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就是想看看到底这些异人到底有什么能耐,如此嚣张,果然是可以随意处置别人的生死的吗?

  可惜啊。

  遇到了我。

  我可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羔羊,一个手持镰刀的异人走了过来,他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的样子,孩童的外表,人畜无害,但是谁能想到这外表之下竟然掩藏着恶魔一般的心。

  一镰刀就朝着我的颈脖子砍来。

  “慢着!”

  忽然有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孩子,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他这样的垃圾人类,即使被宣判了,竟然还口出狂言,亵渎我们伟大的血脉,简直罪该万死。我今天太生气了。所以,我想吸收了他的生命时光,就这样杀死他,我觉得太有些便宜他了,就让他体验一下瞬间变的衰老是一种什么体验吧。变得衰老了,然后让他做最为苦难的苦力,慢慢折磨致死!”

  其他异人都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表示同意。

  这个家伙就走到了我的面前,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垃圾人类,你能够将你的生命奉献给我这样的高贵血统的人,该是多么的自豪和骄傲啊!怎么了,现在却是害怕的颤抖了吗?”

  是的,我颤抖了,但是我却不是害怕的,而是愤怒!

  一口一个垃圾人类,真的以为自己是多么高贵的血统吗?

  忽然,他就对我伸出了手。

  拿着一把小匕首,一下刺破了我的额头。

  接着,他的手心一下按在了我的额头上。

  原来只是用手按就是会吸收力量,而将人的皮肤刺破,按在伤口上,则会吸收人的生命时光。

  “唔,像他这种垃圾人类,就算吸收了他的生命时光,感觉也不是多可观的样子。”其中一个异人还说道。

  另外一个异人则摇摇头,说也就是苏华这样不挑食了。我还是喜欢吸收本土低等血脉的生命时光,至少还是有一些我们的血脉,但是这个垃圾人类的血脉那么杂,生命时光的质量肯定不是特别好。

  “呵呵,觉悟吧。”他扫了我一眼,满眼鄙视,手就一按上我的额头,我就感觉到有一股生命精气在疯狂的向着我的体内涌了进来。

  我大感惊奇。

  与此同时,他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在不断的衰老。

  这是什么情况,他不是要吸收我的生命时光吗?怎么倒是给我输送起来生命时光了?

  “哦,不!不!”他一下也反应过来了,大惊失色,想挪开手臂,但是我岂能放他走,化为青藤的魔尊鬼面,此时就缠在腰间,现在暴起,一下就将他狠狠的缠绕住了,根本就逃脱不掉。

  我就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而且肉体也在不断的年轻化,皮肤变得白嫩细腻。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垃圾人类竟然反噬了他?”

  “怎么会这样?简直不可思议!”那些坐在审判席上的异人此时都惊讶无比,瞪大了眼睛。

  “有这么惊讶吗?你们的血脉就是高贵者吸收低贱者,纯血脉吸收杂血脉是吗?那现在呢?你们还敢妄称自己是高贵血脉者吗?”我冷笑一声,崩断了身上的绳索,一把扔掉被我吸成老头子的异人,大踏步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那些人吓得四处逃散。

  这就想逃了吗?

  刚才是谁那么嚣张的审判我呢?

  一个都别想跑!

  手中的魔尊鬼面闪过一道寒冷的光芒,飞射了出去,盘旋着,将他们的人头都给收割了。

  看正《版A章jW节T~上酷-@匠网

  还有婉月。

  她应该也遇到危险了!

  我跳下审判台,问了路,就朝着女子监狱冲了过去。

  因为婉月没有参与动手,罪不至死,而且,其他异人肯定也会贪恋她的美色,她倒是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却是有着被那什么的危险,我绝对不能容忍。

  走到半路还遇到了小黑,它浑身无力的躺在路边,我连忙抱着它,喂了它几滴血,便让它重新恢复了力量。

  来到女子监狱的时候,我就被小芳带人给拦截了。

  “汪洋,你闯了大祸了,你知道吗?你竟然逃出了审判场?”她看着我,非常的惊讶。

  “对。我不仅出来了,还将那些家伙都给杀了!你,执意挡在我面前的话,也难逃一死!”我手持带血的魔尊鬼面化成的大刀,看着她,冷冷说道。

  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退到了一旁。

  其他女官差也被我的杀气所震慑。

  “你,带我去见婉月!”

  在一个官差的带领下,我就来到了婉月被关押的地方。

  里面,听到有两个十岁左右的异人在那审判婉月,“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想屈服于我们吗?真是一个卑贱不开化的垃圾人类啊……”

  透过门洞就看到婉月被五花大绑在地上。

  她沉默,紧紧咬着嘴唇。

  这些家伙欺人太甚!

  我二话不说,一刀砍碎了门,冲了进去,又是手起刀落,将那两个异人给砍杀了。

  中间都不带换气的。

  带路的妹子看到这副情景吓得嗷嗷叫,跑了出去。

  我砍断她身上的绳子,扶起婉月,“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浑身没力气……不过你怎么变得这么年轻了?”婉月身体软绵绵的,像是一朵云,我只好背着她。

  “这个等下再说。婉月,有我在,都没事的,谁敢动你,我必杀之!谁敢阻拦我们,就是死!”背着婉月,我就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路上,没有一个女官差敢阻拦,见到我这阵势,都连连避让。

  然而,当我走到监狱外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一群手持长剑的黑袍人,大约有三四十人,都戴着一个有些诡异的面具,面具似笑非笑,惨白如雪。

  面具上有一朵血色樱花。

  一个身穿金甲头戴金盔的异人,手持金剑,骑在一个高头大马上,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闪烁着一双冷幽幽的眸子,“真是没有想到啊,一个垃圾人类竟然横行我们的世界,还这么嚣张,你成功的引起了我们城主的注意,特来杀你!”

  我冷笑一声,眼中杀气爆射而出:“你们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可是,在我眼里,你们的高贵血脉连垃圾都不如,如若不然,为何你们无法吸收我的生命时光,倒是被我反噬了呢?这就是事实呢!呵呵,不给你们一些死亡的教训,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吗?很好,这就是你们最强的战队了吧?你且睁大你的狗眼看好了,什么叫绝望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精彩在路上的两次解封!

  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