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小黑,真的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瘦弱的狗子了,真的长得太威武了。

  破晓此时都不禁发出一声轻微的惊叹声,“啧啧,一条得了大机缘的狗……”

  我看了一眼他,就向着小黑走去,小黑还是跟以前一样热情,见到我就扑,但是它现在真是长得太强壮了,我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差点都把我扑倒在地,我说小黑你慢点,但是小黑热情像是一把火,使劲儿往我身上扑,也不管自己已经长得跟一头小牛一样了,总有两百斤了,我也不知道这几天它是吃了什么东西,一下子长成这样了。

  婉月和张晓雪先是看的目瞪口呆,还想躲闪,但是后来认出是小黑的时候,更是惊讶无比,想过来摸摸它,但是又不太敢。

  “我看,你这些伙伴之中,就是这条狗,可以跟你一起……”破晓漫不经心的说道,一点都不顾及他们的面子。

  大嘴当时就有些不乐意了,“你这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连一条狗都不如吗?”

  破晓微笑,不置可否。

  婉月和张晓雪也有些面色难堪。

  我看了一眼破晓,然后就将他们给叫到一旁,准备跟他们好好说一下。

  “你们大概不知道,我和破晓这次要去干嘛吧?”

  “你们要去干嘛?”他们稍微冷静一下,问道。

  “我和他是要去找九幽王的,也就是一凡大师。”我说。

  “那不是很危险吗?”大嘴惊讶的说道。

  他是知道一凡大师的厉害的。

  “危险?”我苦笑,“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奋力一搏,我们本来就是一直活在危险之中。他们说一凡大师是永恒暗夜叛逃出去的,根据我的推测,一凡大师大概身上隐藏着秘密,或许是永恒暗夜所需要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永恒暗夜一直没有杀他的原因。”我说。

  当然,事实到底是怎样,我还不是很清楚,但是根据之前所透漏的信息,是大概可以推测到这些的。

  “所以,你们先在百里村等着我吧。”我说。

  这句话有些像是分别。

  婉月一下抓住我的手,满含热泪的看着我。

  而张晓雪一直欲言又止。

  我懂她的意思,她是担忧我的安全,但是她又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力量改变这一切。甚至一点点的忙都帮不上。

  “兄弟,按理说,我早就死了的。”大嘴长叹一声,“但是,因为你在许愿玉玺面前,许愿了一天,才让我重新复活,所以,我一定要跟着你的。”

  他说的很是坚定。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就将本来已经和我的脸庞融合在一起的魔尊鬼面取了下来。

  “大嘴,这件东西给你。”我将魔尊鬼面交到大嘴的手里,“它本来就属于你,我相信你戴上魔尊鬼面,一定能够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当初,大嘴怕我力量不足,就舍弃自己的生命,甚至包括他的奶奶,都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就是为了能够成全五行之力,成全我进入幽冥宫。

  原本以为进入幽冥宫,能够解开这一切的迷局,得到真相。

  但是,谁知道进入幽冥宫后,却陷入了另外一个圈套,这一切竟然是破晓的计划,而现在,我们也完全被破晓所掌控。

  所以,我现在将魔尊鬼面交给大嘴,一来这是应当的,这本来就是他的。二来,我确实是需要一个帮手。

  孤军奋战只有一种悲壮。

  而有一个兄弟陪伴,就会让人热血沸腾!

  即使,面对再强大的敌人又如何。

  大嘴接过魔尊鬼面,眼角却是忽然落下了一滴泪,他的手摩挲着魔尊鬼面,因为那鬼面的外表是显现出了他的奶奶的面孔。

  “奶奶……”大嘴哽咽。

  “走吧。”我拍了拍大嘴的肩膀,叫婉月和张晓雪小心一点,我和大嘴去去就回。

  但是心中依然有些放不下她们。

  这两个只是弱女子而已。

  “无妨。现在百里村被我的人所掌控,不会伤害她们的,你不必担心。”破晓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说道。

  我内心一震,果然,那些从土里爬出来的古代将士就是破晓的人……

  对于破晓而言,这足以证明他的暗黑属性,那一群古代将士就是妖孽般的存在!

  而现在,我却不得不跟破晓合作。

  “那……那好吧。”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点头。

  “小黑,你留下来保护她们吧。”我想了想,这样决定。小黑的实力我之前就见识过,此时又变得这么强大,而且它忠心耿耿,我很放心。

  随即,我就和大嘴就跟着破晓走到了大槐树那里。

  此时,大槐树处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大槐树上,也没有挂着任何尸体,只有一颗巨大的石头头颅摆放在大槐树下。

  而大槐树有根茎已经贯穿了那头颅,从中吸取营养。

  那不是普通的石头头颅。

  而是山神庙的神像头颅!

  头颅依然不断的散发出丝丝缕缕的血气。

  我看的心中剧烈震动,那群家伙……

  简直不可原谅。

  砍掉神像的头颅,给搬运到大槐树这里当做养料!

  大嘴看了看我,我看到他的眼神之中满是愤怒。

  我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现在,只有隐忍。

  ●:酷匠网首Vf发Gv

  “呵呵,这就是那所谓的镇压的破石头,实在是……不堪一击啊,在千年前,那个人取得了胜利,立下神像将他们镇压,千年后,却是遭遇这些人的毁灭性报复了,所谓,天道好轮回啊。”破晓似乎是不经意的说着。

  但是我的内心已经翻滚,已经沸腾。

  这个家伙真是太过分了。

  他所说的那个人,我昨晚还见到了,他就是当初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

  不知怎的,我看到这一幕,心中有些酸楚,看着神像头颅躺在地上被一棵邪恶的树当做营养吸取,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看来,他们已经去执行那件事情了吗?”破晓说道,他走上前去,伸出手,一掌按在了石头上面。

  石头顿时有细微的裂纹出现。

  “怎么样呢?”破晓说,“你看吧,这个世界中终究还是我们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