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那一铁锹给他也给打的够呛,让他肩膀不断的流出绿色的汁液,这让村长儿子痛的直龇牙咧嘴,手上的力道可能就小一些了,大嘴就趁机用力绞杀他的手臂,只见他的手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让村长儿子痛的一声怒吼,“我要杀了你!”

  “哼!就凭你?”我冷笑一声,举起铁锹又是一下子,这次是往他的膝盖上打的,一下子就让村长儿子跪了。

  他不禁发出凄厉的惨叫,“妈,救我啊,妈,救我……”

  眼看再来几下就可以解决掉村长儿子的时候,正松一口气呢,就见一道影子冲了出来,吓了一跳,还以为有帮手出现,我定睛一看,却是村长儿子的母亲,她像是母鸡护小鸡子一样挡在了这个树傀面前,眼睛之中满是血丝,恶狠狠的盯着我们,叫道:“不许动我的儿子。”

  “你们滚,滚啊!”

  我和大嘴面面相觑。

  这尼玛都是什么啊?

  没看到你老伴怎么死的吗?

  我无语。

  但是她就是一副誓死要保护儿子的表情。

  心中一叹,毕竟是做母亲的。虽然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还是不忍心吗?

  我缓缓松开手中的铁锹。

  大嘴也收回了藤蔓手臂。

  村长儿子脸上半跪在地,露出了一副十分阴险的笑容,他咧着嘴,虽然伤口有些痛苦,但是也掩饰不住他是有些得意的,冲着我们龇牙咧嘴,包含着报复意味。

  我和大嘴好不容易就要消灭一个树傀了,半路冒出一个母爱泛滥的愚蠢女人,这又是放虎归山了!

  不用多想,等他饿了,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这个救他出去的老妈子了!

  但是我们就是阻挡不了,这愚蠢的女人……

  同时,我就有个疑问了,那个三字经里面,可是说的是母杀子啊,为毛是母救子?

  有些想不通。

  “我的儿子,你还好吧?”这个村长老婆,一副心疼的模样在那关怀树傀,一边说着一边将他儿子给扶了起来。

  把我和大嘴看的好恨,直想砍人。

  有眼无珠啊!

  郁闷的走出村长家门,我们就去看血字墙,血字墙被一层红布给盖着,我们就过去扯。

  谁知道扯下红布,我们就吃惊的发现,那些本来已经消失掉的名字,有些又重新出现在了墙上。

  包括村长儿子,汪伟。

  只是汪伟的名字本来是红色的,现在却是变成了绿色的。

  大嘴的名字也变成了绿色的。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绿色的名字就是代表树傀……

  还有小光和狗子的名字依然在上面,他们的名字却是黑色的,是因为他们是碳人吗?

  我们一个一个名字的看下去,当我看到父母的名字还是血字的时候,心中不禁轻松了许多。

  “我奶奶的名字……怎么变成了这样?”大嘴声音颤抖。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看,也有些吃惊,因为黄老婆子的名字竟然变成了金色!

  红色,代表活人。

  绿色,是树傀人。

  黑色,是碳人。

  那么,金色是代表什么人?

  我们顿时陷入到了困惑之中。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黄老婆子没死!

  我奶奶没死,这太好了。大嘴也很开心。

  我们又继续看,暗暗将那些名字变色了的人记在心中,这也下次看到就有个防备了,但是看来看去,好像发现又有些不对劲了。

  “好像,没有翠花的名字啊?这怎么回事?”大嘴说。

  我说我也没找到,难道她死掉了?

  不对啊,之前还好好的跟我们说话呢!

  也许是我们看花了眼,我和大嘴就搬了个木头梯子,准备离得近一点看。

  我叫大嘴在下面扶梯子,我在上面看,当我靠近血字墙的时候,我就闻到一股十分浓烈的血腥味,差点让我呕吐,这些血字难道是真的血液写出来的?

  忍住恶心就在那找翠花的名字。

  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这时大嘴也问我有没有找到,我说没有。

  “咦,你们在找我的名字吗?”忽然,一声幽幽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我一抬头就和翠花的脸来了一个对视。这把我吓得差点掉到梯子下面。

  翠花竟然就倒挂在那里,一双眼睛十分恶毒的盯着我,我刚想跑掉,她就伸出了一双手来掐我的脖子,我来不及避让,顿时就被掐住了脖子,而此时,一大阵雾气就弥漫了过来,浓的连翠花的脸都若隐若现了。

  然后,翠花双手抓住我的脖子就往上面提。

  她的手冰凉入骨,但是力气却是出奇的大,我被掐的脸都憋红了,心里着急的要命,想我之前还豪气万丈的,一股要拯救世界的模样,没想到世事难料,看个血字墙就被鬼掐住了脖子,我的双手想去抓她的脸,但是够不着,大嘴还在下面问我有没有看到翠花的名字。

  我心说我都要死了,你特么还不来救我,还在关心翠花呢?

  但是我喊不出来,她掐着我的脖子就把我往楼顶上拽,我这才看到她后面还倒挂着一个人,是汪义政,汪义政后面还有个汪涛,他们手抓住脚,面色惨白的倒吊着,我心说特么日了狗了,这是玩猴子捞月呢?

  慢慢的,我就被拽上了楼顶,我以为他们把我拽上楼顶是想来围攻我,谁知道他们一把我拽上去就齐齐的跪倒在地。嘴里喊着救救我们吧……

  我捂着嗓子,说你们这是干啥?

  我发现他们的魂魄很虚弱,都是半透明的了,这样基本就是一口吐沫都能给砸死的小鬼级别了,我完全不怕。

  那几个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翠花说话了,她说我们都是惨死之人,死了之后尸体就被埋到大槐树下面,魂魄还不安顿,不能去投胎,一直被几个黑衣人追捕,逮到就会被炼化了,如果不是几个纸片人的帮忙恐怕早就不在了,他们是在纸片人的帮助下,东躲西藏才躲过黑衣人的追捕。

  炼化?我瞪大了眼睛,我只知道那些人挖开死人的坟墓,将他们的尸体埋在大槐树下面,然后用来制造树傀。但是还没料到他们的魂魄还会被用来炼化……那也就证明树傀的魂不是原主的!

  l#最z新A◇章节上Y酷G匠)网bl

  是谁指使黑衣人抓你们的?我问。

  “就是曼曼……”汪义政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正兴会飞鸵鸟的荣誉解封,谢谢!也感谢大家的挖掘机和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