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捱到了放学,我们四个回了寝室,我们寝是六人寝,还有两个也是我班的,一个叫陈牧冶另一个叫张驰。

  张驰平常比较低调,一般都是独来独往。而陈牧冶则是比较开朗的那种,还搞笑,人缘也好,一直是班级的早餐小王子。

  我刚回寝室直接就扑到床上了,奔波一天了也累坏了,想洗洗脚,又实在是不愿意动“小冶哥,帮我打点水去呗一会”

  陈牧冶乐了乐“行,你水壶在哪呢,一会我去的时候顺便就帮你打了”

  张帆说“冶哥,我也不想动啊”

  刘天和大华他们见状也都跟着起哄“冶哥,我们都不想动咋整啊”

  陈牧冶挠了挠头“这么多我也拿不了啊,要不你们都放脚底下把,一会我多跑几趟”说完诚恳的笑了笑,拿起水壶就往水房走。

  其实我们都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而已,谁也没说是欺负他咋地。只是我们同情心泛滥的张驰就看不过去了,一把拉住陈牧冶,水壶往地下一扔,吼道“他们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你特么欠他们的?”

  我从铺上跳了下来,瞅了张驰一眼“跟你有啥关系?你有病啊”我说完这句话张帆他们也都站起来了。

  见状陈牧冶赶紧赶紧在旁边拉我“干嘛啊臣哥,闹着玩的,闹着玩,我去给你们打水”说完捡起水壶就要出去。

  我一把把他拉了回来,从兜里掏了根烟,点上“不是你打不打水的事,让你打水是跟你闹着玩呢”然后我指了指张驰,继续道“就是不知道这个傻比从哪窜出来的”

  张驰瞪了瞪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出了点小名就真特么觉得自己行了?操”

  张帆看了看张驰“我们从来没觉得自己行,是你在这充当特么摆事大哥”他好像特别不乐意听别人说他是摆事大哥,咬了咬牙,一拳就冲我打过来了。

  我一低头,顺势一顿,直接就给他扛起来转了两圈就扔张帆上铺了,咣一声,好像还磕着了。

  我叼着烟,眼睛斜视着他。张驰跳下来摸了摸脑袋,指着我:“行奥,你牛比,记着这事,没完奥”

  天地良心,我最烦的就是别人用手指头对我指指点点的。

  我火顿时就上来了,正好刚才在七班打仗还没发泄完,一个箭步冲过去给他按倒咣咣就是两拳。张驰躺在地上边防边喊“有种你就打死我”

  当时我也挺暴躁的,张帆他们就过来拉我。张驰顺势爬起来冲我比了个中指,“你也不行啊,等着奥”然后没等我回话,开寝室门就就去了。

  其实我们本来没心思怎么样张驰,就心思埋汰埋汰他得了,毕竟都一个班级的。可谁知道他脾气太酸性,说了他几句居然动手打我,还拿话激我。

  张驰走后,我坐在寝室床上,抽着烟,挺闹心的。张帆他们也都不说话,陈牧冶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不过我们谁也没让他去打水。

  坐了一会,我站了起来。“草,出去玩去,不特么在这地方呆着,闹心”

  第二天早上,我在床铺上睡的正香,忽然感到有人推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着大华,一脸的不爽。

  “别吵吵,我睡觉呢,昨天晚上那么晚才回来你不知道啊!”

  “不是,臣哥”大华一脸无奈,“楼下来了好多人,都高二高三的。指名道姓骂你呢!”

  “骂我?闲的啊骂我”

  “臣哥,你忘了昨天你给张驰打了?没多一会人家就带人来了,你倒好,打完就跑去唱歌了,他们等了你一宿,谁知道你这么有刚一宿没回来”

  我打了个哈欠“啊,想起来了,不过昨天我是真忘了,他们也是,等我一晚上他们不困么?”

  大华挠了挠头“臣哥,你还是先穿衣服起来吧,一会他们进来了。”

  接着我伸手就一大脖溜子“你慌啥,进来了挨打的也不是你”说完摸了摸枕头下,摸出一盒烟,六块钱的红河。随手点了一根。然后火急火燎的开始穿衣服。

  没几分钟砰一声门被踹开了,走进来的有十来个人,除了张驰都是生面孔,其中有一个瞅着眼熟,但叫不出来名字。

  “陈臣,行啊,一躲就是一晚上,我还心思你不敢回来了呢”

  我使劲抽了口烟,把烟头猛的往地下一甩“,你这话说的好像特么没长牙”

  “草泥马,骂谁呢你”张驰说着就往前走。我也是从床铺上跳下,“老弟你可真社会。”

  i酷`匠网正版+‘首+发

  张驰还没等靠近我呢,就被刘天拦下来了“咋的啊人多欺负人少啊。”

  张驰眼皮抖了抖“你是什么玩意,没你事靠边”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大华从一边站了起来,拿起地上的暖壶,往前猛地跑了两步,一暖壶照着张驰就扔了过去”去你妈的”

  这暖壶就是一个导火索,张驰转身一躲,砰的一声,暖壶就摔倒在了地上。

  紧跟着,张驰叫来的一个人猛的一拳照着大华的脸就轮了过去,

  大华猛的一个侧身,照着这人肚子就是一脚,

  就看见“哗啦”的一下,两拨人直接就干到了一起。

  我连着揍翻了两个人,就冲到了张驰的面前,那边大华手上顺手从一边桌子上面抄起来了一份盒饭,

  照着张驰的脸上就拍了上去,张驰猛的低头,扣了他一脸。

  这是时候刘天已经到了他边上,一拳就抡到了张驰脑袋上,张驰一抬脑袋,接着我上去就是一脚。“我去你妈”我话音刚落,张驰内边又冲上来几个人,寝室满屋狼藉,这人们摸到什么就用什么,前后仅仅几分钟,双发打的不可开交。

  张驰这边一个人从后面直接给我拽倒了,然后三四个人一拥齐上给我按那了,我看了看张帆他们,大华趴在张帆身上,旁边也是四五个人围着踢。

  刘天也没强到哪去,还没倒下,不过也很快被淹没在人群中。

  张驰走到我面前蹲下,“老弟,你太狂了知道么”跟我我摸了摸怀里,想掏姚宏给我的刀,可想到已经送给李聪了,无奈,只好作罢。

  眼睛瞪着张驰,不说话。

  张驰看着我说“知道你们不服,咱随时整。反正都一个班的”说完很狂妄的笑了笑,带着人走了。

  看他们走远了,我坐起来,随手摸了根烟,看着满屋狼藉,和一地的盒饭,既不服又无奈。

  “兄弟们。受苦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