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以为你能逃脱的掉命运吗?你可是不管走到哪,都是被盯的紧紧呢。”驼背老人声音沙哑。

  “我并没有想着逃走。”我沉声道,“我本来打算明天就回百里村的,你这是何意?”

  “我是何意,你还看不出来吗?”驼背老人道,“我想将你给囚禁在这里。你要是回到百里村,对我们的计划将不利。”

  我心里一阵咯噔,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要阻止我回百里村。

  “你到底想干嘛?”我问。

  “我知道,杀你是杀不死的,不过你沾到杀人犯的罪名,你就一辈子在这里待着吧,外面的生气,你不用操心了。”驼背老人说着就穿墙走了。

  这是在阻止我去探寻真相吗?

  我觉得这个局面中,似乎是有好几派的人在争锋,而我的存在对于驼背老人的那方是不利的。

  所以他设计将我囚禁在此。

  忐忑不安的等到了早上,我就接受了警察的审问,问我到底招认不招认。

  我说我没做过,我怎么招认啊。

  正在审问呢,一个警察就走了过来,对着审问的警察说了两句话,那警察就脸色一变,找我要身份证查看。

  我一看这情景就觉得坏了,这估计是查出来我是黑户的节奏啊,果然,那警察看了下我的身份证,又跑到电脑那里查询了下,最终脸色黑黑的,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查无此人,你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

  我也是懵逼了,我从小到大都是有档案的,在哪里出生,家里父母是谁,在哪上学等等信息都是有档案的,在公安系统中输入我的身份证号肯定是能查到信息的啊。

  但是现在我的档案消失了。

  ¤w看!w正版章{节$"上y&酷!g匠m网

  我就像是一个被剥夺了一切的人,父母都不认识我了,身份证也完全失效了,查无此人,甚至之前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对我的记忆。

  接着,又是几个小时的审讯,但是他们也根本从我嘴里得到任何的信息,我就像是一个根本不存在这个世界的人一样,他们联系不到我的任何熟人,也查询不到我任何的信息。当时就对我束手无策了。

  我也觉得这件事简直是蹊跷到极点了。

  这应该是那个驼背老头所作所为吧。

  之前,我在百里村的时候,就根本没有遇到这种事情。但是一出百里村,就遇到了这种事,他是想让我即使活着,也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对于我这样的一个特殊案例,警察那是相当的重视,都要上报给上面了。

  我被关在看守所里的时候,一度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样要黯淡无光了。

  当我被绝望所困扰的时候,却是在晚上的时候,警察局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是张晓雪。

  她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知道我被关押了,就跑了过来,给我作证,证明我的身份和清白。

  最后,局里也没办法了,因为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我确实杀人了,所谓疑罪从无,我就被释放了。

  “哼,要不是我来救你,你就一直被关押到天荒地老吧。”走出派出所,张晓雪扭头跟我说。

  而我此时心情还有些难以平复,所有人都要消失对我的记忆了,但是张晓雪还没有,她甚至还记得跟我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张晓雪,你还记得我,对吧?”

  “你神经病啊,放开。”张晓雪甩手就将我的手挣脱开,看着我激动的表情,还以为我发烧了或者忘了吃药。

  我还是忍不住激动,不过没有说什么,而是问她,最近有没有联系家里面。

  张晓雪说昨天刚打过电话的怎么了。

  我说你现在打个电话试试看。

  张晓雪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就找了个电话去拨打。

  我就站在一旁看着。

  我想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被抹除了活在这个世界的痕迹。

  嘟,嘟……

  然后就听到对面有人喂了一声。

  张晓雪就喊了一声妈,是我。

  但是对面却问,啥,你说你是谁?

  张晓雪说我是雪雪啊,妈!

  “啥雪雪,不认识啊。”对面疑惑。

  张晓雪就急忙说,“妈,你别吓我啊,我是雪雪,我是你女儿啊,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呢!”

  对面一阵沉默。

  张晓雪紧皱眉头,有些紧张。

  小店老板也好奇的看着。

  只有叹了一口气,这是徒劳的,看来我们牵扯进来的,都会被抹除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痕迹的,连父母都不会记得有我们这样的人存在。

  更不要提别人了。

  就是连公安系统都无法查询到我们这号人了。

  “喂,你是打错了吧,我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啊,我挂了哈。”说着,张晓雪的妈妈就将电话给挂了。

  张晓雪拿着电话有些不知所措。

  她的眼睛之中都有些水雾了。

  我看的一阵心疼。

  张晓雪不是我们百里村的人,都被牵扯进来了,真是让人难以理解,难道她真的是我命运中那个必须的新娘吗?

  哎。

  张晓雪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蹲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个时候,语言是最苍白无力的,只好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抱在怀里,还好,我们还彼此记得,并不是全世界所有人都忘了自己的。

  她蹭我一身的眼泪鼻涕。

  然后站起来又去拨打号码。

  一遍又一遍。

  最后张晓雪的老妈都烦了,问她是不是有病啊。然后就挂了电话,再也不接电话了。

  我一看情势不对了,就付了电话费就拽着张晓雪走了。

  张晓雪显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当即就决定回家。

  我找到大嘴和婉月,跟他们说了这件事,他们都沉默了。

  被所有人遗忘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一时,气氛都有些不好。

  但是张晓雪的情绪更不稳定,一直在那哭,显然是无法理解这种诡异现实。

  我们只好去买前往张晓雪家的票,但是身份证没法用,我们只好打了一个黑车去。

  哎,我们都是被紧紧绑在一起的蚂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沧州烧烤和涛心依旧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