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乌鸦就站在我的肩膀上,它的眼神深邃而幽暗,不经意间就绽放出一缕慑人的光芒。

  心中一叹,百里村遭劫的时候,乌鸦族群何尝没有遭到劫难呢?

  成片的乌鸦被当做血食,死无葬尸之地。

  我忽然想到狗子和光子,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样了,他们确实拥有不死之身,只是他们好像在村子里销声匿迹了,并没有不断的撕咬村民,这么说他们还是存在理智的,或者可以说他们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背后操控他们的主人并没有想让他们去大开杀戒。

  虽然,血字墙上的村子里的人都注定要死,但是,幕后那个存在似乎还有自己的想法,并不是说村子里的人随便给弄死掉就好了,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只要想逃出去的人肯定会被狙杀的。

  而老实呆在村子里就是等死,游戏的规则就是血字墙上的名字,一个个抹除。

  我的名字并不在血字墙上,这是不是说明我不会被抹杀呢?

  不过想到好几次差点死掉,仍然心有余悸,仔细想想,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个幕后主使人,甚至是谁我都不知道,是胡老汉?还是那个特别能装比的黑袍人?

  我有些拿不准,但是我知道这两个人都是相当厉害的,我,并不是对手。

  就是连大嘴的奶奶都不一定能打的过他们,但是,这又怎么样?我还是要去的!

  走在去往断头崖的路上,我就心里有些担心,等一会儿如果看到的是大嘴的一具尸体那该怎么办?

  我感觉那是很难接受的。

  乌鸦趴在我的肩膀上一动不动,当我要走进山涧的时候,乌鸦却忽然哀鸣了几声,我以为周围有危险,就到处看,没有看到任何动静。

  但是当我的眼睛一瞥到山涧的水流的时候,我就知道乌鸦为什么哀鸣了,因为那水面上漂浮着满满的黑色羽毛,那是乌鸦的羽毛。

  又是无数的乌鸦遭到屠杀。

  接着我就感觉到肩膀上有水滴滴落下来,回头一看却是乌鸦的眼睛之中在流出血泪,一滴一滴的砸落,让人动容。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心中有些觉悟,在山涧的上游,一定是有类似光子和狗子的生灵村子的。

  而且这生灵似乎不断的受伤或者死亡,所以不断的靠乌鸦来复活自己。

  如果是狗子和光子就算了,他们并不足为惧,关键是如果是一个十分强大的不死生灵呢?

  第一次看到满河的乌鸦羽毛,是在我和张晓雪上山找胡老汉的时候,当时我没有想多,以为那乌鸦是被蛇群屠杀了……

  “你能告诉我,屠杀乌鸦种族的是人还是动物吗?如果是人你就叫一声,如果是动物,你就叫两声。可以吗?”都说乌鸦是通灵的,所以我想试试问它一些话,况且这只老乌鸦长相不俗,很是威武,尤其是眼神更是让人惊心动魄,或许是乌鸦种族的首领之类的。

  听到我的话,老乌鸦看了我一眼,然后仰头鸣叫了三声,血泪滚滚而落。

  我听到乌鸦叫了三声就有些怀疑了,吞食乌鸦种群的既不是人,也不是动物,难道是……

  我不敢深想,背后有些沙沙的声音,仿佛什么东西爬了过来,这让我有些感觉后背发寒,是蛇吗?

  我艰难的回过头却是什么东西都没看到,但是那沙沙的声音却是不绝于耳,忽然,我的眼睛定住了,因为我看到在砂石下面有东西在爬过来,地面上的砂石不断起伏,这让我悚然一惊。

  酷匠、p网首U{发o,

  那只老乌鸦也发现了,惨叫着就扑腾着翅膀从我肩膀飞走了,停留在一个树枝上拼命冲我啼叫。

  我感觉双腿有些发麻,狠狠的一咬舌尖才反应过来,就朝着一棵大树上爬,还好我从小调皮,没少爬树,对爬树这项技术很是娴熟,所以在那东西来到之前,我就爬到了一个树枝上了。

  而那个在砂石下面游走的东西就绕着树根打转,从砂石表面看,那东西大概有两尺多长,是蛇吗?

  我有些惴惴不安,刚一进山就遇到这种东西,还被逼的上树。

  不过那东西就是在树下面转圈,倒也没有露头,但是一直待在树上也不是办法啊,我就等那东西不动的时候悄悄下了树。

  一下树,就没命的往前跑,但是还是惊动了那个东西,瞬间就追了上来,眼看那东西就要追上我了,我就专门往石头上跑,心说那东西再残暴也不能钻石头吧?

  还好自己的战略是对的,那东西停止了追击,让我松了一口气,而老乌鸦也飞回到了我的肩膀上。

  进到断头崖底下还有几里山涧路要走,走在漂浮着乌鸦羽毛的河边,眼睛就不断的朝着河流里看去,因为我听到那河流里的水声有些诡异,就有些害怕那河流里会钻出一些什么东西。

  不过走了好久也没什么事情,老乌鸦也没叫,一时间四周的就有些寂静了,但是偏偏这个时候我就听到一声声的喘息声,就在我的耳边。

  我回头去看,什么东西都没看到,只有老乌鸦瞪着一双幽暗的眼睛,我以为没事,就继续走,但走着走着就感觉不对劲,感觉肩膀上的乌鸦越来越重,我也越走越吃力,我不禁有些纳闷。

  小时候就听大人们说过,在山上走的时候要小心,特别是肩膀上背着或者扛着一些东西的时候。

  因为有些山鬼最喜欢站在人的肩膀上了,把你力气和精气神给耗尽,那山鬼就会动手了。

  我想到那个传说,就耸肩想把乌鸦给赶走,但是让我诧异的是,这只乌鸦竟然赶不走,我连忙用手去推那乌鸦。

  然而我一用力,却感觉到肩膀一阵生疼,仔细一看,那乌鸦的爪子却是陷进了我的肉里,它的爪子带着倒钩,现在直接抓进了我的肉里,我完全没有办法给它推开。

  正着急,这只乌鸦却是扯着嗓子叫了两声,像是传信号一样,然后我就听到周围传来很密集的沙沙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求解封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