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太恐怖了,血肉模糊的脸在奔跑的时候还不断的掉肉下来,而随着她的奔跑,在她怀抱中的孩子竟然嗷嗷大哭了起来。

  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一样。

  声音难听的头都要炸了。

  但是随着那孩子大哭,无脸女人就暂时丢下我,去哄孩子去了。

  我心说得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跑,谁知道吓得慌不择路,踩进了一处淤泥之中,顿时陷进去了,而且还不断的往下掉,不一会儿淤泥就淹没到了我的小腿肚子,这把我吓得够呛,连忙用力去拔腿,但是我感觉到有些艰难,因为我的双手根本没有着力点。

  于是我趴在地上想爬起来,然而双手撑着地面刚想用力站起来,却是抬头就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冲着我咧着嘴笑了,是那个无脸女人,此时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看着我,只是那眼睛之中全都是黑眸,而没有眼白,明显是鬼婴,我吓得大叫一声。

  谁知我这一叫,那小孩也吓了一跳,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这下不好了,孩子一哭,当妈的就怒了,认为是我吓哭了孩子,对着我很是阴森的说道:“你弄哭我孩子,我要弄死你。”

  我心说真是日了狗了,你家孩子自己明明都是十分凶残的鬼,竟然还这么胆小?

  但是我哪里敢说出口,扭过头不去看那女人的脸,心里在想着怎么对付,这鬼实在不讲理啊,可是这种级别的鬼我冲她吐口水似乎也不是好办法了。

  于是我就想到另外一个点子,据说人的舌尖血都是十分的具有驱邪效果的,在电视里也经常看到那些道士动不动就咬破舌尖,喷出一口本命的真血来降妖除魔,按理说,虽然我不是道士那种有法力的人,但是我作为一个处男,舌尖血应该还是有些效果的吧?

  正在想呢,忽然感觉到脖子一紧,透心凉,回头一看就见那女鬼掐住了我的脖子,我顿时被掐的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在那拼命呼吸。

  但是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在那鬼婴看来却是挺有趣的,他本来在哭,随后看到我被掐的面部扭曲竟然不哭了,而是在那拍着手笑。

  “哈哈,真好玩,妈妈掐死他,妈妈掐死他!”鬼婴大乐。

  而他老妈的手真的越掐越用力了,我脑袋顿时一片空白,此时我的双手还撑着地面不让自己掉到淤泥里,所以也根本腾不出手来打这只女鬼,忽然想到自己刚才想出来的招数,立刻狠命咬破舌尖,因为被掐住脖子根本就没力气咬舌头,当我花费大力气咬破舌尖的时候,我却根本没有用力喷出那口血,这把我急的。

  眼看那女鬼就要掐死我了,我也不管会不会掉到淤泥里面淹死了,就伸出手来朝着那女鬼啪的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谁知道一巴掌竟然给那女鬼给扇飞掉了,砰的一声撞在了山石上,冒出一股黑烟。

  我有些发愣,呆呆的看了一眼我的左手,手心有一颗黑痣,是星芒形状的,此时在那星芒周围形成了一个漩涡,那漩涡不断的吞噬女鬼所散发出来的黑烟。

  我心中看的有些惊奇,但是此时我忽然感觉到陷在淤泥中的腿一下被什么东西扯住了,我真切的感觉到一只手抓着我腿的感觉,冰冷,透骨的冰冷。

  我顿时后背都冒出一层汗来,这淤泥下面竟然也有脏东西,这其实也不值得惊奇,像是一些沼泽地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的人,这个淤泥地虽然没办法和沼泽地相比,但是淤泥地的位置可是距离断头崖不远啊!

  这里怨气这么重,有鬼藏匿在淤泥地里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我被那鬼一扯住腿就很快的往着下面沉,我心说这下坏了,我一旦头都陷进淤泥里面,那肯定没有活路了,必死啊,闷也给我闷死了。

  所以我的双手就死命的撑着旁边,但是那淤泥地的鬼可不是吃素的,好不容易抓到一个鲜活的人,肯定口水都流出来了,怎么可能就此罢手呢?

  看正版◎P章节上-◎酷%匠h¤网,4

  就这么僵持着,而那个被我扇了一巴掌的女鬼此时也慢腾腾的站了起来,她一手抱着孩子晃荡,哄孩子不哭,一手捂着脸,那里不断的冒黑烟,显然是很痛苦的,此时就用一副狠毒的目光看着我呢。

  我心说这真是坏了,我一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招谁惹谁了啊,竟然要同时面对两个恶鬼的对付,不对,是三个,那个鬼婴别看他动不动就哭,其实是非常厉害的,一旦发狂,比他妈都强。

  撑着的双手都直发抖,脸都憋紫了,心里就祈祷这只女鬼不要趁我之危来对付我,但是人家鬼根本就不像是人啊,特别不讲道理,看我此时陷入危机,就咧着嘴笑了,将孩子放在石头上就冲我走来了。

  我心说这真是坏了,要死,谁知道淤泥下面的家伙不知道喊来了同伙还是吃了大力丸,忽然力气大增,我一下子手就撑不住了,直接就往淤泥下面掉。

  当时我的脑子就有些死机了,这下完蛋了,要死了……

  但是忽然我的头一下被扯住了,我瞪大了眼睛,就看到是那女鬼双手一把抓住我的头,想把我给扯回来。

  这就好比我是她盯上的猎物一样,现在有其他鬼看上了我,想把我扯下去,她自然是不同意的。

  可怜的是我,腿被人往下扯,头被人往上拽,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哼,敢抢我的食物!”这女鬼生气了,说话根本没考虑到我的感受,我心里也是苦的说不出来话,对她来说,到嘴的食物怎么能飞走了,“宝宝快来帮忙!”她又叫了一声。

  那个鬼婴就一个鲤鱼打挺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接着一头扎进了淤泥地里,竟然和拽我腿的鬼打了起来。生猛的一塌糊涂。

  我只感觉到淤泥地直冒出阵阵黑色的气泡,扯着我腿的鬼松手了,那个女鬼一下子就把我从淤泥里扯了出来。

  “哼,老娘的食物也敢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