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的脸朝着屋里看的时候,就发现房间里很是昏暗,根本看不清屋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我瞪大了眼睛,隐约看到屋里摆着一张床,床上似乎还躺着一个人。

  那个人背对着我,根本看不清男女老少。

  我忍住心中的惊奇,揉了揉肉眼睛,头就朝着窗户更近的凑了过去,想看清楚屋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是,当我的眼睛凑到玻璃上的时候,我眼前一黑,就看到一个黑影子从窗户上爬了过来,接着我就看到那竟然是一张干瘪的人脸。

  皱巴巴的脸皮,灰蒙蒙的脸色,几缕纠结在一起的黑发,一双浑浊的双眼死死的和我对视着,我猛然见到这幅场景,也是吓得一个哆嗦,连忙倒退两步,当我再去看得时候,那里却是空无一物,根本就没有人脸。

  -}酷#匠/网R首E发◎

  是我看花了眼吗?

  又或者是人脸爬走了?

  毕竟,这张人脸是爬过来的,只是……

  人脸又没有长腿,怎么会爬呢?

  我转头看了一眼大嘴,指了指刚才的窗户,问他:“这个房间是干嘛的?”

  大嘴看了一眼,挠了挠头,说道:“这个房间因为比较背阴,我们就没住,怎么了?”

  “里面也没放床吗?”我又问道。

  “那不废话嘛,没人住还放一张床在那干嘛?”大嘴说。

  我听到这话就沉默了。

  大嘴看我脸色不对,就快步走了过来,趴在窗户那看,“咦,里面怎么好像有个人在屋子里睡觉?”

  他这话一说出来,我的心就咯噔一声,果然是有个人的,不是我看花了眼睛。

  那个人是鬼魂,还是一具尸体?

  一动不动的。

  应该不是活人吧?

  大嘴转过脸,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我们进去看看吧。”

  张晓雪就眼巴巴的看着我,一副柔弱女子的模样,哪里还有作风强悍的女警察风范了。

  婉月则淡定许多,从背后抽出桃木剑,一看是断的,不知道啥时候折断了,她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个墨斗线,我说你这是要干嘛?盖屋子啊?

  在农村盖房子就是需要用墨斗线的。

  她白了我一眼,鄙视的说了一声蠢货。

  似乎很解气的样子。

  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我摇摇头,轻笑一声,说道:“幼稚!屋子里的,应该不是鬼魂。”

  “哼,你个白痴,知道什么?”婉月不服气,除了第一次见面,后来我都一直压她一头,让她早就不爽了,她可是一个正宗的术士,谁知道在幽冥宫一行中,跟我一对比,就像是一个业余的一样。

  而且她进入幽冥宫的目的还根本没有达到,辛苦了很久,就是陪我打酱油的,所以我很是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

  于是,又冲着她微微一笑,“你觉得在百里村,还有什么多余的鬼出来吓人吗?”

  婉月脸色一窒。

  百里村的鬼都莫名消失了,应该是被黑衣人抓走了。

  而以前的孤魂野鬼,也早都被团灭了,可以说,在百里村,没有一定实力的人或者鬼,根本就活不下来的!

  叫大嘴和张晓雪两人在外面守着,我手握魔尊鬼面,带着婉月率先上前,一脚踹开大门,然后就扑面而来一股霉味。

  首先吸引我注意的是原本放在厅堂中的棺材不见了。

  只留下放棺材的长凳。

  捂着鼻子,将门打开通气了好久,霉味渐渐散去,我们才缓缓走进屋里。

  长时间无人进入的密闭空间,空气之中二氧化碳含量过高,甚至有霉味就代表着那空气之中是有很多毒素或者细菌的,肯定要通气才行。

  就像是那些盗墓的往往会带着一只活鸡,目的就是为了验证墓室里的空气质量达标不达标,不然还没挖到一个宝贝就被毒死在了墓穴中,也是很亏。

  走进屋子里,四处打量,发现客厅那里有一张特别大的蜘蛛网,看着吓人。

  更让我有些吃惊的是,在那蜘蛛网上竟然……

  似乎有一张干巴巴轻飘飘的人皮……

  那张人皮就像是放了气的充气娃娃一样,发黄的皮肤,屋外吹来一阵阴风,那人皮就慢慢晃荡起来。

  头皮顿时发麻,虽然心底很不想承认,但是那绝对不会是跑气了的充气娃娃,而应该是实实在在的人皮,因为水泥地面上有一摊黑色的血迹。

  得多大的蜘蛛,才能将一个人给擒获并活生生的吸食了?

  握着魔尊鬼面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我很期待那只蜘蛛再次出现。

  但是,令人失望的是,那巨大的蜘蛛网上只有一张人皮,并没有大蜘蛛。

  婉月忽然紧靠着我,并伸出手紧紧抱着我的手臂,我轻声问她怎么了?

  她嗫嚅了下,说道:“我们之前不是看过黄老婆子吗?”

  她说的应该是在大槐树下,当时黄老婆子来阻止大嘴,我就点头说是,怎么了?

  “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活着的时候,不会给自己的遗照给放在桌子上吧?”婉月有些颤抖的说道。

  我刚才一直在观察头顶上的巨大蜘蛛网,倒是没有注意到大桌子,此时我猛然朝着大桌子上看去,果然……

  黄老婆子的遗照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上面,还有一个香灰缸在前面,有人给她摆放了遗照,并祭祀她?

  是谁呢?

  肯定不是大嘴。

  可是……

  除了大嘴,还能有谁呢?

  村民们,断然不会的,自己的死活都顾不上。

  那就应该是外面的人。

  那个人跟黄老婆子关系似乎还挺好的样子。

  我猛然想到一个人,头脑之中顿时感觉有一道惊雷炸响。

  一凡大师九幽王!

  肯定是他!

  我的手忍不住颤抖,看了一眼婉月,她此时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嘿嘿……”忽然,我听到隔壁竟然发出一声冷笑。

  那笑声无比的阴森。

  是那个躺在床上的人吗?

  接着,就听到身后传来啪的一声巨响,被撞开的大门,竟然自己关上了。

  “汪洋,屋里什么情况啊?关门干啥啊?”大嘴把门拍的震天响。

  我无瑕回答他,因为门一关,我和婉月顿时就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而且,我们感觉周身越来越冷……

  “沙沙沙……”

  轻微的脚步声,在慢慢接近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铭铭的解封,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