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厕所正抽烟呢,就看见两人推门进来了,骂骂咧咧的。他俩看见我楞了一下,转身就跑。

  刘天把烟一扔,冲着他们两个就喊“草泥马,站那”就追出去了,给上厕所的人都整一愣。我对刘天的速度还是挺有信心的,就没动,张帆他俩也继续在那抽烟。

  没一会刘天抓着其中一个衣服领子就给拽回来了。边往回走边骂“小逼崽子,还想跑,真特么惯的你”然后往我面前一扔。

  我想都没想直接给了他一个嘴巴子“操你妈的,你不挺牛逼么”他没还手,我又是一脚“咋不还手呢,怂了?”他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然后张帆他们就都动了,张帆照那小子就一脚,就给他踹倒了,他咬了咬牙,想站起来,刘天又是一脚。

  我看了看他,蹲下拍了拍他的脸,从兜里掏出根烟强制性的塞到他嘴上。

  “内天晚上你们内几个,一个一个来奥。告诉他们晚上走道小心点,我有的是时间。”之后我站起来就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他一眼“记住了,我叫陈臣”

  从厕所出来,大华一脸崇拜的跟我说“臣哥你刚才太帅了,尤其是最后内句我叫陈臣,你咋心思说的”我乐了乐“电影里不都那么演的么,打完人回头喊一句我叫谁谁谁。”然后他们就开始乐。

  班级里,我问刘天“天,剩下那几个都谁你能认出来么”刘天说“早就打听明白了,他们有四五个都七班的,剩下俩是八班。”我乐了乐“那行,一会下课就开整。”

  没一会老师进来了,就开始讲课。这课给我讲的属实是有点困,我拍了拍大华“华哥帮我看点查课的,下课叫我”大华点了点头。

  下课,我张帆刘天连着大华,上楼直奔七班。我直接推门就进去了,一眼就认出来上次堵我内几个人了,他们正在墙角不知道商量啥呢,估计他们也没想到我敢来他们班级,一脸的诧异。上节课我们在厕所打那人也在。

  他们班没有老师,我拍了拍大华让他把门关上,然后走着就过去了,看了看他们“你们谁领头”他们内边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子就站起来了,看了看我一脸不屑“我领头,咋滴”

  我顺手摸了个椅子直接砸他身上了“我特么让你领头”他站起来,骂了句“我操你妈”接着伸手就要打我。我使劲一拽就给他拽倒了,骑他身上咣咣就是两拳,接着他们内点人就都上手了,好几个人把我拉下去,围着我就踢,很疼,我本能的用双手护住脑袋。

  刘天他们也都动手了,刘天一把抓住一个人的头发就往墙上撞,也不管有多少人打他,就抓着一个打。打着打着他们班就沸腾了,骂人声尖叫声汇成一片,有的小姑娘就跟疯了似的往外跑。

  大华跑过来踹我旁边内人一脚,那人回头看了一眼,我顺势站起来,一脚就给他踹到了。“大华,去帮天”大华点了点头,眼睛通红奔着刘天内边就冲过去了,“操你们妈”接着一把拉过刘天,抄起个凳子就拍一个人脸上了,那人嗷一声捂着脸就不动了,刘天接着一脚就给他踹倒。

  张帆也急眼了“打,打坏了算我的”也抄个凳子跟着就冲人堆里去了,不管谁谁就是一顿抡。

  两边人数本来就差不多,我们这边一个个就跟吃疯狗比了似的,越干越有劲。我一脚把旁边一个人踢倒左右看了看,他们内五个已经没有站着的了,张帆一脸狰狞“操你们妈,以后都特么长点记性。”

  他们内边有一个人躺地下就在那瞪张帆,我帆哥直接一脚踢他肚子上了,“乐你麻痹,这特么给你惯的,在特么乐一个我看看,来”

  那人也不吱声,只是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打滚。张帆蹲下使劲扣着他的脸“乐啊,我特么让你乐呢。”

  +"酷Hl匠网&正版B》首发

  我过去拉了拉张帆,跟着冲他们乐了乐“我叫陈臣,也就是你们说的内五公里哥,你们要是服了,咱就拉到,不服,咱就继续。都一个年段的低头不见抬头见,整呗,谁能吓唬谁啊。操”

  刘天看了看表,过来拉我“行了臣,差不多了,一会老师该来了”

  我随口吐了口吐沫“我刚才说啥了记着点奥都,不服随时来找我,就你们这几个比人我可一点都不惯着”

  B市看守所……

  轩哥穿着特定的衣服,躲在角落里啃着馒头。旁边四五个大汉在那抽着烟看着轩哥不怀好意的乐。

  其中一个大汉冲轩哥勾了勾手“来,你过来”轩哥想了想走了过去。走到一半的时候那人突然说道“别动,你别动”然后就拿烟头扔轩哥,边扔还边在那乐。轩哥没反抗,捡起他们抽剩下的烟头,皱了皱眉,抽了两口。咧着嘴吐了口烟。

  那人一瞪轩哥,走过去一下就给轩哥推到了,一脸狰狞的看着轩哥“我让你抽了么”轩哥站了起来,没说话,双手攥紧了拳头,两只眼睛死死瞪着他,那眼神就好像要硬生生把他撕裂一般。

  那人被轩哥看的一虚,随即又挺了挺胸膛“呦,你还敢瞪我?”一摆手,剩下内几个人也过来了,把轩哥围到中间。接着一拳打在轩哥脸上“我不管你在外面咋样进来了就得给我守规矩。知道么”

  轩哥叹了口气,缓缓松开了紧紧攥住的拳头,嗯了一声,接着那人乐了乐,满意的点了点头。

  “姚冀轩,有人找”外面的狱警喊到。

  轩哥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那几个人乐了乐“你叔要给你带啥好东西了记得拿出来跟哥几个一起分享奥,不拿出来啥后果,啧啧啧,自己想吧。”

  另一个人也跟着说道“不管你在外头关系多硬,进来了都特么一个样,我可不认识你什么县长市长,我只认识所长”说完很嚣张的在那笑。

  狱警打开门,轩哥跟在狱警后面出了铁皮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说:

望多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