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得跟你交了多少钱似的,你这个猹”

  “闭嘴,钢叉。”

  刘天伸手一指我“小陈臣,你不服是吧”

  “呦呦呦,你整这一出是跟sei俩呢”说完我把外套一脱就要跟他练练。

  张帆瞪了我俩一眼“别特么丢人了,行么兄弟?你俩谁行,跟我华哥比划比划,让你俩一起的”

  大华在一边掰了掰拳头,“对,陈臣,你要行你跟我比划”

  “草。帆帆那话是对我俩说的,你凭啥就让我跟你比划”

  “就凭你出卖我。行不”

  $.酷匠S/网;唯`(一S正《版,w“其他y都‘是-盗.版_~

  我尴尬的乐了乐“行,哥,一点毛病没有。老弟怂,你别欺负我”

  我们几个一路打打闹闹回了班级,看见我们班亲爱的班长也是张帆的后桌,吴雨阳同志正在座位上吃着多麦馅饼。

  吴雨阳看见我们几个进来,冲着刘天摆了摆手“猹哥,你上通报了”

  刘天伸手指了指自己“叫我么”

  “废话,不然你以为呢?”

  刘天瞪大了眼睛“你管我叫啥?”

  吴雨阳想了想“猹哥啊。你不叫这个么?我听他们都这么叫啊。有什么问题”

  刘天无奈的乐了乐“没,没问题。挺好听的”转头看向张帆“都特么赖你。非得特么让我读那个”

  张帆踢了刘天一脚,转身就跑“傻比,我特么让你读你就读啊”

  “我草你大爷。你给我站那”

  他俩一个追,一个跑。就跟老小学生似的。我说“你看我华哥多安静,都不闹。你再看看他俩。啧啧啧,同样的班级同样的老师,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大华在一边吃着包子,没理我。吴雨阳乐了乐“陈臣,你还说别人呢。你都欠班级多少个拖布了,也没见你买过。”

  “先欠着吧,最近钱有点紧”

  “最近钱紧?我看你们几个就没有富裕的时候,一直都紧”吴雨阳一点面子没给我留,毫不留情的拆穿了我。

  被她看穿了我的套路,不好意思的乐了乐“没毛病奥。我们都比较随性,用一句小说里的话我陈臣不过人生只活心情”

  第一节课英语,老师挺年轻的,管她要了好几次微信都没给我。

  她领着读了一会课文,然后让我们挨个读。我粗略的算了下时间。一篇大课文,以我班人的平均水平,一个人大概需要五分钟的时间能读下来。由于我是最后一排,所以我不担心,因为我感觉轮不到我。

  于是乎,我挺了挺胸膛,眼睛盯着班级这点人来回看,看看到时候谁读不下来好埋汰埋汰他顺便说几句话。

  我没事,张帆就显得有些尴尬了。他上次考试抄多了,所以坐的是前排。一个一个读,一个一个坐下,马上就轮到我帆哥了。

  我都已经做好看他笑话的准备了,不料我帆哥急中生智,往桌子上一趴,装睡。任凭旁边的人怎么叫他都不行。

  我指着张帆“老师你看着没,啥叫滚刀肉。张帆你好套路啊”然后班级人都跟着乐。

  老师走过去拽了拽张帆耳朵“张帆,起来读课文”

  我在底下接话道“火车进站了,进站了”老师瞪了我一眼“阿里河阿里河”

  全班又是一阵哗然,这时我帆哥一看不行了,假装迷糊就站了起来,嘴角还微微挂有笑意。

  我一阵无语“帆哥。还装呢”

  张帆缓缓睁开眼睛瞅了我一眼,模糊不清的道“啥啊,我睡觉呢”

  “就你这个样,不去演戏可惜了。”

  大华也在底下接话“帆哥,你入戏太深了”

  老师一直瞅着张帆,张帆一看不行,回头瞅了吴雨阳一眼。又转过头看着老师。

  吴雨阳在后面小声提醒道“whatisyourname”

  张帆清了清嗓子“whatisyourname”

  吴雨阳“howoldareyou”

  张帆“howoldareyou”

  刚开始吴雨阳还小声提醒,后来就放开了,她读一句张帆读一句,用了近二十分钟,愣是把这篇课文读下来了。

  老师乐了乐“张帆你这读一篇课文自己没咋地给人家吴雨阳累坏了”

  张帆脸红都没红,就跟课文是他自己读的一样。

  “本来心思每个人都读的,没成想这张帆读了这么长时间。练习册拿出来,咱们做点题吧”

  全班又是一阵哗然,张帆成为了班级的人气王,老多人在后面跟他抱拳。

  “谢了啊帆哥。你是真能挺,我还正愁我咋读呢哈哈”

  “谢谢帆哥。如果没有你我估计我又要卡脸了”

  对此张帆只是乐了乐,手一挥“小事。以后有事找我”

  “小人得志”

  我小声跟刘天说,却一不小心被张帆听见了,张帆皱了皱眉“陈臣,怎么跟你帆哥说话呢”

  然后班级就有些沸腾了,大有对我群起而攻之的意思。我乐了乐“行,帆哥。你等中午回寝室的”

  “同学们,20道选择题,从张帆开始”

  我愣了愣,这我也不会啊。我连忙看了看我周围,我们整个小组六个人,都不会。

  就这一愣时的功夫,差俩就到我了。

  “完了完了,这不马上到我了么。”我生怕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着急道。

  陈牧冶回头看了看我“没事臣哥,你不用读,有口型就行。别的我来”

  我想了想,麻痹的,只能这样了。

  “陈臣,到你了。第7题”

  我哦了一声,站起来用眼角扫了扫陈牧冶,陈牧冶对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321

  我嘴唇动弹了一下,没出声。陈牧冶在底下“elephant”

  静,出奇的静。大华他们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心里隐隐有些发慌。

  老师愣了愣,“继续啊。下一个到谁了”

  老师没听出来。

  我大华刘天。连着我们这个小组的其他俩人,都是陈牧冶读的,我们都有口型。我乐了乐“冶哥,好套路啊”

  “嘿嘿,有感而发”

  这个套路我一直听说过没见过,今天用了觉效果还不错,毕竟双簧,国粹,没毛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说:

无论这本书多少人看我都会坚持写下去的,加油↖(^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