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惊讶的看着我,婉月和张晓雪也面露震惊,“那群妖孽太强大了,怎么能打的过?”

  我眼眸一冷,说道:“不一定,如果我下定决心,如果我和他们不死不休的话……”

  我此时战意滔天,管你是什么妖孽,千年前老子能收服你们,千年后,我依然可以!

  他们就沉默了。

  “你们的意志还不够坚定吗?”我长叹一口气。

  千年前,和我一起血战的伙伴在哪里?

  如今,这些伙伴都是贪生怕死之徒吗?

  “你们若是怕了,那你们留在这里吧,我一个人去。”我缓缓说道。

  接着,我就转身离去,手中紧紧握着魔尊鬼面,心中感觉到一种悲壮的感觉。

  我不怕死,可是,我真的害怕孤独的死去啊……

  通往断头崖的路,我很熟悉,不多时,我就走到了那里。

  但是,还没见到大槐树,却是见到了那个驼背老头,此时,他就坐在一块石头上,紧紧的盯着我。

  我就知道,这家伙是在阻拦我的路了。

  “你若是乖乖的待在牢房里,或许可以保一生平安,又何必非要出来,回到百里村呢?你应该知道百里村现在是有多危险吧?”他道。

  我笑了笑,说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想告诉你一句话就是,一个鸟笼可以关的住麻雀,但是无法关的住一只一心想飞天的凤凰的。”

  看w正i版w章节z》上6酷:;匠:.网~

  “哦?拿凤凰来比喻自己吗?”驼背老头目光闪烁了几下,最终缓缓的说道:“你的气质已经变了,你确实不再是那只任人摆布的麻雀了。”

  我微笑。

  “所以,你还要阻挡我吗?”我手中的魔尊鬼面霍然变成一把长剑,这个驼背老头,今日必死在我的剑下。

  “阻挡你,乃是大人交给我我的任务。”他语气坚定,从脚边捡起一把长长的镰刀,镰刀的刀柄是黑褐色的木头,而镰刀则有些破旧了,明显看到有几个豁口。

  他步履蹒跚的走到我面前,让我得以审视他的面貌。

  他的脸色黝黑,长相普通,就像是一个常年在山上砍柴的老头一样。

  一双粗糙的手掌紧紧握着镰刀木柄,那手背上也都是密布伤口和皱纹,接着他的手背青筋暴起,手中握着的镰刀呼哧一声朝我砍来。

  我看的仔细,知道这镰刀是朝着我左边的脖子砍来,轻轻举起手中的长剑,顺势一挡,只听当的一声,他的镰刀就被我给挡下。

  接着他又反手一刀。

  我轻飘飘的挡下。

  他的力道不是很大,我单手持剑,应付的轻松。

  但是我并没有掉以轻心,我知道这家伙是一个十分狡猾的老鬼,此时不过是故意示弱,想在我没有防备的时候给我致命一击。

  而我则在他的攻守中,找到他的破绽。

  终于,我找到机会,一剑刺向了他的胸口,只听噗嗤一声,他的胸口被我洞穿,他的脸色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而他的眼神却闪现出一缕狡黠。

  就在我吃惊的时候,他的后背竟然噗嗤一声冒出一股青烟,这股青烟一从他的后背冒出来,他那驼背就一下子干瘪下去,甚至整个人都像是一只老狗一般坍塌下去了。

  他的眼神渐渐变得无神。

  然而,却有着一丝解脱的意味。

  我看着那团青烟一直凝而不散,就汇聚在半空之中,且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

  我心中惊疑不定,原来这个驼背老头只是一个幌子吗?

  真正厉害的家伙是藏在他的驼背之中的家伙吗?

  “不管你是谁,今天也必将死在这里。”我盯着那团青烟,说道。

  “真是好大的口气啊,呵呵呵,我喜欢。”青烟张嘴说道。他是人形,我看得到他张嘴说话。

  接着,他张开双手,顿时他的左手有一团黑色的火焰在燃烧,在他的右手则有一团白色的火焰燃烧。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倒是想看看这家伙到底要做什么幺蛾子。

  出乎我意料的是,随着他手中黑白火焰的燃烧,我竟然看到他的身形渐渐显出了真身。

  他青烟的身体此时凝聚出了实体。

  那是一具十分完美的身形。

  肌肤胜雪。

  眸如星辰,面容俊逸。

  而在他的左右肩膀上,则燃烧着黑白火焰。

  这让我有些疑惑,一般,在人的头顶和左右肩膀,都是有着命灯存在的,这两朵火焰难道就是他的命灯吗?

  可不又不像。

  首先,我感觉这家伙不像是人。

  第二,即使是人也不会有将命灯显现出原形的,况且,要是显现命灯,为何头顶上的命灯却不显现呢?

  “来战吧,哈哈哈!”他仰天大笑。

  “我真是压抑太久了啊,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可不要让我失望哦!”他目光灼灼,一双狭长的美目爆射出缕缕冷芒。

  我二话不说,手持长剑就冲了上去。

  杀!

  我一剑斩了过去。

  “砰!”

  却是一声清脆的响声,他不动,但是却有一道黑铁盾牌挡住了我的剑。

  青铜盾牌上有一只面目狰狞的鬼脸。

  此时,鬼脸猛然张嘴,喷出一团黑烟,我连忙举起左手,手心的黑痣开启,释放出一缕漩涡,将那黑雾全都给吸收进去了。

  这让他一阵诧异,接着就听到一声长剑破空声,一把冒着白色寒光闪闪的长剑直接朝我的面门飞射而来。

  我急忙闪避。

  退开十多步,这才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他左右肩膀上的火焰竟然可以幻化成长剑和盾牌。

  刚才他根本没有出手,但是却有盾牌挡住我的攻击,有长剑对我攻杀。

  这个对手不简单。

  我暗暗在心底想。

  是时候,发挥魔尊鬼面究极的力量了。

  将手中的长剑幻化成魔尊鬼面的原始状态,然后,缓缓的戴在了脸上。

  魔尊鬼面,顾名思义就是一种面具。

  戴在脸上,才能发挥出足够的威力。

  但是我却是一直将这魔尊鬼面当成了一把武器而已。

  当我戴上魔尊鬼面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异象。

  我仿佛听到了有千军万马厮杀的声音。

  仿佛看到尸山血海的情景在面前出现。

  我早就知道,魔尊鬼面是一种十分邪恶的面具,所以不愿意戴在脸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绝世唐门和魅影的解封,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