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么?敢回头?”随即身后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

  我只好讷讷的回过头,说你有什么办法?

  净化符,一张只要一千哦!婉月呵呵笑道。

  你……我不禁无语,随即咬咬牙,道,给我来三张吧,我把屋里都给清理下。

  好的,请问你是支付宝还是现金?婉月笑嘻嘻。

  支付宝!我没好气的说,随即扭过头,想恶狠狠的看她一眼,收点利息!

  哇……好白……

  。酷…:匠网永久m免/费看m小9说

  我刚扭过头,就见一只美腿飞了过来,砰,我倒飞出去。

  哼,敢偷看我,找死!婉月冷然道。

  最终,我花了三千块,才把客厅给清理干净,不过,那净化符也确实厉害,整个客厅干净的跟新的一样,婉月一段咒语过后,碎尸块都灰飞烟灭了,一点臭味都没有了。

  婉月洗过澡,就穿着我的衬衫,诱惑力简直有些爆表……秀发如瀑,很顺滑的披散下来,刚洗完澡的她,弥漫着一股诱人的清香,妩媚之极。

  我陶醉的闻着香味:好的,女王大人……现在去睡觉吗?

  虽然天还没亮,时钟指向三点五十,但是也快差不多了。折腾了一夜很困。

  然而,头顶上的灯忽然闪烁了一下,接着重新亮起的时候,日光灯就发出血红色。

  四周都被浸染成了让人头皮发麻的血色。

  就连婉月的脸上,也是一片血红。

  我嗫嚅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婉月抽了抽鼻子,皱着眉头道,好强大的灵压,他们……就要来了……记得,小心鬼遮眼!你见到的不一定为真!

  我刚要点头,忽然听到一阵咻咻的破空声,婉月布置的红线阵法动了,闪烁着红光,极快的朝着我们截杀过来!

  我一缩脖,躲过一根红丝线的绞杀,但是头顶的一撮毛刺溜一下就掉了下来。

  暗暗心惊,这红丝线锋利的跟钢丝一样。

  红丝线咻咻的飞过,朝着婉月截杀而去,只见她冷哼一声,从背后拔出桃木剑,和红丝线战成了一团。

  我惊讶不已,这个红丝线不是婉月布置的么?刺溜一声,婉月的一缕秀发被红丝线割断了,她冲我叫道:快拿菜刀来剁了红丝线!

  我哦了一声,扭头就往厨房跑,刚进厨房,我就愣住了,听到让人头皮发麻的“嚯嚯……”的磨刀声,一个黑影蹲在地上,正在磨刀,嘴里还发出嘿嘿的笑声。

  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这货是谁啊?啥时候进来的,还把菜刀拿在了手里……

  菜刀,磨好了……给你……我正在疑惑,那个黑影忽然往后一伸手,一把磨的寒光闪闪的菜刀出现在了我面前。

  此时,我又听到婉月大喊一声:快点啊,怎么这么慢?

  我深吸一口气,顾不了许多了,我去的晚了,婉月肯定是要被红丝线给绞杀了。

  硬着头皮接过菜刀,那黑影猛然回头,我啊的一声吓得扭头就跑,因为那黑影不是别人,而是刚才那具女尸!

  她不是自爆了,灰飞烟灭了吗?

  我头脑有些发蒙,忽然停顿下脚步,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指针依然指在三点五十!

  不好,我这是中了鬼遮眼吗?

  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就见婉月一脸寒霜的看着我,说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快将那些红丝线给斩断!

  我有些迟疑,按理说,红丝线阵法不可能攻击布置阵法的人的,现在却是忽然对我们发起攻击,这说明什么?是有人在引诱我们自己破坏掉这个阵法……

  正在迟疑的时候,身后却幽幽传来一声:小伙子,她中邪了,你看到的她,不是真正的她,你拿了菜刀快去砍了她的人头啊……

  她不是她?

  我疑惑的看向婉月,她急道:快,快去斩了红丝线!

  我犹豫了下,就见一道红丝线刷的一声一闪而过,婉月身体一顿,然后我就听到“刺刺”的声音。

  婉月的头颅缓缓的,往下一歪,接着,血就刺刺的喷射了出来……

  啊?

  杀人的红丝线!

  一股怒火,在心底熊熊燃烧起来,我手握菜刀,抬手就要砍。

  但,额头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不禁打了个哆嗦,再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眼前的血腥场景褪去了,依然是日光灯,婉月完好无损的站在我面前,鄙视的说道:废物,姐姐叫你小心点,还是中了鬼遮眼,差点……

  我丢掉菜刀,一把抱住她,头埋在她的胸口嗷嗷叫,你原来没死啊?你原来没死,太好了……

  她的胸口好软,好香,好温暖,忍不住蹭了蹭,她还活着,活着真好啊……呜呜……

  婉月伸出手,拍了拍我的后背,难得温柔的说:好了好了,我不是没事吗?

  我干嚎,抱着她蹭。

  喂喂,你够了没有啊,趴在我怀里还上瘾了还?良久,婉月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你个臭流氓,是不是占老娘便宜啊?

  不是啊,刚才……刚才你吓死我了,你头都飞了……不过,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一本正经的说道,鬼遮眼好可怕,怎么才能预防呢?

  哼,像你们这种普通人的话就很难预防,不过我可以给你的眼睛开个光,让你也能看到鬼,这样你就不容易中鬼遮眼了。她说。

  我说不要开光费吧?

  她嘴一撇,鄙夷道:你真庸俗!

  我一时语塞。

  抹眼睛上!她甩给我一只白色的小瓶子。

  我问是什么?

  牛眼泪!

  看了眼时间,时钟指向四点了。

  将牛眼泪抹在双眼的眼皮上,一股清凉的感觉,但当我看向婉月的时候,吓坏了!

  只见,一只胖乎乎的小娃娃,趴在婉月的肩膀上,脸色惨白的像是抹了石灰,头顶冒着森森的黑烟,一双没有眼白的黢黑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婉……婉月,你肩……肩膀上……有……有一个小孩子啊!我失声大叫,揉了揉眼,看到胖娃娃冲着我咧嘴一笑。

  哦。婉月表情冷淡,这是我收养的鬼娃,看你大惊小怪的!

  我气的想骂人。

  嘘……他们……来了……婉月小声说。

  谁?谁来了?我紧张的问。

  婉月没理我,抽出了一把桃木剑,咬破手指血抹在剑身,表情很冷,很严肃,她,即将大开杀戒!

  但我注意到……

  她拿剑的手,竟微微有些颤抖……

  很强大的对手吗?

  有些窒息的感觉,赶紧将菜刀拿在手里。

  啪啪啪,门窗发出一阵刺耳的拍击声。

  咔咔,剧烈闪烁的灯光下,一只只血糊糊的手印不断的拍在了窗户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雪糕的荣誉解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