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家的时候我,我妈正在那做饭呢。我说“妈,我回来了”我妈看了看我“你还回来啊,这都放假几天了”我笑了笑“这不刚放假么,我内边也有事啊,这不忙完就回来了么”

  我妈说“考啥样啊你,你估计能考上高中不?”我想了想“说实话啊”我妈瞪了我一眼“废话”

  我说“那估计是够呛了,我都没咋写,不会”我妈叹了口气“我记得你原来学习挺好的啊,啥时候开始混的”

  “我那怎么是混呢,我多消停啊,你看我给你惹事么”我妈把围裙解开,放到椅子上“这倒是真的,你要再给我惹点事啥的,这日子也不用过了”说完敲了敲我脑袋“赶紧的,端饭。一会你爸回来了,瞅啥呢在那”

  我嘿嘿笑了两声,帮我妈收拾碗筷。没多一会我爸回来了,穿着一身工作服骂骂咧咧的。其实我长这么大,一直都不知道我爸到底是干啥的。我只知道他认识很多人,无论是什么层面的,他都有认识的。

  我妈总跟我说我爸就一普通工人,但说实话我一直不太相信,总觉得老爸的身份没那么简单。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总不在家,家里一整就来一群陌生人,在我家嚷嚷说找我爸。记得有一次,我跟我发小出去玩,回家的时候看见楼下停了七八台车,全是黑色的,当时小,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车。总之直觉告诉我他们是来找我爸爸的。给我吓得愣是没敢上楼。

  过了能有两个多小时,我看见一群穿黑色西服的大汉下来了,特别有气势。上了车。缓缓开出了我家小区。我才敢上楼,上楼之后就看见家里茶几上多了一个黑色的箱子。我妈在那哭。我就问我妈妈咋地了,我妈也没告诉我。

  我趁我妈不注意偷偷打开了那个黑色的箱子。完全被惊呆了,箱子里全是钱。整整齐齐的,还是连号。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我激动的跑着过去跟妈妈说,换来的确是妈妈的一顿毒打,并且告诉我永远不能碰那个箱子。

  再后来这种事情还发生了很多次,我也就见怪不怪了。在我上四年级的时候,我爸回来了,那些人就再也没来过。

  ;更RH新最《快)上,:酷B匠t3网

  我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冲着我乐“傻小子,啥时候回来的”我像个小绵羊似的坐在我爸旁边“这不刚回来么”说完指了指我的箱子“东西还没来得及放呢就帮我妈收拾碗筷来了”

  我爸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拿了一根就要点,我看了看,是四块钱一盒的红河。我从我爸手里把烟拿了过来,然后在我爸和我妈诧异的目光中掏出两盒中华拍在了桌子上“爸,抽这个”

  我爸笑着给了我一拳“我tm花钱出去让你嘚瑟去了?档次还不低。没收”然后狐疑的看了看我“还有没了?都拿出来”

  我说“没了,就那些都让你没收了”

  我爸点了点头“你小子,还学会抽烟了。考试考咋样啊”我苦涩的笑了笑“就那样吧”

  我爸问我“那你高中还想不想念,不想念跟我上工厂干活去吧”我立马摇了摇头“想念,那必然想念啊。跟你出去干活还是在等两年吧”

  我爸想了想“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给你找找人,但事先声明。你要还是混,我肯定不带让你去的”我一听,立马来了兴致“那你放心。肯定不带的”

  然后我们一家三口就开始吃饭,我的假期生活也正式开始了。回家的第二天,去理发店整了个当时挺流行的飞机头。然后在我家小区附近的KTV当了一个月服务生,赚不赚钱无所谓,主要当锻炼了。

  李叔也没来我家,不过李聪但是来呆了几天,有人陪我说说话唠唠嗑也挺好的。总体来说这个假期过得还算有意义吧。

  开学的前一天,我妈送我上车,叮嘱我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啥的。我都一一点头,因为我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该懂事了。

  开学第一天,我先去张帆家找了张帆,因为在假期的时候张帆就我打了电话告诉我如果我上高中要先找他。然后我俩一起去找了轩哥。

  轩哥看到我的时候激动够呛,见面直接给了我一拳,一脸的兴奋“你小子没让哥失望,果然来上高中了。”

  我笑了笑“那你看。”

  张帆看了看我俩无奈的摇了摇头,“两位爷,能先别比比了么。傻比轩,能不能先陪我俩把入学证明办了”

  轩哥挠了挠头“这不太久没见臣太激动了么,忘了,忘了”然后我们就开始乐。

  学校的名字起的挺有意思,叫高级中学。而且由于今天开学,一般都是家长跟着来的,向我们这样几个孩子一起来的。少之又少。我进里面一瞅,“也挺大的哈,比咱们初中大多了”轩哥看了看我“能不能有点出息,初中跟高中能一样么。再一个咱这一共就俩高中,这个就属于次的那个。”

  我十分没出息的笑了笑“管他好的坏的呢,有的上就不错了”轩哥和张帆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教学楼前面一共有十二个大牌子,这一届学生的名字都在牌子上,一个牌子是一个班。我们三费了老大劲才挤进去。我和张帆被分到了一个班,高一四班。

  由于我们是自费生。按照规定步骤,我们需要先交12000自费钱,在交学费,如果想要住寝还需要交住寝费。一切妥当之后拿着学校开的票子去找班主任。班主任签完字,就OK了。

  在我刚刚见到班任的时候,我被深深的震撼到了。也能是他刚剪完头的事,几乎是光的,穿了个绿色的跨栏背心,带个墨镜。当时我就心思,这哪里是老师啊,这明明就是社会赖子么。

  当时班任看了看我们三,“你们三都是我班学生啊”轩哥摇了摇头“我不是,他俩是”

  “啊”班任冲他笑了笑,然后指了指我“明天把你头发剪了奥,不符合学校规定”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张帆以为没看见他呢,于是上杆子问了一句“老师我的呢”

  班任瞪了他一眼“我没说你你就合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