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然抬起头,看向婉月,问她怎么了,婉月张了张嘴,说道:“出现了一个门,但是现在又消失了……”

  我不禁震惊,原来这个幻想映射到现实里面,竟然是真的。

  我就问了一下婉月看到的那扇门长什么样,婉月就说是一扇十分巨大的青铜门,我点头,因为这正是我幻想出来的。

  我凝视着这棵大槐树,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能够映射出内心最为渴望的事情吗?

  我想了下,就让婉月坐在那里专注冥想自己的渴望,她脸色有些不自然,摆了摆手说不要了吧。

  我也就算了,虽然已经证实了内心幻想能够被大槐树给映射出来,但是还是不知道幽冥宫的入口在哪啊!

  我想了想,就跟婉月说,“这样想,也不是办法,要不我们去把那几个家伙抓着打一顿,问他们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婉月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以为我被困在这里这么久,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吗?”

  我说那你意思你尝试过?

  婉月点头,面色隐约露出痛苦。

  再看到她身上有伤,就大概猜到结果了,我说我去试试吧,那些家伙肯定知道一些线索的,不然为何镇守在这呢?

  婉月点头。

  我就等着一个树傀成熟的掉在地上的时候,一看还是我堂哥,我就跟了上去,那个树傀跟个丧尸一样,机械的在前面走着,然后就看到堂哥往大槐树右边拐了一道弯,并没有下水。

  心里有些疑惑,然后就看到堂哥走到了一个小木屋那里,木屋里面有一阵阵的砍柴声,我有些好奇,就透过门缝,凑过去看了一眼。

  就看到有一个木匠在小屋子里,正在打一口棺材,那棺材已经出了雏形了,更让我惊奇的是,这个木匠竟然就是直接用一根十分巨大的木头造棺材的。

  就是将大树给挖空。

  造出一口整体的棺材。

  堂哥就傻乎乎的站在旁边看。

  当木匠给棺材给造好了后,就朝着堂哥招了招手,堂哥就伸过头去,我心说这是干啥?叫堂哥帮忙吗?

  谁知道那木匠直接拿着斧头一斧头就将我堂哥的脑袋给砍掉了,噗,大量的鲜血就涌了出来,然后抱着堂哥的身体就对着棺材喷血,不一会儿,那口新棺材就被染成了红色。

  血淋淋的红棺材。

  触目惊心。

  一股十分浓烈的血腥味冲进了我的鼻孔里面,我不禁呃了一声,那木匠猛然抬起头,阴森的目光穿过门缝,一下跟我对视上了。

  他二话不说,甩掉手里的尸体,拿着斧头就朝我走了过来,我转身就想跑,不过跑了两步,我就停下了脚步,我到这来不就是想给这家伙给擒获住,然后逼问他幽冥宫入口在那里的吗?

  我怎么这么怂,竟然想逃跑?

  我可不是以前的那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了。

  心里这样想着,就转过身,就看到那木匠手里拿着斧头兴冲冲的朝着我扑了过来。

  那斧头上还带着血。

  我双手微微有些颤抖,直接跟这家伙打吗?

  他不是鬼,我没有把握用手心的黑痣对付他。

  他速度很快,转瞬间就扑到了我跟前,他的嘴角带着一抹阴狠。

  X|酷H"匠6网;正/¤版C*首!发.

  情急之中,从怀里掏出面具,戴在了脸上,但是,我刚戴在脸上就感觉到一股大力冲击在了我的脸上,砰的一声,我就感觉到脸上一震,抬眼看去,就见那斧头竟然直接砍了过来。

  但是,砍在了我的脸上根本没用。

  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抬腿就朝他踢了过去,砰的一声就将他踢的倒飞出去。

  那货被我踢的倒飞也一个字不说,我有些怀疑他是哑巴。

  他一甩斧头,就脚下一顿,就有一棵大树砰的一声从地底下长了出来。

  是柳树。

  非常的枝繁叶茂。竟然就这样长了出来。

  原来这个木匠就是木属性的吗?

  只是,他肯定是比那些树傀厉害多了,否则也不会直接将木傀的头给砍下来。

  心中一冷,就看到柳树不断的挥舞着长长的柳树条朝我甩了过来,还带着阵阵阴嗖嗖的风声,以金克木,要知道我戴的面具可是全属性的,咚,面具一下从我脸上飞射了出去,化成了一柄长剑,直接将那些柳条给割断了。

  木匠微微有些愣神。

  就在那愣神的工夫间,长剑就割断了他的喉咙,一大股绿色的汁液喷射了出来。

  我心中微微有些吃惊。

  刚才我堂哥被他砍头,喷出来的可是鲜红色的血液,这就让我有些奇怪了,本来,我一直以为树傀的血就是绿色的。

  怎么堂哥的却是红色的?

  “堂弟啊……”忽然,我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竟然是堂哥,他完好无损的站在木屋的门口,我眸光闪了闪。

  就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从树上结出来的人,还不叫树傀,可以说是无属性的丧尸一般,连血液还都是红色的,但是这些丧尸会被类似木匠这种人给重新改造,才会变成真正的有属性的家伙,比如木属性的树傀,水属性的,鱼人,等等。

  “堂哥,呵呵。”我看了一眼他,也不想对他出手,他则是对我微微笑了下,就转身走了。

  他当然不是我的堂哥。

  我堂哥早就死了。

  他的体内一定是被种上了魔芋鬼菇的种子,然后才会有意识,模仿我堂哥的声音。

  提着木匠的头,我就一阵怅然,这家伙都死了,我还怎么问话?

  婉月看到木匠的头就一阵作呕,我有些无奈,就将木匠的头给扔到地上了,谁知道刚扔地上没一会儿,木匠的头颅就慢慢的干瘪了,最后变成了一堆泥土。

  更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在大槐树上又重新长出了一个木匠……

  头皮发麻,木匠是杀不死的吗?

  只要有这棵大槐树的存在,可以说,所有人都是可以重生的,但是,所有人都被种上了魔芋鬼菇的种子……

  大槐树的主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百思不得其解。

  “走吧,我们去看看其他几路货色,这次要抓活的。”我招呼婉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一度君华的解封,谢谢。恭喜一度君华进入解封堂!成为羽林骑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