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华听了这话就在那偷着乐,乐了一会孙哥自己也乐了。

  “王冠华,你看你刚开学的时候多好,现在咋这样了呢。这也就是我,你说这要是校长听见了你不又有事干了,天天就知道整这些没用的”

  :z酷@@匠X网唯一P-正版;,#其i他|都y是◎x盗版◇f

  “还有你,陈臣,你自己混就混了,我也管不了你,但你放过王冠华吧,算我求你了,行不”

  我正愁怎么回答呢,大华就一脸大义凛然道“孙哥,跟陈臣没关系。我乐意跟他玩”

  孙哥一阵无语,拿书照着大华的脖子一拍“你乐意跟他玩,那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呗?”大华还要说话,看了看孙哥的眼神,悻悻的闭上了嘴。

  “其实我挺喜欢你俩的,没啥大毛病。”

  我一听,立马接话道“那肯定是没毛病啊”

  孙哥看了看我,想说什么,但又叹了口气“算了,你俩回去吧,记得买两个拖布,下次注意点。”

  我俩点了点头,就回去了。

  我俩回班级发现没有人,一看课表,是听力课。互相看了看,就往五楼听力室跑

  “最后一个是王八”

  听力老师是个男老师,四十多岁,也挺幽默的。到听力室,回到座位,我看见讲台上站了俩人,仔细一看是张帆和刘天,他俩正在读一篇鲁迅先生写的一篇短文。两人读的绘声绘色的,底下也都很安静在听着。

  “嘿,讯哥。你还记得我么?”

  “你是?”

  “你忘了?深蓝色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

  “闰土!你是闰土!”

  “不。我是猹”

  张帆愣了愣,十分的配合“那闰土呢?”

  “闰土上街卖瓜让城管打死了。”

  全班哄堂大笑,张驰也跟着乐了乐。老师拍了拍手“好,非常好,拓展练习。”

  我华哥伸手指着刘天“哈哈哈。老师你没听见么?这比是猹,你赶紧让他出去站着去”

  老师指着大华“王冠华,你出去”

  “猹都不用出去,凭啥我出去?我这人混的还不如个动物了?”

  “你扰乱课堂纪律。再说我让你站一会不行么”

  华哥想了想“行吧,那我就委屈一下。不过我要以我的方法站着,那样有气势。”

  然后我华哥在全班的注视下,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听力室。

  没两分钟,咣一声就给门撞开了。就往里走,老师,同学都瞅着他,他视周围一切为无物。

  然后我华哥以一副胜利者的傲人姿态走到了我旁边,顺手把书拿起来,就去后面罚站去了,老师没说一句话,华哥是如此的自觉。

  班级非常安静,等我华哥站好以后,全班哗然。

  老师看着他摇了摇头“哎。你说你这样的来不来有啥用,你多跟陈臣学学,都是后排的差距咋那么大呢。好了,书归正传。张帆刘天,你俩继续”

  听力室本来就黑,窗帘也是遮光的。在里面除了大屏幕啥也看不清楚。我往桌子上一趴,颇为舒适。。

  我是被人叫醒的,而且醒的时候是在班级。我看了看同桌大华“我咋在这呢?”

  “那你应该在哪?”

  “在哪不在哪的也不应该在这啊?”

  大华把手放在我额头上摸了摸“你穿越了吧。你想在哪?”

  “咱们不是听力课么?当然应该在听力室啊”

  “还好意思提听力课呢?睡得跟个死住似的。”

  “那我咋下来的啊?”

  “你能怎么下来的,草。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哦了一声,拍了拍刘天“猹,水给我喝口。”

  刘天把瓶子随意一扔,回头瞅着我“你骂谁猹”

  “骂你。你是猹”

  “你特么才猹呢。”

  “我猹你爹老篮子,你猹”

  “你特么钢叉”

  “你特么项圈”

  “卧槽尼玛”

  就这样,我和刘天因为谁是猹的问题展开了激烈探讨,最后由于声音太大被老师叫出站着。又被孙哥看见被罚了一天,还买了几个拖布。

  看守所的后半夜是安静且渗人的。轩哥背靠着墙,眼睛死死的盯着跟他同一个牢房的那几个人。

  轩哥在里面也呆了十多天了,这段时间,轩哥抽过他们抽剩的烟头,吃冰冷的馒头,睡得是稻草。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后背上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这倒不是说狱警没帮他,如果没有狱警,轩哥只会更惨。

  轩哥旁边还有一个人,刚进来没几天,不太爱说话。二十多岁,胳膊上有纹身,但看不清纹的是什么个观音挂坠。

  他站起来,从裤腰带里拽出来一根铁链子,就是古惑仔里陈浩南用的那种。奔着那几个人就过去了。拍了拍内个龙哥,龙哥骂了一句刚睁开眼睛,汪金林一拳就打龙哥脸上了。然后拿着铁链子绕了一圈就缠脖子上了,使劲一拽,龙哥惨叫一声。

  旁边那几个人醒了,其中一个就冲着汪金林扑过去了,汪金林一个没注意被扑倒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抓住铁链子。那几个人围着他一顿踢。

  轩哥在地上捡起一块磨得很尖的石头,就冲过去了。照着一个人脑袋咣咣就是两下子。打倒一个,把石头一扔,奔着汪金林就过去了。

  一把拉起汪金林,汪金林又一拉铁链,那几个人都不动了。

  龙哥跟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双手护着脖子“爷爷,爷爷我错了,饶了我吧”

  汪金林看都没看他,继续使劲,龙哥已经有些翻白眼了。那几个人看了眼汪金林“爷爷,我们错了,在这么再去就出人命了”

  龙哥趴在地上,不动,应该是晕过去了。汪金林十分霸气的站在那“都特么给我跪下”

  那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窸窸窣窣都跪下了,低着头。

  汪金林踹了龙哥一脚,俯视着他们“以后这个看守所。我抗”

  第二天,高级中学。

  我们几个早起去食堂买饭,就看见体育老师正领着几个人在学校里各处游走,在一个地方停留一会,又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我们挺纳闷的,就跟在他们后面看。

  “草,学校坑咱们钱就买这些玩意了”刘天指着一个摄像头骂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