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一会我回头看了看,内老头没追过来。我俩停下了脚步。

  李聪很平静的看着我,平静的有些可怕“陈臣,你的可乐挺好喝啊,那么大岁数的人了喝完都能追咱俩半条街”

  我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啊哈哈,是啊,谁知道那可乐里有什么,幸亏你没喝”

  “你就给我装奥,陈臣。我都把你的性格摸透透的了,瑕疵必报。内杯可乐应该是你特意给我准备的吧”

  “怎么会呢,我是那种人么”我真的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他告诉了我爸我都不敢想象我回家会面对什么。

  李聪想了想“这么的,作为补偿你这个假期得听我的”

  我毫不犹豫的点头“行,咋滴都行。”

  就这样,我在李聪的压迫中度过了一个假期,这一个月跟我的发小们也没见几回面,大部分时间都跟李聪待在一起受她压迫。离开学还有半个月的时候,我爸回来了。

  走过了几天,李叔接走了李聪。临走的时候,李叔对我说下次放假的时候他来接我,带我到他那边呆上一呆,我说行,然后李叔又给我扔了两千块钱让我自己买点啥,我也没推脱。

  李聪跟我说了一堆话,告诉我对自己好一点啊,别想她啊啥的,说有空就去我学校看我,让我有事给她打电话啥的。我也都一一记在心里。李聪这个人,我发现真的让我有些离不开了,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一个假期。我都在想如果没有她压迫我我会不会不习惯。

  我也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我把姚宏送我的那把折叠刀送给她了。我说这是我至今为止最难忘的回忆。李聪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说她会好好保留的。

  终于,他们离开了,目送着他们离开,心里微微有些苦涩。我爸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去吧,走远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

  我点了点头,他们走了,我也该准备准备回学校了,我的兄弟们在等着我,我相信杨依依也在等着我。

  我妈问我什么时候回学校。我说我想提前两天回去,收拾收拾宿舍,买点东西啥的。我妈说行,然后给我订了回学校的车票。

  临走的时候,我妈除了生活费又额外给了我500块钱,让我吃好点,照顾好自己,好好学习。

  我说“会的”

  看了看我爸和我妈愈发苍老的面容,叹了口气,之后我坐上了回b市的火车。

  ……

  更p9新¤、最快%上p酷=\匠G网@9

  当我下车的那一瞬间,看到那收悉的站牌,我长舒乐一口气。

  拎着我的包走在这片收悉的土地上,颇为舒适。

  不过令我费解的是我上车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轩哥他们了,这我都到站了,还没看见他们。

  正当我纳闷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黑,我就被人绊倒了。

  我还心思我被人偷袭了呢,由于看不见,就用手一顿呼噜。

  不过当我摸到那个熟悉的发型时,我就笑了“傻比杨旭,我cnm”

  那个数字而又贱贱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呦,还敢骂我,兄弟们,整他,别控制”

  “卧槽,你们能不能有点创意了,相同的招数用两次”我大声咆哮道。

  接着轩哥他们都笑了“相同的招数用了两次成功了两次,怎么的”

  当我再次看到他们的时候整个人都激动的跳了起来,轩哥,张帆,杨旭,以及李闯。

  经过上次的事情,李闯这个弟弟也加入了我们,搬进了我们寝室,也都挺合得来的。

  “终于看见哥几个了,颇为舒适,话不多说,一会喝,我请客”

  张帆过来给了我一脚“行啊,你这弟弟,发财了啊”

  “那是,不看看你臣哥是谁”然后他们就在那乐

  轩哥瞅了瞅我“咋样,激动不”

  我对着轩哥点了点头“激动,挠挠激动”

  “那你看到他会更激动”说完轩哥打了一个响指,

  姚宏!!!

  这一下子我声音都哑了“兄弟,久违了”

  我这一句话我们顿时所有人心情都不美丽了,看到姚宏我就想起我们当初被宋明远欺负时的场景。

  张帆被逼下跪,姚宏为了让我们不受委屈,拿刀扎了宋明远,进了少管所。

  想着想着眼眶就红红的。

  姚宏是对我最好的一个哥哥,每次出去打仗他都是冲在最前面,第一个挨打的是他,下手最狠的也是他。

  每次打完仗出事,都是他和轩哥两个人扛。挨打了,他明明自己伤的很重,但都会跑过来先安慰我们,认识他,哪怕一起挨了那么多次打,可我从来就没后悔过。

  姚宏走过来抱了我一下“兄弟别哭,啥话一会酒桌上说。”还对我笑了笑。

  他变沧桑了不少,由于进少管所的时候头发都剪掉了,现在也是只有一层。

  “李猛呢,他咋没来?”

  杨旭在旁边笑了笑“这小子在家还没回来呢,也没打个电话啥的,等他回来必须整他一回”然后我们就都在那乐。

  轩哥摆了摆手“走着吧,哥几个”

  我们几个人,肩并肩,靠在一起,哼着我们都最爱听的beyond的不再犹豫,这种感觉,我原来真的从未有过。

  我缓缓闭上了眼睛,愿时光善待你们,我最重要的兄弟们,真情成就非凡。

  酒桌上,我,轩哥,姚宏,张帆,杨旭,李闯。

  轩哥先起了瓶啤酒,“今天你们谁能给我喝到,我以后就管谁叫哥”

  接着姚宏很不服的站了起来“阿轩今天这声哥你是叫定了”

  接着俩人就在那喝,我们就开始起哄。

  我看了看旁边的张帆,“帆帆,杨依依最近怎么样,你们看到她了么”

  “她跟我们还是和从前一样,见面该打招呼打招呼的,只不过她身边多了个男的,不知道是谁”张帆喝了口酒对我说。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不会放弃的”

  张帆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后悔么”

  我抬起头看着张帆,坚定的摇了摇头“不后悔,如果时光能够重来,我还是会那么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橙熟说:

要签约了,竟然开心不起来,方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