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道士竟然直接变成了一道影子,而且那道影子直接就被奶奶的金色宝杖给吸收掉了,似乎这道士根本就没有肉身的存在。

  这让我无比的惊讶,我以为道士是一个人,原来竟然也不是,谁知道这道士是村长从哪里请来的妖魔鬼怪呢。

  随后,我就被一个奶奶身旁的美女给解开了绳索,她的动作很轻柔,让我很是受用,我还从她的身上闻到一股十分好闻的味道,那味道很是让人心神宁静,是圣洁的,不像是那其他勾人心魄美艳女鬼身上的味道。

  围着我而站的村民都呆滞的看着这一切,他们当年可是参加过我奶奶的葬礼的,但是现在却让人惊讶的是,奶奶竟然从天而降,还这么强大,秒杀了那个道士,他们眼中的救世主。在短暂的呆滞之后他们纷纷跪倒在地,在那哀嚎要我奶奶救命。

  对于这些狼心狗肺的村民,我再也没有一丝的同情了,他们心中的恶让我感到心寒。

  我站起来,立刻就去找我的父母,跪倒在地的村民纷纷爬到一旁给我让路,我找到父母,见父母眼中流血,昏迷不醒,我大声呼喊,却是忽然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手掌抚摸着我的头。

  “乖孙儿,都怪奶奶来晚了,你的爸爸妈妈没事,他们一直在给你祈祷,请求我出面救你,我来晚了。”奶奶说道,我回头,看到奶奶眼中有一些愧疚。

  我想站起身来,跟奶奶说一些话,但是她却轻轻敲了一下拐杖,说了一声奶奶走了,就消失不见了。跟随着她一起的那个美女也一起走了。

  她们像是一道风一样的来,也像是一道风一样离开。

  最新//章Z节上'酷,匠b网◎

  我痴痴的看着屋外,那里除了漆黑,就看不到其他的东西了,就像是我现在的心境一样,我很迷茫,不知道出路在哪里。

  奶奶这么强大,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但是她并不留下来帮我们度过这个危机。

  我有些想不通这个问题,我也就不想了,喂父母喝了一些水后他们逐渐清醒过来。但是他们很虚弱,他们看到我没事很开心。

  夜色中,我们就一起走了回去。

  身后,留下了一堆不知所措的村民,他们原本以为献祭我就可以解除那个杀人诅咒,他们会获得安全,但是现在献祭仪式被破坏,就连道士都被一招秒杀了,他们的希望破碎了。

  一直到回到家里,父母也没提及他们为什么会双眼流血晕倒在地,父母就是这样,他们只会想把所有的苦难都自己扛着,根本不会想让儿女多任何一丝顾虑。

  一夜无话。

  我也想了一夜,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断头崖下面一探究竟,也许大嘴掉到断头崖下面并没有死……

  我心中还怀抱着一丝希望。

  就算是最坏的情况,大嘴真的摔死了,那么我也应该去将大嘴的尸体给找回来,毕竟兄弟一场。

  父母问我去哪儿,我说去找大嘴,父母就没再问什么,他们并不知道大嘴掉到了断头崖下面,如果他们知道我要去断头崖下面去找大嘴,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

  因为断头崖那里一直有着非常恐怖的传说,那里,也是整个村子的禁忌之处。

  以前有人在断头崖那里见到有无头的尸体正在往山崖上面爬,还有人经常听到有人在断头崖下面呼喊还我头来,还我头来。

  而且那里有人曾经去过,说那里十分的阴寒,就连是大太阳的时候去都会感觉全身发寒,老人们都说那里是阴气太重了。

  我自然也是听说过这些,并且,我从小也对那个地方感到畏惧,但事到如今,我不可能做一个缩头乌龟的。

  另外一点,我就是坚信一凡大师在下面……

  一凡大师那么叼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的死去,何况当时他不是失足掉崖,而是自己跳下去的。

  综合考虑这两点,我就上路了。

  首先,我去大嘴家看了看,就是想看看大嘴也许就在家呢,但是让我失望的是大嘴家的门紧紧的锁着,他的奶奶都不知道在哪。

  难道他的奶奶,那个黄老婆子上次自己钻进棺材里之后就死掉了吗?

  摇摇头,我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整个村子都笼罩着一种让人心悸的黑色雾气,死亡的气息一直在延续,通过昨晚的事情,我的心境也渐渐发生了变化,与我无关的人的生死,我并不感到多么的悲伤了。

  踏上前往断头崖的路,刚走不远,就听到身后有老乌鸦的叫声,我心中一惊,以为小光和狗子来了,回头一看,却只是见到一只苍老的乌鸦站在大嘴门前的桑树上。

  我心中就隐约觉得预感不好,乌鸦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不吉利的象征。

  这只老乌鸦的眼神很是沧桑,我心头一动,虽然乌鸦常常被比喻为报丧的,但是在这个事件中,乌鸦的损失也是相当惨重的,无数的乌鸦遭到了屠杀。

  其实,乌鸦何尝又不是一种让人心疼的生灵呢?

  按照万物平等的理论,它们也是有血有肉的动物,它们的生命也是命,并不比任何生灵的生命卑贱。

  我对着那乌鸦笑了笑,我不知道这次去断头崖,是不是有去无回,毕竟这次我是孤身一人,那个地方又如同恐怖的深渊一般,这次,没有黄老婆子开路,没有大嘴的陪伴。我能走多远?

  谁知,那只老乌鸦看到我冲它微笑,竟然扑腾着翅膀飞到了我的肩膀上,我顿时一愣,我说你要跟我一起去吗?你要跟我一起去断头崖找大嘴吗?

  我不知道这只乌鸦到底什么来历,是不是只是恰巧站在大嘴家门前啼叫而已,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种缘分,我冲它微笑,它似乎看出了我眼中的悲悯,所以就飞了过来、老乌鸦仰头叫了两声,声音十分的悲伤。

  我说好吧,那我们走吧。这一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即使前方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勇往直前,即使粉身碎骨,我也绝不后悔。

  大嘴,我来了。

  希望,你还活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六道轮回说:

  感谢一明呀。。。哈哈,每天扔我一块肥皂,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