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大急,这只乌鸦挺狡猾啊,竟然这么有心机,先是取得我的信任,接着就在有机会的时候想给我来一个致命一击。

  这让我有些心里发寒,对方是人就算了,毕竟人心险恶,无法预料一个人的人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这个家伙是只乌鸦啊,谁教的啊?

  眼看乌鸦给我压住了,很重,我根本就逃不掉,而身后的沙沙声不绝于耳,仿佛有无数只蛇在爬动,我能想象的到如果被那群蛇或者什么东西给围攻了,肯定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这样一想我就心里更加的急了,咬着牙一把揪住乌鸦的头,想把它给弄死,一用力就听到噗嗤一声,乌鸦的头就掉了,血喷了我的一脸。

  我有些诧异,没想到这只老乌鸦这么好对付,完全不费力的就给搞死了。

  接着我就看到从乌鸦的身体里面钻出来了一只披头散发的鬼,这鬼驼着背,看不清面目,嘴里嘿嘿笑了两声,飘出来后就站在我的肩膀上。

  驼背鬼!

  我心里一个吃惊,顿时感觉后背像是有了千斤重一般,腰都直不起来了。

  据说驼背鬼生前也是普通的村民,就是在山上背东西的时候被鬼趁机站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就把这人害死了,所以就变成了驼背鬼。

  豆大的汗珠都噌噌的从头上往下掉,看着掉在地上的乌鸦头,我心里有些愧疚,我是中了这驼背鬼的诡计了,错怪了这老乌鸦,本来乌鸦就是能够感知到危险状况,啼叫就是给我预警的。

  我却以为这一切是乌鸦搞的鬼,把它的头都给揪下来了。

  “走啊,走啊……不走,那些钻地鬼就来害你了……”驼背鬼站在我肩膀上很得意,一般来说,驼背鬼也不是那么好上人的肩膀的,因为在人的双肩上都有两盏命火的,燃烧的非常旺盛的命火会灼伤那些驼背鬼的。

  我听到驼背鬼的话,又听到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心说钻地鬼是什么鬼?鬼不是人死后变得吗?人哪有喜欢钻地的,这样说来,这些钻地鬼难道是耗子变得?

  我怎么觉得这驼背鬼说话不靠谱呢?

  但是想到那密密麻麻的沙沙声,就觉得头皮发麻,还是先躲避钻地鬼的围攻要紧啊,连忙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前走去。

  我一边走,那驼背鬼还在我耳边催促,快点啊,钻地鬼来了,要活生生吃掉你……

  我被吵的烦躁,一屁股坐在地上,叫道:“你特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个驼背鬼,丑的跟狗一样,给我下来,有本事好好打一架!老子不怕你。”

  那驼背鬼听到我的话却是嘿嘿冷笑两声,说道:“你敢不接着走?”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驼背鬼就是故意制造恐怖的气氛,想让我拼命的往前逃跑,然后等我力气和精气神都耗尽的时候来害我。

  我差点着了他的道了。

  我酝酿了一会,小声说道:“你离我近一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驼背鬼就弯下腰来,双手抓着我的肩膀,把脸凑了过来,说道:“什么秘密啊?”

  我扭头就看到这驼背鬼啥样子了,差点没吐,一张灰色的脸都腐烂了,露出血淋淋的阴森白骨,还好我心理素质好,见识了不少的鬼,所以就没吐,而是朝着他的脸就吐出了一大口口水。

  大家都知道遇到脏东西的时候吐一些口水还是有效果的,因为脏东西是属于阴性的,需要用有些至阳的东西对付他,消耗鬼的阴气,一旦鬼的阴气不足或者耗尽,那鬼也就会消散了。

  那驼背鬼原本以为自己对我露出这张丑陋的脸庞就给我对付了,会把我吓得魂飞魄散,从而他好来害我,但是他还是太年轻了,我既没有吓晕也没有吓得乱跑,而是很淡定的对着他的脸吐了一口口水。

  只见那口水喷到驼背鬼的脸上就立刻有了效果,一下就让驼背鬼的脸冒起了青烟,更是让他痛苦的发出惨叫声。

  那声音特别刺耳和难听,我听得头发都直竖。

  然后那驼背鬼滚到了河里,在那拼命洗脸,我肩膀上的驼背鬼一走,我就感觉浑身一阵轻松,看都不看那驼背鬼就赶紧往断头崖方向跑去。

  虽然,还没到断头崖就遇到了这么诡异的事情,但是我也不会打退堂鼓的!

  往前跑了一阵,却见雾气渐渐浓了起来,我只得慢慢的往前走,否则失足摔死了,那就让摔死鬼开心了。

  正在走着,忽然听到前方有女人哭泣的声音,我一听到那声音就感觉到不对劲,这肯定不是人发出来的。

  进断头崖就只有这么一条路,那女人就在前方哭泣,我也不能换条路走啊,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走了几步,就从雾气中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那是一个身穿粗布的农妇,看样子倒不是很大,大概有三十多岁,背对着我。

  深深吸了一口气,打算静悄悄的从她身旁走过去,心说我不惹你,你也别来害我啊,我只是路过的。

  很紧张的一步一步的挪着走,还好那女人没有注意到我,只是在那哭泣。

  我渐渐的从那女人身后走了过去,就松了一口气,但是心中还是有些好奇那女人在哭什么。

  2酷C匠7网首8Y发q

  当我朝着她周围一瞥眼的时候,我就整个人有些不好了,我看到她手里抱着一个死孩子,那孩子约莫四五岁大,长得胖乎乎的,但是……

  那孩子脸色发青,嘴角流出十分渗人的青紫色的液体,我一看就觉得这孩子应该是中毒死的……

  也难怪这女人哭的这么伤心,原来是孩子被毒死了。

  心中一叹,准备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却是忽然瞅到那女人猛然抬起了头,我这一瞅,差点吓得嗷嗷叫。

  那女人的脸……

  竟然没有了,没有鼻子没有嘴巴,只有血肉模糊的一团,只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吓得拔腿就跑,背后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而且我发现那声音离我越来越近,回头一看,就见那女人抱着孩子追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