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一个异人,还在我们面前嚣张,真是好大的胆子,不怕我发威吗?”其中一个小屁孩跳在地上,冲我瞪眼。

  我听得一阵无语,就凭你个小破孩子还在我面前发威,你咋不上天呢?

  不管那么多了,抡起手中的魔尊鬼面就朝着那小破孩子砸去,小破孩子连忙躲闪,此时小黑见状也扑了上来。

  一下就将小破孩扑倒在地。

  我上去一把按住小破孩子,“你是不是欠管教了?嗯?”

  “汪洋小心!”

  “砰!”我的后背就挨了另外一个小孩子的一锤子,我顿时被打倒在地,感觉有些喘不过来气,这小破孩子手劲真大,小黑转头就扑了过去,那小破孩子就抡着铁锤子跟小黑战在了一块。

  “嘿嘿!”本来被小黑扑倒在地的小破孩此时却朝我身上爬了过来,我正在缓气准备爬起来,谁知道这小破孩的手一下抓住了我的腿,顿时让我感觉全身都软绵绵的了!

  这是咋回事?

  这破孩子的手有毒不成?

  我感觉全身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了,婉月此时就趴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我,感觉有些绝望。

  这些家伙果然是有特别技能的,一双手竟然摸到身上就会让人丧失了力气。

  我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就像是被这家伙给抽走了一样,他阴笑着,一只大脑袋就朝我的脸这边怕了过来。

  “呵呵,作为一个异人,就要有异人的觉悟,知道吗?你们的存在无非就是为了让我们过得更好罢了,我们要尝尝鲜,你们就应该好好的配合。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吗?真是一个不合格的奴仆啊……”他嘴里满是不屑的嘲讽,好像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而我们在他眼里就是异人,就是任他宰割的小绵羊。

  真是可笑。

  我一直相信人生来平等,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即使现实中确实是有很多不平等的事情,但是他这样不屑的语气,居高临下的说教,尤其让我感到厌恶。

  “怎么?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模样吗?你大概是看到了吧,这里跟你们异人世界是不一样的,在这里,我们血脉的人是永葆青春的,呵呵,你也许会问我们的青春到底是从哪来来的,我且告诉你,这都是从别人那里剥夺来的,我们觉得人生中的孩童时期就是最美好的时期,所以我们就不断的剥夺别人的人生,转化成自己的童年,他们就会在一瞬间的衰老,而我们,就会一直在童年时期……”他悠然说道,“所以,你看,别人可都是愿意奉献自己的人生时光给我们的,因为我们可是高贵的王族啊……”

  “而你们,在我们的手下,只有乖乖服从的份了,人生就是这样,你要懂得自己的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是掌握在我们的手里呢!”他继续说道。

  “哦,我大概懂了,那我也想问一个问题,你们王族,是死不掉的吗?”我问。

  “真是愚蠢的问题,既然我们可以不断的剥夺别人的人生,那么我们就近乎不死的,呵呵,我们可以活一世又一世,上千岁还是可以的。老夫我现在就有两百多岁了。”他得意道。

  “那你现在可以死了。”我看了他一眼。

  接着,魔尊鬼面在地上变成了一把大砍刀,猛然飞砍过来,噗嗤一声就将他的头给砍了下来,他的血喷溅了我的一脸,头颅在地上滚了几圈,还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死吗?”我冲着他那颗人头笑了笑,“因为你的废话太多了。”

  真是可笑。

  觉得自己占了上风就开始装逼的说教了,似乎是想在我临死前给我洗脑,但是却终于让我抓住了机会,动用魔尊鬼面将其斩杀。

  不过,通过他的那些话,我还是知道了一些事情,这些家伙不仅能够剥夺别人的力量,甚至是还可以剥夺别人的人生时光,简直是太可怕了。

  他们才可以称之为异人吧,却喜欢喊别人是异人。

  我倒是想抓过来一只研究一下。

  魔尊鬼面斩杀了这只异人,就逮着机会又将另外一只异人给斩杀了。

  终于消灭了两只异人。

  我慢慢的恢复了点力气,爬了起来,去看婉月,“你还好吧?”

  见婉月还一副娇弱的躺在床上,我就伸出手去探了一下她的额头,谁知道我忽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眼花,就像是低血糖了一样,一下就扑在了她的身上。

  婉月身上软软的,香香的,刚洗完澡的清新幽香,让人有些着迷。

  “嗯哼……汪洋……你,你起开!”婉月被我压的婴咛一声,干瞪眼,她想抬起手来推我,但是她手柔软的跟一个面条似的,推在我身上跟挠痒痒似的。

  看¤正;版qa章%节上《☆酷5r匠)网|U

  我自己也试着爬起来,但是根本没力气,一时力气还没恢复。

  “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力气了。”我无奈道。

  婉月沉默了,她也没有力气。

  就这样,我就趴在她的怀抱里,渐渐的,我眼皮越来越重,最后,我们都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婉月的一声尖叫,我睁开眼,一看顿时尴尬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她躺在了一块儿,还抱着她,手还放在了不该放的位置,也怪不得我晚上做梦揉了一晚上的面团,感情是这个……

  “这……这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啊,我是无辜的啊!”我尴尬的将手拿开。

  “哼!你个流氓,你怎么跑到我被窝来了!”婉月脸色羞红,大叫。

  “昨晚……昨晚好像是因为两个小孩子袭击你,然后我过来救你,但是我们都被吸走了力量,所以就这样了……”我回忆了下,连忙说道。

  “好像……确实是这样……”婉月也想起来了,随即又叫了一声,“你现在有力气了吧,还不给我赶紧下去!”

  下了床,我却惊奇的发现昨晚被魔尊鬼面砍杀掉的异人尸体却消失了。

  地上只有一点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

  是被人打扫了吗?

  我正在感觉奇怪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屋外有人大声叫道;“各位官差,就是屋里的两个人杀了两位大人!”

  “破门,抓了两个杀人凶手!”

  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忽然想起。

  只听轰的一声,我就看到了一张让我瞪大了眼睛的脸来……

  竟然是你?

  我不禁失声叫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海阔天空的解封,谢谢你!经常大家荣誉解封的!

  还有不然的肥皂,森森的肥皂,森森天天都扔肥皂给我,你说我是捡呢还是捡呢?

  解封和打赏后送的恶魔果实请给我,谢谢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