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我和大嘴就将那尸体给扛回到了竹园之中,顺着那个洞口给塞了进去,然后用石头给封住。

  做完这些,大嘴还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着坟墓里埋着张晓雪啊。

  我摇头,走到坟墓那里查看。就找到一个石碑,上面写着张晓雪之墓。

  就只有这几个字,连日期都没有,而且石碑已经破烂了,被人连根拔起,倒在一旁。

  “我觉得在山神庙那里的孤坟,埋葬的就是我的尸体……”我转头跟大嘴说。

  这句话说得太突兀,直接把大嘴吓得有些目瞪口呆了,我笑了笑,拍了下他的肩膀,说道:“搞不好,在百里村的某处,也埋葬着你的尸体,甚至婉月的,也有可能有……”

  “这是以前都有的吗?看着坟墓的样子已很久远了,不像是最近做的。那么,很久之前,那些人怎么就知道后面有婉月,张晓雪会来到我们村子呢?”大嘴疑惑。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一个局,已经布局了很久,我们就是棋子,根本看不见整体的方向,也不知道那些人的目的,而且,我怀疑,这个局一直是循环的。如果一千年是一个循环,那么千年前,就有我,也有你,还有张晓雪,婉月,同样的一批人,然后做同样的事情,最后张晓雪死了,就葬在这里。我死了,就葬在山神庙那里。如果这次,我们的进程和千年前一样,那么结局也就很显而易见了……千年前,村子灭亡过一次,毁灭性的灭亡,直到十二年后,才有人进来。”

  我的语气很沉重。

  这种毁灭性的打击,任谁都受不了。

  最~新章y节上w酷Hs匠网-7

  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想必千年前,我依然也是涅槃重生体的,那有我的坟墓,就说明我也是真的死了,那么,我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张晓雪又是怎么死的的呢?

  “大嘴,走吧,去找找你的坟墓,如何?”

  我看向大嘴。

  大嘴直摆手说算了吧,我们还是回去烤羊吃吧。

  我点头,这个话题太沉重,我也不想沉浸在里面。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谁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

  回到家,就见我爸妈已经在那给羊剥皮了,看到我们回来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说好久没吃肉了,终于可以吃到味道鲜美的羊肉了。

  我笑了笑。

  爸妈一直生活在很简单的世界中。

  他们只想过着安稳的日子。并也希望我过着安稳的日子。

  他们最喜欢的就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哎,我该怎么办,才能让他们过上安稳开心的日子呢,不至于为了能吃上一顿饭而愁眉苦脸的。

  我和大嘴也上前帮忙,将羊皮剥掉了后,我们开始准备羊肉大餐了。

  当我们烤羊肉的时候,那一阵飘香,小黑在旁边看的直流口水,就是连在屋子里的婉月和张晓雪都闻到香味跑了出来。

  不住的在那咽口水,眼巴巴的看着。

  终于,我们吃到了一顿十分丰盛的羊肉大餐,饭后都很满足的摸着肚子。

  “现在村子里能找到一头羊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啊!”老爸感叹着说,“那口池塘里,鱼也快灭绝了……哎,这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我妈听到这话也是有些忧虑。

  我说爸妈你们别担心,老天一定会给我们活路的。

  张晓雪说我们先送爸妈出去吧,外面安全的多了。

  我心中一叹,送他们出去谈何容易,村子里还有一个隐秘的强者,一直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天渐渐的黑了。

  而我和大嘴就在房间里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就听到窗外有一阵狗叫声,是小黑。

  我心中就有些紧张了,这大晚上的,会是什么人过来呢?

  过路的吗?

  但是小黑叫的越来越急了。

  我就翻身下床,见到我爸妈也是一脸紧张的在门后偷看。

  我叫他们回去睡觉。

  大嘴就跟着我走了出去。

  我就见到有一个黑影子站在我家院子门口。

  小黑冲他叫一声,他就颤抖了一下。

  拿过手电筒,就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谁知道手电筒的光直接从他身上穿透过去了。

  没有实体吗?

  难道是一个灵魂?

  大嘴此时都有些慌了,说这恐怕是鬼啊。

  我说你别怕,就算是鬼,也分善鬼和恶鬼的,看他是正大光明的走正门,就应该不是什么恶鬼,他站在那里不走,就说明是找我们有事的。

  大嘴点点头,说道你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于是,他就冲着那黑影子喊了一声:“喂,兄弟,你有啥事儿啊?”

  我叫小黑别叫了。

  那黑影子就不颤抖了,慢吞吞的朝着我们走来。

  我很好奇这黑影子到底是是谁,应该就是我们村子里的吧?

  这样猜测着,但是就是看不见他的脸,我就迎了上去,谁知道此时忽然刮了一道风,直接将那黑影子给轻飘飘的吹了起来。

  都说鬼很轻的,果不其然,这个鬼不仅轻,还很虚弱,连一阵风都驾驭不住。

  我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脚。将他给拽了下来,谁知道拽他脚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一阵蹊跷,他的脚竟然一捏就扁了。

  将这家伙给拽到身旁,就去看他脸,一看,就是一个后脑勺,黑乎乎的,我就扶着他的肩膀将他扳了过来,谁知道他竟然没有正脸,他的正面和背面都是后脑勺。

  饶是我见惯了各种奇葩,也是有些心惊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啊,竟然没有脸。

  此时院子里的灯一下打开了,我这才发现这其实就是一个纸人。

  妹的,这把我气的,差点一把给撕碎。

  谁知道这纸人竟然说话了,“小兄弟,别生气,我是来给你带话的。”

  我一愣,就问他是什么人给我带话。

  “你如果相信我的话,那就跟我来吧,有一个人想见你。”他说。

  “是谁?”我大感好奇,难道是一直隐藏在百里村的那个强者。

  “呵呵,你认识的,你来了就知道了。不会害你的。”他说道。

  我说在哪?

  他说你且跟我来。

  大嘴直对我使眼色,叫我不要去,但是我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看看。

  毕竟,现在已经这么艰难了,该有转机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