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半夜的时候,他们已经抬来了十多口棺材,树上也挂着了十多具尸体,然后几个人就歇着了,没有再动,说是歇着,其实是在等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驼背老头子。

  当大嘴说到驼背老头子的时候,我感觉有一种熟悉感,似乎这个人在哪里出现过,大嘴也说是的,看着眼熟,似乎见过这个驼背老头子的感觉。

  但是我们两个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想出来,就作罢。

  大嘴说也没看到那个驼背老头子的脸,大晚上的那么黑,根本看不见啊,驼背老头子来了后,就冲着几个人点点头,小光,狗子和挖坟老汉都很恭敬的站在一边,这让大嘴感觉这一切都是这个驼背老汉在作怪。

  接着驼背老汉就背着手绕着这棵大槐树走了三圈,然后走到了大嘴的脚边,声音嘶哑的说:“你也是有缘分,满树都是死人,就你一个大活人,不如你就在这里挂着,给这棵树增加些生气吧。”

  大嘴当时听到这话就吓得不行,这不是明摆着要给他杀了当肥料吗?

  F更新}最快Ss上n酷W匠网)e

  大嘴求饶那货根本就不理,然后小光和狗子拿着上吊绳就上树了,要给大嘴给吊在树上。

  大嘴就喊啊,这个时候能喊谁呢?他还记得一凡大师应该是在这附近的,所以就喊一凡大师,谁知道他一喊,一凡大师还真出现了。

  一凡大师一出来,那几只鬼就怂了,直接跪在地上求饶,然而一凡大师并没有立刻将大嘴给放下来,相反,他抓住那个驼背老汉,伸出大手一把抓过小光按在了老汉的天灵盖里面,又抓过狗子也按在老汉的天灵盖里,最后将那个挖坟老汉一把给攥成了一团泥巴,给塞在了老汉的嘴里,最后就双手揉老汉的脸,那老汉发出惨烈的叫声,但是奇怪的是一凡大师揉着揉着就像是揉泥人一样,将那老汉的样子给揉变了。

  不一会儿老汉就变成了大嘴的样子。

  大嘴当时看着都吓了一跳,太特么像了,身上伤口都是一模一样的,简直绝了。

  然后,一凡大师就将这个老汉给用上吊绳子挂在了树上,这才将大嘴给放下来。

  当时大嘴就不理解了,问一凡大师为什么这样做,谁知道一凡大师也不说,而是告诉他,如果不想死,就不要再到这棵大槐树这里来了,这棵大槐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现在挂着一具跟大嘴一模一样的尸体这才哄骗过去,要是大嘴再次来到大槐树这里来,那么大槐树就不会放过他的。

  大嘴听到这话心里就有些怕怕的,连忙点头,一凡大师还说自己只是一道分身而已,真正的一凡大师已经进了幽冥宫。

  说着这个一凡大师就像是一个纸片人一样慢慢燃烧,最后消失了。

  大嘴头都不敢回,知道这棵大槐树不是一般的厉害,一凡大师都没有直接连根拔起你想想,肯定是有着十分恐怖的秘密,他就一瘸一拐的往下山的方向走。

  但是他受伤很严重,走的慢,走了好久最后坐在一块石头上直接就爬不起来了,直到等到我再次到来。

  我听完大嘴的描述,心里就有了很多的疑惑,那棵大槐树的主人到底是谁,是胡老汉吗?

  我知道,那个挖坟的,将尸体挂在树上的小光和狗子,都是做苦力的,包括最后来的驼背老人,也不是什么大角色,只是帮人做事的而已。

  大嘴因为听到一凡大师跟他说的那些话,所以对这棵大槐树就是十分的忌惮了,根本就不敢过来,所以我想来的时候他就阻止我。

  但是还有一点我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当初我在半路上遇到大嘴的时候他身体都冰冷了,还对我使用了鬼打墙的招数来阻止我去大槐树那里,所以当时我就认为他是一个鬼,还是一个假装大嘴的鬼,但是现在却是变成人了。

  这其中的变化是在什么时候?是在我去了大槐树那里之后才发生的吗?

  难道是我判断错了吗?

  不会的,对于人和鬼我还是分的十分清楚的,是人是鬼,就是一个普通人给背在身上也能感觉的出路,何况我还见过那么多鬼了,自己都当过一回鬼,更是知道人和鬼的区别。

  “那棵大槐树肯定还有一些十分蹊跷的秘密,你信不信?”我停下脚步,对大嘴说道。

  大嘴挠挠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问一凡大师,他都不说,只是不要我再去那里了。”

  我说我想再去看看,你先等我一会儿。

  我心中有了一个想法,我想去验证一下,也许我的猜测就是对的。

  大嘴啊了一声,叫我不要去,说那大槐树邪乎的狠,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我笑了笑,直接将大嘴给放下来,说我就是去看一眼,你看我刚才去不也没事吗?现在去看看那大槐树有什么变化,刚才我不是将大槐树上的尸体都给毁灭了吗?所以去看看,我感觉事情不简单。

  大嘴还想再说什么,我就摆了摆手,直接扭头就回去了。

  当我回到大槐树那里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有一个人影竟然还吊在树上,我当时就有些惊讶了,刚才明明树上的尸体都没有了啊,什么时候又挂上去一个?难道又有挖坟和抬棺材的人出现?

  心中有些忐忑了一下,虽然远远的看到树上挂着有一个尸体,但是我还想走近去看看到底是谁,还有,到底是谁给挂在树上的,并且我觉得自己左手的黑痣有些厉害,像是一般的鬼我也不怕的。

  所以我就直接走了过去。

  当我走到槐树跟前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那具尸体的背影,一看到那背影我整个人都定住了,因为我看到那背影实在是太熟悉了。

  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我简直不敢置信,呆呆的看着那个背影,如坠冰窟,浑身冰凉……

  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发现还有知觉,这并不是在做梦,我又走了两步,忽然有一阵阴风呼呼的吹来,把我眼睛吹的生疼,揉了揉眼睛,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一副无比诡异的画面就出现在我眼前。

  当时,我就感觉自己的世界观简直被毁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李凌浩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