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懒得反驳他了,在我心目中,像他这么变态的人物,根本就是一个冷血动物,怎么可能有自己在乎的他呢?

  不过有一点让我有些奇怪,就是那个名叫小熙的小女孩,她的身上似乎有一种奇怪的魔力,就是会让人情不自禁的对她产生好感!

  这如果放在世俗之中看,就是褒义词,说明这个小女孩天生惹人喜爱,但是放在这个世界里,我就有些怀疑了,她应该是有一些蹊跷的地方的!

  想到大嘴对她呵护有加,喂她饭的场景,想到大嘴甚至露出一抹父爱关怀的表情,我就感觉有些发憷,这是什么情况啊!

  搞得她是大嘴的亲生女儿一样,关键是大嘴这个家伙都没有谈过恋爱的,哪来的孩子。

  一定是那小女孩有毒,大嘴中了她的毒!

  我暗暗想道。

  此时,我们走过了一段长长的黑暗甬道,就进入到了一个地下世界。

  这个地下世界十分的壮阔,但是四周依然黑暗。只有在路上看到一些点点的星光,似乎是萤火虫一般,发出微弱的光芒,不过却是照亮了眼前的一段路。

  不多时,我们终于进入到了一个地下宫殿,这个地下宫殿看起来存在很久了,很古老的样子。

  因为在这地下通道里左转右绕的,让我根本就记不得到底来的路到底是什么样的了,就算是现在叫我一个人回去,我都找不到回去。

  不过,我反正也不是要通过这个通道回去的,所以我就不用在乎这些。

  进入宫殿之后,周围也是出奇的清冷,一个人都没看到,一个鬼影子也没有看到。

  现在我可是开通了天眼,如果有一丝蛛丝马迹,也逃不过我的眼睛。

  不过当我走到宫殿门口的时候,我就忽然感觉到一阵心悸,我感觉到里面的存在似乎是非常强大的,我的左手此时就感觉到一阵发烫。

  我想凝视一下,穿透这个墙壁,想看看里面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但是当我开启天眼,我的目光触碰到宫殿的墙壁上的时候,竟然感觉到眼睛一热,似乎是受到了反噬。我竟然看不透这宫殿,这让我感觉到心惊不已。

  此地虽然看起来没人,但是里面的存在却是非常凶险的。

  我当时就有些呆愣在原地了。

  我有一种不该来的感觉。

  当时脑子一热,想见一下姜涛的幕后人是谁,谁知道在快要见到的时候,我却有些动摇了,因为我感觉到了对方的可怕……

  手心在发烫,这是一种预警。

  也许,是我错了……

  “呵呵,现在感觉到害怕了吗?已经晚了,我家主人等你多时了,走吧。”姜涛似乎看出了我的情绪变化,推了我一把。

  我一个趔趄,就继续向前走,但是心境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此时心情有些沉重。

  一步一步的走,走过空荡荡的皇宫,那里有一盏盏昏黄的灯光,发出的昏暗光芒,将我的影子给拖的老长。

  四周很静。

  只有铁链子碰撞发出叮当声,还有我们的脚步声。

  终于,走到了大殿的最深处。

  我看到那里有一个皇位。

  在皇位上,则端坐着一个人。

  但是那个人戴着一个面具。

  我根本看不到他的真面目。

  而且,就算是我想动用天眼看真面目也不行,因为我的眼睛就算是皇宫的墙壁都无法看透,更何况是他的面具呢?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很久,很久……”这个人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他的声音很是沧桑,就像是酝酿了千年之久,这让我一阵吃惊,难道他认识我,不然何以说出这句话。

  “你找我有事?”我随口问道,我知道问他是谁肯定就是废话,他要是想让我知道他是谁就根本不会把自己隐藏了。

  “好久不见啊,难道不过来跟我叙叙旧吗?”他伸出手,示意了一下,叫我坐。

  我看了一眼,抖了抖身上的铁链子,说你这叫我怎么跟你叙旧?

  他看了一眼姜涛,我身上的贴脸阿紫就被解开了,铁链子被解开,我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活动了一下筋骨,我就大大咧咧的坐在一张桌子面前。

  “你来谈谈你对当前的局势的看法?”他说。

  我一愣,心说他想要我说什么呢,竟然是这个,我听到这话就想笑,我一个被隐瞒各种真相的人,我怎么知道当前的局势?

  我就老实交代了,“当前的局势,就是我根本不知道敌人到底是谁。”

  “还有吗?”他微微点头,问。

  “其他的,我哪知道。”我没好气的说。

  接着就反问他一句:“你觉得当前的局势怎么样?”

  我希望能从他的回答之中得到一些消息。

  但是这个家伙竟然微微摇头,说道:“我觉得很绝望。”

  我听到这话就有些想乐,如果这个人是我的敌人,他对局势感觉到绝望就意味着我的局势是乐观的了,但是这也不一定,他不一定是我唯一的敌人,从我目前推测出来的来看,就不止,其中就有一个永恒暗夜,十分的难缠。

  更x-新r&最%快%上1酷8-匠/v网N

  还有令人闻风丧胆的羽林骑,我现在也只是听到这名字,但是对他们根本就不了解,难道百里村出土的那些不死战士就是羽林骑吗?

  “那你知道,我找你来是什么目的吗?”他道。

  我听到这个问题就更不想回答了,对他一摊手,说不知道,不过听你的狗腿子说是想要我的眼睛?

  姜涛听到我直接骂他是狗腿子,顿时就有些生气,怒瞪着我,大概是忌惮皇位上的人,所以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我也懒得理他,这家伙什么鬼啊。心理极其阴暗和变态的家伙。

  他听到我的话却是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直直的看着我,我顿时有些紧张了,说你不是吧,难道真要挖我的眼睛?你有这么变态吗?

  姜涛听到我的话更是咬牙切齿,十分的忠犬护主的感觉,“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敢这样说话?”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你太吵了,可以闭嘴了。”我冷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