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第一天,我们三个,加一块一共六个五公里。别人训练的时候,我们在跑。别人休息的时候,我们也在跑。别人吃午饭的时候,我们还再跑。当着全校的面,一跑出名。

  跑步的时候我们就闲唠嗑。毕竟大家一起挨得罚,也挺有共同语言。我看着跟张帆一起进来的那位“兄弟,怎么称呼”

  他冲我友好的笑了笑“刘天”

  “哦,我叫陈臣”说完我指了指张帆“这是我表弟,叫张帆”张帆瞪了瞪我,没有说话。

  这两个五公里跑完,我们三累的都走不动道了,我感觉腿发软,就跟不是自己的似的,刘天还稍微好点,只是出了点汗喘着粗气,张帆就不行了,长时间不锻炼,累的脸红脖子粗的,直接就瘫倒在操场上了。我跟他说话他都理我,摆了摆手,看样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趁着休息,王钰洋拿了几瓶水过来了,给我们三一人一瓶,看着我们“明天接着迟到奥,再跑两个五公里”我急忙摇了摇头“你快拉倒吧洋哥,这给我们都累成啥样了”

  洋哥说“累么?我看你们挺乐意跑挺开心的啊,边跑边唠。当着全校面跑,感觉怎么样。牛比么”我想了想“属实挺牛比”洋哥乐了乐“行了,不跟你们扯了,让你们休息俩小时。一会过来集合奥,抓紧吃点饭去把”说完就回我班队列了。

  我站起来背起张帆,叫上刘天,我们三直奔食堂就去了。还没等说话呢,食堂阿姨就拿出三份饭来“是刚才挨罚的那三个孩子吧,拿饭吧。你们教官特意吩咐给你们留的”

  可能是年纪相仿的事吧,我就感觉我们这个年轻小教官特别好相处,人特好,虽说罚我们跑了两个五公里把,但丝毫没有影响他在我心里的地位。

  吃完了饭,刘天叫了我一声“走啊,抽根烟去”我想见张帆来着,但我看他这状态抽根烟容易过去,就没叫他,让他在这趴一会。

  抽烟真是男人之间增进感情的一种很好的方式,通过对话,我感觉刘天这个人挺实在的,我打算先跟他交交看看。

  我俩正在厕所抽烟呢,门突然来了,给我俩吓一跳,本来就因为迟到罚了五公里了,这要是抽烟再被抓到那可爽了,等着跑死吧。

  烟抽到一半,我俩立马就扔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往外走,进来的是一个学校的老师,估计是闻到烟味了,看了看我俩,没管。

  我俩就这么心惊肉跳的走了一路,生怕这老师心情不好了给我俩叫过去。出了厕所,刘天拍了拍胸脯“吓tm死我了。我tm心思又要挨抓呢”我笑了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我俩回到食堂,叫醒了张帆,溜溜达达就回操场了。跟洋哥打了个招呼,加入了队列。进去队列我才发现,我班女生颜值普遍高啊,这可给我激动够呛。

  不过不得不说,跑完五公里之后。我感觉浑身都轻松了不少。第一天军训完,洋哥跟我们打完招呼,跟着另外那几个教官一起回了部队。我们回到班级里头,座位都是随便坐的,班任现在前面,我第一次看到班任摘掉墨镜的样子,挺精神,一瞅年轻的时候也是风流倜傥内种类型。

  班任看着我们“有的同学已经认识我了。有的还不认识我,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友光。是你们的班任兼语文老师,如果,你们高二不分文理的话,高中三年,我会陪你们共同度过。”之后又磨磨唧唧说了一堆,我也没怎么听,就是听他说今天要上晚课挺tm不是玩意。

  我特意问了一下我的寝室。104是个六人寝,我张帆刘天,还有三个不知道是谁。

  好不容易坐到晚课第一节下课,张帆站了起来“走啊,臣,抽根烟去”我点了点头,叫了叫刘天,刘天说他先喝口水让我们先下去。我也没当回事,就下楼了,我们下楼,有三四个女的上楼。带头内个长得还挺漂亮。我就没忍住多瞅了两眼,还没看几秒钟呢,内女的就跟发疯了似的冲我喊“瞎jb看啥,草”

  我愣了愣,指了指自己“你说我呢?”这架势给张帆也给整蒙了,往原地一站都不知道该干啥了。“废话,不tm说你说谁呢,你还想怎么滴啊。咱今天就说道说道”说完楼也不上了,三四个小姑娘给我往中间一围,瞪眼睛瞅着我,这个牛比。

  fD更新J最快上◇7酷.)匠F网

  我刚想说话,刘天就下楼了,一个劲的拽我“走走,臣,别理她们”其实我本来想好好说道说道的,可后来一心思刘天拉我肯定有拉我的理由,所以也就顺着他下楼了。

  下楼以后刘天跟我说“带走内女的,叫孙嘉。高二都挺多人管她叫姐呢,挺厉害的”

  本来我对这个孙嘉就挺好奇,他这么一说我就更好奇了,烟我也没抽。我说“你俩瞅着,我去瞅瞅去”说完我一个箭步窜回了二楼,鸡毛都没有。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应该在三楼呢,我又一个箭步窜上三楼,眼前的景象属实吓了我一跳。孙嘉正扇一个男的嘴巴子扇的正来劲呢,旁边内几个女的还在旁边补刀,给内男的一顿踢,那男的就低个头在那挺着。旁边还有一帮人在那拉架。

  我下意识的就要网楼下跑,可一回头咣一下子,我的鼻梁跟张帆的额头来了个亲密接触。刘天在一边无奈的看着我“怎么样。我就说让你别上来吧”

  我看了看张帆,后者在那偷摸看着我乐。我赶紧给了张帆一个眼神。我做出一副不要命往上冲的架势就朝着孙嘉他们过去了,我帆哥果然没辜负我,直接就上来一把拉住我就往回拽。我这一下子给刘天也整一愣“你tm真是我哥啊,这都敢往前冲”说完也过来拉我,我顺势往后退了一步,让孙嘉看不着我。

  我缓了缓,撸了撸袖子又做了往前冲的架势,“我tm今天必须要个说法”又是张帆带头和刘天俩人强行给我拽回来。

  这时我偷摸对张帆投去了一个完美的眼神,张帆也回了我一个同样的眼神。这就是默契,这就是我和张帆的终极套路。欲擒故纵。我俩一唱一和,一点瑕疵没有奥。

  后来不知道谁喊了一路老师来了,孙嘉这才停手,不紧不慢的往楼下走,路过我的时候,额外瞅了我一眼“陈臣,我记得你”

  我很屌的甩了甩头“我不记得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说:

有瑕疵及时指正,欢迎读者朋友多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