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闯一看我这么能喝顿时来了性质,伸手一直我“来臣,给我倒点。”

  我摇了摇头,我这酒这么好,我能给你倒么。嘴上说道“今天咱俩就比比,看谁先不行。”

  李闯狐疑的看着我“你确定要跟我比?”

  我突然有一种被轻视了的感觉,直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是一口一杯。我皱了皱眉头,mlgb的,没涮干净!

  然后我俩我一杯他一杯,我一杯他一杯的,俩人都有点受不了,他是喝酒喝的有点难受了,我是喝水喝的想上厕所。

  就这么一杯一杯的喝,我内大半瓶陈氏二锅头就剩个低了,我正在想一会喝没了怎么办呢,突然他冲我苦涩的笑了笑。?

  “老了,这要搁半年前,你绝对不是对手”我笑了,现在我也不是对手好么。然后我对着我笑了笑,“你赢了,我,喝不了了”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俩就一起去了厕所。

  我看着他吐,给我恶心的也差点吐了。

  回到包间的时候李闯就不行了,躺沙发上开始睡。姚宏就叼着烟,一直瞅着我乐“行啊,我说你这半个战斗力怎么突然这么彪悍了,原来你这酒是特制的。”

  我不懈的看着他“这叫套路,懂不懂”

  “你那不叫套路,叫套。”姚宏抽了口烟指了指李闯“他傻,就往里钻”

  我看了看包间里的人,我和姚宏,以及正在玩手机的杨旭?剩下的都已经站不起来了。

  我脑瓜子也有点疼,毕竟没涮干净。

  姚宏。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杨旭,你看着他们。臣,你跟我去结账”我俩同时点了点头。

  姚宏围着桌子转了一圈,睡觉那三人内个人他都得瞅上一瞅,再用手指头点上一点。我就挺纳闷的,问他“你干啥呢”

  姚宏比划了个手势“嘘,别吵吵”

  我更费解了,“啧,你特么到底干啥呢,”

  姚宏没有说话,不过他瞅了第三遍的时候突然停在了轩哥那里。

  然后我瞬间就懂他在干嘛了。

  他动作很轻,拿起了轩哥的衣服,又在我和杨旭诧异的目光下光明正大的掏出了轩哥的钱包。

  然后对着我说,“走。结账去”脸一点都不红,这脸皮,果然是练过的。

  记得我小学的时候,我班一个同学当着我同桌的面拿了她一根铅笔,然后我同桌去找她要的时候,他一脸正经说那是他妈给他买的,给我同桌气的嗷嗷哭。

  我觉得姚宏的脸皮,比起这个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六个人,一共花了500多。社会我宏哥直接从钱包里抽出六张百元大钞,还是连号的内种,当时觉得特牛逼。然后对我说,花别人的钱就是爽。

  我都不屑于看他,骂了一句我俩就往楼上走,心思叫杨旭他们撤退呢。结果就被一个服务员给叫住了,那服务员说我们把包间造的跟狼窝似的,需要给60块钱打扫费。

  我宏哥又趾高气扬的从钱包里掏出一张100的非常屌的来了一句“不用找了”。然后就在那哈哈笑。

  我像看啥比似的看了他一眼,花的又不是自己钱你有什么可得意的。

  当时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叫了出租车,原计划是把我的行李,连着轩哥塞到一辆车上。

  杨旭李闯和张帆一辆车,我和他一辆车,直接到租房见。

  可我想了想,轩哥可以丢,但我的行李不能丢,我就跟姚宏说把轩哥自己放一辆车上得了,这么大人,丢了就丢了。

  姚宏想了想“没毛病,就这么干”然后让我等会,他说他去跟他们说一声。当时我就傻傻的点了点头,站在那等他。

  可谁知道这小子转身就上了杨旭他们内车,我看呆了,都忘记拦住他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我旁边飞过。

  我回头一脸嫌弃的看了看睡得跟智障似的轩哥,伸手拦了辆出租车,费劲巴力的把轩哥和行李整上车,松了一口气“师傅,新区”

  这一路上轩哥就没消停,他说他想吐,我还没有塑料袋。只能让出租车停一下。可是,这一路上轩哥至少说了七回想吐。十分钟的路愣是整了半个小时。

  好不容易熬到了租房,我看见门口有个白白净净的小伙,我下了车一只手扶着轩哥一只手拿着行李往里走。内个白白净净的小伙拦住了我。我缓缓放下手里的行李,低头看着他。

  他向我伸出了手,友好的笑了笑“陈臣把,我叫刘峰,杨依依的准男朋友”

  原来张帆说的内个男的就是他,怪不得杨依依会接受他。长得挺帅的,而且一瞅就是内种学习非常好,还不打仗的那种人,属于那种理想型的对象吧。无论哪方面都比我强了太多太多了,除了身高,我占不到一点优势。

  我相信如果和我对比相信大家一定都会选择他吧。

  想到这我心里隐隐有些挫败感。

  杨依依啊杨依依,你知道我多喜欢你么?我一直在想你,你却忘记了我另找新欢。

  我心里顿时隐隐有一股想放手,不想再去打扰她生活的念头。

  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他看我没有要跟他握手的意思,悻悻的缩回了手“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

  我习惯性的掏出烟点上,看都没看他。“这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真的是理都不想理这种傻比。一把推开他就往里走,谁知道他居然差点被我推倒,这小子居然这么弱。

  刘峰咬了咬牙,又一个箭步冲过来拦着我让我给他一个承诺。“我只是想让你别再打扰她的生活,你一个小混混有什么?你能给他什么?你有什么能力给她幸福?”

  这几句话如同刺一般扎在我心里,我没有说话,抽了口烟,静静的看着他。

  他还在那不停的讲一些文绉绉的话语,什么将来啊,以后啊,什么的。我陈臣扪心自问,我不是那种特别有远见看事情看的特别远的人,我只在乎眼前,只珍惜那些值得我去珍惜的人。我没有好的家室,没有有钱有势的父母,我并不在意那些。

  因为这些都是无法选择的。

  但我有一群有情有义的兄弟,有一颗拼搏进取的心,只要你敢往我身上赌,我拼了命也不会让你输。

  或许是他的声音太大了,打扰我兄弟们睡觉了。我听见一声开门的声音,然后就看见姚宏斜叼着烟,晃晃悠悠就往过走。

  边走边骂“草特么nima的,在这喊tm啥”

  然后一瞪刘峰“你特么想干啥”

  这一瞪给刘峰吓的当时就说不出来话了,假期的时候刘峰跟杨依依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见过姚宏的。

  “宏哥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找臣哥说点事情”

  我看了眼姚宏“算了吧,没啥事,你把我行李拿起来,进去”

  ◇》看S;正v版0章(。节上酷匠pW网o

  由于刘峰一直站在我面前,所以我就轻轻推了他一下想进去,可谁知道这小子居然直接就躺倒了地上。

  然后我就听见一声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陈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说:

走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