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双黑色的翅膀,像是乌鸦的翅膀,但是比乌鸦的翅膀大多了,翅膀一扑腾,就有一阵凉飕飕的阴风迎面扑来,有着渗透到骨子你的冷意。

  但是那股阴风被我的左手心轻而易举的给化解了,我不动声色,假装被她的阴风给冻僵了。

  心里在疑惑,她一个人类怎么会有乌鸦的翅膀呢?也是从鬼差那里交易过来的吗?

  正想着,老婆子就扑到了我的近前,更让我吃惊的是她的嘴竟然长出了尖锐的喙,跟乌鸦的一样,她是料定我被阴风冻僵失去了行动能力,然后就想给我啄死掉,我冷笑一声,见她扑到我面前,猛然抬腿,一脚踢在了她的肚子上,砰的一声给她踢的倒飞出去,撞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就连我自己都被反震的倒退了好几步。

  “噗……”老婆子喷出一口乌黑的血来,看着我很是吃惊,“你竟然还能动?”

  我笑了笑,说道:“你很惊讶吗?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

  我上前一脚踩在了她的头上,她拼命的扑腾着翅膀,但是无济于事,只是一个老婆子罢了,会一些道术对付鬼倒是可以,对付我这样一个健壮的小伙子,还是差远了,真是不自量力。

  “呜哇,呜哇……”她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跟乌鸦的叫声一模一样,我心想这是在叫人吗?

  就拿开脚环顾四周,我倒是期待那个老头子过来,好一并解决了,谁知道天空一阵剧烈的风声,竟然飞过来一群乌鸦。

  老婆子见乌鸦大军前来,一抹嘴角的血迹,阴森道:“今天你就葬身在这乌鸦肚子中吧,也不打听打听我的名号是谁?”

  我就问道你是谁?

  “呵呵,我就是血色乌鸦……”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j

  “哦,我不认识,没听说过。”我说,她正洋洋得意的介绍自己,我直接就打断了她的话。我确实不认识,我以前可是一个爱学习爱劳动的学生,在大学里过着十分舒坦的日子,要不是发生这件事,我早就回去上学了。怎么会关注他们灵异界的事情呢?

  老婆子脸色一窒,恨恨的说道:“小子,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吧!”

  成群的乌鸦此时轰轰烈烈的盘旋在我头顶,黑压压的,像是乌云笼罩在我头上,凄惨的叫声连绵不绝,令人有些窒息。

  “大哥哥,小心啊……”鬼婴面带惧色,非常担忧的说道。

  我淡然一笑,并不害怕,手心的半月自动开启了,漩涡般的黑色气流不断朝着半月之中钻了出来。

  这是以前吸收的鬼气吗?

  “呜哇!”血色乌鸦仰天大叫,双翅一震,成群的乌鸦如同暴雨倾泻般朝我扑了过来。

  瞬间,我就被一群乌鸦给包围住了。

  手心的黑雾大量释放出来,那群乌鸦全都被笼罩了。

  “呵呵,你的血肉用来喂养这群乌鸦,简直是再好不过了。安息的去吧。”血色乌鸦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嗯?不对……”血色乌鸦脸色变了变,这是因为她看到那些乌鸦群虽然环绕着我,但是并没有对我发动攻击。

  “杀了他啊!”血色乌鸦发出一声怒吼。

  我淡然的看了她一眼,轻声笑了,“就这种程度吗?我以为你有多厉害呢,血色乌鸦?呵呵,不过一只老而无用的乌鸦而已,很喜欢召唤一群乌鸦吞噬别人吗?那好吧,就让你感受一下被一群乌鸦吞噬的感觉吧!”

  我的笑容渐渐变冷,冷哼一声:“去吧,吞噬了这个老太婆。”

  “轰!~”成群的乌鸦顿时展翅,朝着血色乌鸦包围而去,“啊,不要!”

  一辈子驱使乌鸦去害人的血色乌鸦,此时竟然被自己最忠诚的乌鸦群包围住了,那些乌鸦眼中发红,拼命的朝着她啄去,只过短短的几秒钟,乌鸦群又离开了,扑腾着翅膀盘旋在了半空之中。

  这是因为,那个老太婆已经尸骨无存了,地上只剩下几件带血的衣服。

  一个老太婆,根本不够群鸦塞牙缝的。

  “真是好强悍的攻击力。”我暗暗佩服。

  群鸦一出,尸骨无存。

  我凝视着这群乌鸦,觉得它们可以暂时保护我去断头崖,谁知道路上还会遇到什么怪物。

  “我的妈妈呢?”鬼婴问,他大大的眼睛之中满是悲伤,他并不关心血色乌鸦的死活,就关系自己的妈妈到底在哪。

  我心中一动,缓缓的走向血色乌鸦留下的那个灰色布袋,那个女鬼既然被抓住,应该就在袋子里装着的吧。

  我想。

  打开袋子就看到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捉鬼用的,鬼婴看到那些法器就惊恐的直退步,接着,我就看到了一个小黑罐子,罐口上有一个木塞,还一道黄色的符纸,女鬼是被封印在这个罐子里吗?

  我想了下,就拔掉了木塞,顿时黑气冲天,一阵鬼哭狼嚎,那群在头顶盘旋的乌鸦顿时受惊,呼哧呼哧的飞跑了。

  我脸色大变。

  这里面到底封印着什么鬼东西啊?

  我不会把一个魔王从里面释放了出来吧?

  心里有些懊悔,但是当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的时候,心情就有些释然了,那是一群冤魂,一个个面孔狰狞,本来就枉死,还被关押在了小黑罐子之中,怨气更加的深厚,此时全都青面獠牙状,在我头顶上盘旋,打量着我。

  他们没有迅速离去,似乎是有些忌惮,我猜测这群鬼应该是被那老婆子给驯服了的,或者是灌了什么迷魂汤,又或者这个小黑罐子对他们来说,既是一个关押的容器,但同时也是能够让他们赖以生存的容器!

  “这里面有你妈妈吗?”我问鬼婴。

  鬼婴瞪着一双大眼睛在那看,看了半天,就缓缓的摇了摇头,我就手举小黑罐子,成那群鬼说道:“在你们面前,无非就是第三条路,第一回到小黑罐子里,我会请人超度你们,让你们去投胎,第二条路,你们可以自由的离去,但是你们只能一辈子做孤魂野鬼了,能不能活到明天都不知道。第三条路,你们或许想对我下手,如果你们想死的话,倒是可以来试试看。”

  那群鬼听到我的话,一个个表情都不一样,有的在冷笑,有的在嚎叫,不多时,就做出了选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铸和AAA贝的解封,谢谢。这样挺好的,大家轮流着解封,都有的看,有恶魔果实的,请投给我一下,谢啦,不然月底也会清空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