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雪先是迷茫的看了我一眼,接着听到我说要去塌方,顿时脸色一变,头一歪,又特么晕眩过去了。

  “这可不行啊!竟然又晕了,体质有些差啊!”我暗道,“不行,就算是我牺牲一点色相,也要让她醒过来,不然怎么给我们说说塌方的那里的一些情况呢?”

  “是啊,我都抱不动了。”大嘴也是一脸苦涩。

  我叫大嘴给她放在地上,然后我就趴下去,轻轻咬破舌尖,然后对着她的嘴,滴了一滴舌尖血到她嘴里。

  舌尖血和指尖血都是人体至阳的,能够驱邪,张晓雪之所以一直晕眩,就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普通人。进出幽冥界对她的身体损耗比较严重,沾染上了太多的阴气,所以让她的体质极度虚弱,现在的她就算又醒了过来,但是要是是去了塌方那种十分邪性的地方,肯定也会再次晕眩。

  所以,我就牺牲一点,给她点舌尖血,让她稍微好过点。

  不过,我这个举动在大嘴看来,就是故意占人家姑娘便宜了,一直在那咂嘴。

  婉月虽然也懂我的用意,不过还是跟着起哄,“哟,这光天化日的,这画面有些少儿不宜啊,大嘴你还是一个孩子,赶紧把眼睛捂着,不然长针眼跟你说!”

  大嘴倒还真的做出一副怪相配合婉月,我也懒得理他们,看到婉月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我才又掐了一次她的人中,她又缓缓的睁开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说实话,张晓雪长得也确实挺好看的,不过,我跟她都没有啥感情,干嘛非要叫我跟她结婚呢?

  如果按照幽冥宫的规矩,我还真是她的老公了,不过在现实里,还并不是,毕竟我们并没有拿证啊!

  她擦了擦嘴角,脸色渐渐变得有些愤怒起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一巴掌朝我打来,我眼疾手快,一下就捉住了她的手,笑了笑,说道:“你有力气了,第一件事就是打我啊?”

  “哼,你占我便宜?你亲我了?”她说。

  我疑惑,“你……你怎么知道?”

  “哼,忘了我是一个警察吗?我看到你嘴角的口水了!”张晓雪手被我捉住,动不了,很是愤怒。气的脸都憋紫了。

  我讪讪一笑,说道:“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好了,警察同志,我们现在去村口塌方那里吧,毕竟那里是这一群变态古代士兵出土的地方,那里会有一些线索,而且我怀疑局长还没死。”

  “你说局长还没死,为什么?”张晓雪连忙问。挣脱开我的手,连忙站了起来。

  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说道:“因为,局长还要给他们办事的呢!他从挖土的那一刻就被控制了心声,后来虽然表现出要跟那些人拼命的样子,其实只不过是表演罢了,你见过这么不要命的领导吗?”

  张晓雪沉默了。

  我冷笑一声,领导可都是十分爱惜自己的命的,而且局长身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警察,阅历什么肯定不少,但是在那次挖土行动中,却是表现出了和他智商不相匹配的行为,比如看到死人不腐,觉得没什么,居然给尸体拽出来了,还继续挖,就算是他的手下都觉得不对劲了的。

  q酷)K匠网永久!免费Vc看z:小r说p

  所以,正常的局长是不可能做出那么愚蠢的行动,明知道打不过还要冲上去给人报仇?搞笑的吧!

  所以,我就猜测局长可能在很早的时候,就被控制了心神,大概是在亲自带着挖土机队伍来挖土的那一刻!

  后面还亲自上挖掘机挖土,更是让人感觉匪夷所思,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有人控制着局长,让他必须要将那些尸体给挖出来!

  我猜测,这群古代士兵虽然从土里爬出来了,但是他们已经几千年没有再重新出现在人世间了,就算是一个被监狱关押了几十年的现代人,猛然回到外面的世界,也会十分的不适应的,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走路,怎么活着了。

  所以,我觉得这群古代士兵,既然要统一行动,不是浑浑噩噩的活着,做出一些计划之中的事情,肯定是需要一个向导的!

  那个人,应该就是局长!

  不然,他们怎么可能找得到大槐树呢?

  甚至,还有其他任务,肯定也有局长的功劳。

  心里这样想着,我就跟张晓雪说了自己的猜测,婉月和大嘴本来还嘻嘻哈哈哈的嘲笑我们,一听到我的话,都有些愣住了。

  “没想到啊,你这个流氓竟然这么聪明,老实说,被土埋在地底几千年,肯定是需要人来苏醒他们的,否则他们大概就真的是一个只会剩下杀人的本能了。既然你之前说他们不是尸精了,但是很显然,他们的行为确实不符合尸精的,甚至,那个小将军克制住了自己,没有跟你战斗,这种控制力也是作为人类,作为有自己意识的人类才有的!”婉月也说道。

  我冲她点点头,说道:“你也很聪明啊,不如跟我生个娃,这样我们的娃更聪明了。”

  “呸!谁跟你生!”婉月脸一红,就呸了我一声。

  我笑了笑,说道:“好了,那我们赶紧下山吧。”

  下了山,首先回到家看了下,发现父母都好好的,心里就踏实多了,然后我们一起吃了个中饭,就准备去塌方那里看看了。

  没去塌方那里的时候,我们猜测了各种情况,我甚至想到现场还是有很多血迹的,毕竟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屠杀。

  张晓雪的面色也很凝重,但是比之前听到塌方那里动不动就大吼或者晕倒好多了。

  大嘴和婉月也表情有些凝重。

  走在路上,我忽然就问了大嘴一个问题,“你还记得吗?就是上次你奶奶送我们出村的时候,我们路过那座山神庙的时候,山神庙忽然到他了,你还记得吗?”

  大嘴点头说记得。问我怎么了。

  我说那么你就应该还记得那个山神庙上供奉的山神的样子吧?

  大嘴听到我这话却是忽然有些惊讶了,面色大变,“你是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