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身上的被鬼抓伤的地方都给修复好了,我就继续往前走,走了一会儿,眼看就快要到断头崖下面了,心中就有些紧张了,因为我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血腥味道,谁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呢?

  难道是尸骨成山,血流成河吗?

  一凡大师想必也在那吧?

  大嘴应该也活着吧?

  怀着心中的疑惑,我不禁加快了脚步,我想尽快解开这些疑惑,我只要确定他们两个没死,我就放心了。

  我的脚踩在沙地上发出吱吱的声音,头顶偶尔传来乌鸦的啼哭声,周围雾气缭绕,我的心脏砰砰的跳着。

  “汪洋……”忽然,我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不禁停下了脚步,有心欣喜的四处去看,那是大嘴的声音。

  他喊我了!

  我有些激动,到处去看,发现在一个大石头后面有个人影,我急忙问道:“大嘴,是你吗?”

  “汪洋啊,是我,我是大嘴,你快救救我……”大嘴说。

  我心中闪过一丝疑虑,随即就没有再多想,走了过去,就看到大嘴的躺在石头后面,浑身都是伤口,腿还在流血,但是并没有死,这是值得庆幸的。

  “大嘴,你还活着,真好。”我走上去,连忙将大嘴给扶起来,他的手都是冰凉的,身体也使不上劲,我只好弯下腰,将大嘴给扛在身上。

  “我好累啊,我想睡一会……”大嘴虚弱的说。

  我说大嘴你睡吧,我背你回家吧。

  大嘴没有再说话了,我艰难的迈着脚步,准备回去,忽然想到一凡大师,我就问大嘴有没有看到一凡大师?

  大嘴说没有看到一凡大师。

  我心中有些疑惑,他们都是从断头崖那里掉下来的,怎么会没有看到呢?

  这么说一凡大师并没有摔下悬崖,而是去往其他地方了,所以大嘴没有看到他?

  踌躇了一下,我就说反正前面就是断头崖了,我去看看吧?

  大嘴却有些急了,说别去。

  我说怎么了?一凡大师是我们请来的,他掉到悬崖下面,我去看看他到底怎么了,这个没关系吧?

  大嘴双手一下抓紧我的肩膀,有些急切的说道:“别去,那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还是回家吧!”

  我越是听到大嘴阻止我去前面,我就是越想去,在我的想法里,断头崖下面怎么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呢?

  于是我就说大嘴你别害怕,我们去接一下一凡大师。

  大嘴听到这话,语气就有些冷了,有些怒了,说道:“汪洋,你还是老样子,一直这样好奇,什么事都要追究到底,但是你要是去看了你就会后悔的!”

  大嘴的话音就在我耳边,我听得出大嘴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似乎那里真的有什么东西不想让我看到的。

  但是我此时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在我来断头崖的时候,我就给自己下了目标,那就是找到大嘴和一凡大师,此时已经要到断头崖了,岂可半路而废。

  大嘴见我这么坚决的往前走,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在那叹气,我也没理他,他现在的表现让我觉得有些反常。

  本来就有些累了,背着一个大嘴,身上更加的沉重了,脚步迈开的也越来越小,走的也越来越慢,短短的几百米距离,竟然让我感觉到无比的遥远,我走了一步又一步,就是没有办法到达。

  我不禁冷哼了一声,冲着大嘴说道:“这是你搞得把戏吗?我好像一直走不到断头崖那里?”

  大嘴冷幽幽的声音传来,“我都说了,你别去断头崖了,行吗?算兄弟我求你了,行吗?”

  我半晌没说话,最终问出一句;“为什么?你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否则我还是要去的。”

  大嘴却是不做声,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我见他不说话,就继续往前走,此时我心里有些怀疑了,这个大嘴可能不是我从小玩到大的那个大嘴了。

  于是,我就假装问了一句,“大嘴啊,还记得张晓雪吗?”

  大嘴冷冷的问了一句:“干嘛?”

  ;f最、p新‘_章F节;上N、酷t匠网@

  他的语气有些不爽,似乎察觉到我的试探语气。

  我呵呵一笑,说道:“没事,没事……”

  这不用在试探了。

  我背着大嘴走到断头崖前面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景象,一棵巨大的槐树挺立在我的面前。

  看到这棵大槐树的时候,我就倒吸一口凉气。

  这棵巨大的槐树让我有些眼熟,似乎是胡老汉家的那棵,但是这棵大槐树上并没有系着很多红丝带,而是树枝上都挂满了尸体,很多尸体都是我眼熟的,那是我们的村民。

  仔细一看,就知道那上面的尸体大概有十多具,而且都是已经死掉的,比如村长儿子,我堂哥,汪飞,汪涛等等。

  我有些奇怪的是他们死了是不假,不是被安葬了吗?

  至少村长的儿子是亲眼见到是被放在了棺材里的啊!

  但是此时却是瞪着一双爆凸的眼球,脸色青紫,死死的盯着我,还有掉了头的堂哥竟然也被挂在那里,他头都掉了,此时却似乎是拿针线给缝了起来。

  据说,对于断头或者断了手脚的人,人们通常会将断了的头和手脚都给缝起来,这样就好是完整的躯体去投胎,否则下辈子投胎出来还是一个残疾人,断了头的如果不把头缝回去,更是会永世不得超生。

  我看到这一幕,心中震撼莫名,是谁将这些尸体都给挂在了槐树上面?

  挂在这槐树上,到底是有什么意图呢?

  此时,就听到一阵阴风呼啸,那些挂在槐树上面的尸体都不由自主的摇晃了下,嘴里竟然还发出了一阵嘿嘿的冷笑声。

  这些冷笑声似乎是嘲讽的声音,让我头皮发麻,我深吸一口气,说道:“大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嘴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叫你来,你非不听,来了就会被挂在槐树上的……”

  我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来到这棵槐树下就会被挂在树上?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来过啊……你看那……”大嘴对我指了指,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仔细一看,顿时整个人都要炸了,因为我看到大嘴浑身是血的挂在那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