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一脸蒙比的看着我“臣哥,你知道你在哪个寝室么?”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张帆非常懊恼的蹲在地上,点了根烟“那咱俩tm晚上住哪啊”我又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张帆急了“你tm倒是说句话啊”

  我想了想,说“你可以回家啊,你有啥慌的”张帆抽了口烟“我都跟我妈说不回去了,再回去多卡脸”我乐了乐“行奥,这是你说的。那我去你家住,我就乐意卡脸”说着我就往张帆家方向走。

  我本来想这么说逗逗他,可没想到我帆哥一点都不慌,拦都没拦我,还冲着我乐“去,你牛比你就去。我现在回家我妈都不带给我开门的,你就大胆的去,到时候看我妈给不给你开就完了。”

  听完这番话,我停住了脚步,想了想,也是,以及亲儿子都不给开能给我开么。我就问他“你妈为啥不给你开门啊”

  张帆说“因为我跟她说我不回来了”

  我说“别放屁奥。你说这个跟他开不开门有啥关系”张帆顿时瞪大了眼睛“怎么没关系。我妈从小就教育我说话要算数,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撇了撇嘴,一脸的不信“就拥护这个就不给你开门?”

  “当然不是”张帆贱贱的笑了笑,摆出一副还是你懂我的表情“这不前两天放假么,还赶上我妈出差,我就把她车钥匙偷出来开车玩去了,然后一个不小心,就给刮了,这不我妈就急眼了么。”

  “这才多大点事啊,那你当时为啥不直接让轩哥找人来”

  张帆问我“这事找轩哥过来干啥?”

  我说“修车啊。轩哥认识那么多修车的,喷个漆还不快么,还能等到你妈发现?”

  张帆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那眼神就跟要杀了我似的似的“你傻比把。不是车刮了,是我tm给人刮了,我爸赔了tm30000多呢,你个臭傻比。”

  这特么给我乐的前仰后合的“傻比,就你那两下子还敢上道呢。”

  张帆一脸的郁闷“得得得,这事我不想提,太丢人,你赶紧想个地方”

  我看着他乐了乐,把烟头扔掉,踩灭。“那还用想么。中兴包宿被”张帆看了看我随后又摇了摇头,“我不想包宿,准确点说应该是不想和你包宿”

  我挺纳闷的,就问他“为啥啊,我还能带你赢,多好”

  张帆一脸害怕的表情“你忘了咱俩上次包宿的事了?第二天开学典礼都迟到了,明天军训,我可不想迟到”

  张帆说起这事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嘿嘿一笑,就推张帆“有把帆哥。我最近新练了一手奥拉夫,非常生猛,带你上分……”我俩对着墨迹。墨迹了能有十多分钟吧,最终张帆没艮过我,还是被我整到了网吧。

  我俩一人开了个包宿,又买了两碗泡面几根肠。找了俩连坐,就开始打撸。玩了几把就感觉脑袋越来越沉,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又是相同的场景。张帆一边拿拳头打我一边咆哮“草拟大爷,你个大傻比。我就说不来包宿不来包宿,你tm非得包,又尼玛波迟到了”

  我朦胧的睁开眼睛,看了看表,八点五十。开学第一天又迟到。虽说挺严重的,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笑。我就感觉跟张帆在一块睡觉特别踏实,一踏实,就不容易醒,一不容易醒,就容易坏事。

  我边乐边骂,“那你还心思尼玛波呢,不赶紧跑”张帆看了看我“你不跑?”我摇了摇头“你先跑吧,我得洗个头”

  张帆一副你疯了的样子,随后又叹了口气“算了,这世界太疯狂了。臣哥,你自己保重”说完一下子就窜了出去。

  其实我算准了张帆会回来,因为我看见了他椅子上的衣服,和钱包,但我故意没告诉他。我管网管接了洗发水和毛巾,不紧不慢的洗了个头,嚼着口香糖就往学校走。

  快到学校的时候我就看见我帆哥正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回跑。我乐了乐“咋的了帆哥”张帆脸都绿了,边跑边冲我大喊“我tm衣服钱包都tm掉中兴了”

  我大声的笑了两声,笑的很狂放,也很不羁。

  我进学校的时候保安一开始还没让我进,后来是班任过来给我整进去的。我一脸不安的跟在班任后面,往我班队走。班任带了个墨镜,我也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班任看了看我“陈臣是吧。昨天晚上上哪野去了,军训军训迟到,寝室寝室也没回,是不不想念了”

  我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想,想,咋不想呢。花12000来的呢”

  我看不清班任表情,但应该是笑了,“你还知道你花12000来的啊,照你这么嘚瑟,念不了多长时间就得回家”

  我贱贱的笑了笑,偷摸跟班任说“那你得指点指点我啊老师。我还想充分发挥我这12000的价值呢”班任说“行,等有时间我教教你怎么作(zuo一声)还没事。你先给我站队去。”我点了点头,就往我班队列走。

  我班教官是个挺年轻的小伙,叫王洋,今年才18。王洋看了看我“你叫啥名”我当时就心思怎么能给他留个好印象啥的。于是我抬头挺胸屁股一撅“报告教官,我叫陈臣”

  酷J_匠m网M正☆%版/f首$、发)

  接着我就感到屁股一疼,就听见王洋的声音“能不能好好跟个人似的别整那死出”我老脸顿时一红,顺势就把头低下了,我班那些可爱的同学们就在那乐。

  王洋看了看我“你去,先给我跑个五公里。算是惩罚。第一天就敢迟到”我哦了一声,刚要认罚,就看见班任又过来了,后面还跟了两名男子。一名是张帆,另外一个不知道是谁,个头不算太高,也不壮,但就给人一种很有料的感觉。

  班任把他俩领到这就上一边看着去了。王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俩。就乐了“你俩比他来的还晚。去,给我跑两个五公里”张帆和另外一个人顿时脸就拉拉下来了,我就在那乐:我跑一个五公里就够倒霉得了你俩跑两个,越想越搞笑。

  我正在这乐呢,王洋又给了我一脚“乐个屁。我让你乐了么。你也给我跑两个五公里,去”

  我顿时感觉天都塌了。全班都在那乐,张帆他俩连着别的班的都在那乐,唯独我乐不出来,满脸铁青的看着教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