  我赶紧对着电话里说“媳妇。我这边来老师了,先不跟你说了奥,放假我去找你,么么”说完把手机揣进了兜。

  我往外走了两步,把头往出一伸

  尴尬了。

  我们年级主任正好走到门口,刚要进来。我俩四目相对。

  我首先从惊愕中回复过来,叫了声老师好。

  段长吓得使劲扶了扶眼睛,直接就踢了我一脚,俩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你特么,猪头啊。上课不上课在厕所待着干啥呢”

  “没有老师,我没干别的。刚上完厕所。正要回班呢”

  “没干别的?这么大烟味你跟我说你没干别的。啥叫干别的?给学校点着算干别的?”

  我赶紧摇了摇头,心想老师你可别往我身上扣帽子。

  “老师我真的是来上厕所。烟不是我抽的”

  “不是你抽的谁抽的”

  更q新B最快上%酷/匠e网Zq

  “张帆!”我说了句。“老师,张帆抽的。我进来的时候他刚走,还问我抽不抽呢。就是张帆抽的,四班张帆”

  年级主任想了想“滚,以后上课别出来上厕所”我低下头,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骂了他一句,然后灰溜溜的回了班级。

  接下来就比较平淡了,无论什么课,都统一姿势往桌子上一趴。我坐在靠门,所以我没睡,眼睛一直盯着门外。

  刘天坐在我前面,笑嘻嘻的跟我说话。

  “臣。你听过夜太美么?”

  我皱了皱眉“谁唱的?知道歌词么你”

  刘天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比划“就内个,内个内个,萧敬腾。夜太美,尽管再危险什么”

  我皱了皱眉“卧槽卧槽?听着咋这么熟悉呢。”

  “是啊。我好感觉好像听过”

  前面吴雨阳实在是受不了了,拿起一本书回头一把砸刘天桌子上了“你俩有病吧?还特么夜太美,那特么叫王妃”

  ……

  过了一会我听见有脚步声,站起来一看,由校长和三个老师组成的校园黑社会正朝我班走来。

  “查课的!查课的”

  我班得有二十多个趴桌子的,只用了三秒不到。连着老师带着学生。都坐的笔直笔直的。我撇了撇嘴,心想你们反应这么快为什么不去打联盟。

  正常查课的都是从后门看一眼就走,可现在在我班后门已经趴了快一分钟了。而且看的正是我这个方位,而且大有要开后门进来的意思。

  我看了眼大华,他正以一种很怪异的姿势睡觉,说趴着还不是趴着,说坐着也不是坐着。

  校长还在看。我以为校长在看他,用脚踢了他好几下他也没醒。

  “别这样”我说到。

  刘天在前面接话“得这样”

  校长开了后门,我把眼睛闭上在心里默默的为大华默哀。

  可谁想到,天有不测风云。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校长抓住了我的脖领子“这节啥课”

  我当时就蒙比了“地理”

  “那你这啥书?”

  其实我真不知道我桌子上摆的啥书,我记得从我来这个学校到现在,桌子上一直都摆的这本。

  校长又翻我桌堂,越翻越生气,翻完脸都绿了。在我桌子上拿起书照着我脖子啪啪一下。给我拍的这个酸爽。

  学校刚发书的时候我就好几本都没有,但我感觉用不上,也就那么地了。其次发的书太多,沉。每周五串座不好串,我就把书全扔寝室了。

  “你是学生么?桌子里特么一本书没有。你来干啥来了”

  然后伸手一指我“你叫啥名”

  “陈臣”

  校长回过头跟一起内老师说“陈臣,记上。”然后又看向我“这次先给你个警告处分。再有一次,你也别特么念了。”说完气势汹汹就走了。

  刘天冲着我说“傻比了吧?让你嘚瑟”

  我撇了撇嘴,没说话。

  “看你这么可怜,我告诉你个秘密把。其实校长最开开始看的是大华。然后才注意你书不对的”

  “你咋知道?”

  “猜的。”

  我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乐意咋发现的咋发现的吧。走,抽根烟去”说完就往厕所走。

  老师在前面“唉唉,干啥去干啥去”

  我愣了愣,才想起来还没下课呢,摸了摸头又尴尬的坐了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说: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