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酷匠,"网4g首发tS

  听到这话,我们就有些犹豫,一来,现在确实天要黑了,我们这走山路是有些不大好,但是叫我们坐他的车,还是有些犹豫的,因为不知道这个人什么底细。

  见我们犹豫,那个老太婆也走了过来,对我们说道:“孩子们,我们不是坏人诶,你帮了我们,我们顺便载你一截……”

  老太婆说的诚恳,眼神很真诚的看着我们,我和大嘴对视一眼,就说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也许是我们多想了,别人好心好意的想载我们一段路而已,而且,相比于危险性,对于露宿在荒郊野外面对山鬼和野兽,还不如坐上这车赌一把,应该不会害我们吧?

  当时也怪我们太年轻了,竟然轻信了他们的话,和大嘴两个二愣子一样,一脚就踏上了贼车。

  那是一台有些破旧的面包车,坐进去都感觉漏风,我们一进去就后悔了,但是车直接开了,也下不去了。

  因为,我们闻到了一股恶臭,一瞅吓了一跳,却是那个摔在悬崖下面的老头子,一动不动躺在后备箱里。

  都臭了,看来确实是死了很久的,但是之前在路边发出嚎叫的又是谁呢?

  大嘴在我耳边轻声说,这车有些不对劲啊,车门都是扁的,似乎出过车祸的那种。

  我听到这里就心头一跳,问他该怎么办?

  大嘴小声说等下车了就赶紧跑吧。

  我点头,一路很是煎熬,有些坐立不安,生怕这货停到半路上对我们下黑手,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个青年就是沉默着开车,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当车开到下山的时候,半路上却是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那招手拦车,青年直接就无视了,我从反光镜朝后面看去,发现那个女人还呆呆的看着车离开的方向。

  青年说开夜车的时候基本不会带半路上的人,特别像是这种披头散发的女人,不是神经病就是脏东西。

  我和大嘴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却是有些放心了,这货还怕别人是脏东西呢,这么说他自己就应该不是了吧?

  车又走了一会儿,青年忽然停下车说下去撒尿,我和大嘴也没多想,却是坐在后排一直沉默的老太太忽然说话了,“小伙子啊,你们这是去干嘛啊?”

  我们就说出去旅游的。

  老太婆说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我们留了心眼,说以前也来过,觉得好玩就又来了,有个朋友就在县城那里接我们呢。

  老太婆看着我们笑呵呵的说看你们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没有吃过苦的。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青年方便完了就继续开车,谁知道走了好久,还是没有到县城,我和大嘴就有些急了,问他是不是走错了?

  青年不说话,老太婆说放心吧,都是老司机了怎么会走错呢?

  而我和大嘴就觉得越来越不对劲,看了眼窗外,这明显不是荒郊野外了,好像是来到了一个破落的工业园里。

  最终车停了,老太婆和青年一溜烟就跑下去了,我和大嘴急忙想拉车门下车,却是拉不开了,撞门也撞不开,就见青年和老太婆在一个废弃工厂门口,和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交谈,还指了指车内。

  完了,我心里一个咯噔,这两个家伙看来是要给我们给卖了。

  那壮汉看了一眼我们,嘴角挂着笑容,就点了一叠钱给青年和老太婆,我和大嘴心里更加吃惊了。

  这尼玛闹哪样啊?我们正要用力踹门,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小伙子,别挣扎了,老实点吧……”

  回头就看到那个死尸老头子却坐在了身后的座位上,大嘴说你是装死的?

  那老头子咧着嘴笑了,忽然抽出一根绳子就把我和大嘴的脖子给勒住了,疼的我直咳嗽,然后他一推车门,就把我和大嘴给扯狗一样给扯了出去。

  “呵呵,吴老二啊,今天运气不错啊,抓到两只嫩仔啊!”五大三粗的壮汉呵呵笑道,目光闪烁着打量着我们。

  那眼神就像是在打量小猪仔一样。

  心里有苦说不出,梳理一下思路,就发现这原来就是一个局啊,客车爆胎,车上的人有的等不了就会下车走路,路遇呻吟老头,烧纸钱的老太太,开车拉尸的青年,都是配合起来演一场戏而已!

  客车爆胎很明显是人为的,而且很有技术,不会让客车翻到悬崖下面,也许,客车司机也是这个阴谋中的一个环节。

  否则,他干嘛跟我们说在那荒郊野外走夜路会遇到山㟴呢?目的就是想让我们遇到有车想载我们的时候,不会拒绝!

  装死老头简直可恶到了极点,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尸臭味,步履蹒跚的在前面走着,用绳索拽着我和大嘴的脖子。

  紧张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呵呵,今天能多给我一点货吧?”吴老二说道,他竟然不是为了钱。

  “那是自然。”壮汉接过绳索,笑眯眯。

  随后,我和大嘴就被拽进了一间厂房里,一进去就闻到扑面而来的血腥味,我们差点昏厥了,只见墙上挂着一张张人皮,人皮旁边还写着编号,一些基本信息,比如性别,年龄等等。

  那壮汉把我和大嘴拽到那厂房里就拿铁钩子给勾住了,然后捆住了手脚,我和大嘴都绝望不已,这是什么工厂啊?

  专门剥夺人体器官的吗?

  “呵呵,你们别怕,我们只是在做一些很特别的事情,你们能够来到这里是很荣幸的,能够为我主献身,更是很幸运。”那个壮汉呵呵笑道。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喘着粗气问。

  壮汉慢吞吞的从角落的一个货架上挑了一把尖刀,在手心摩挲着,喃喃道:“你们这些渺小的人类怎么会理解我们为伟大的神做的事情呢?”

  神?

  神经病吧!

  “说了你们也不能理解。我知道你们是谁,到这里是为了什么。这就是神赐予的力量。”壮汉一双眸子冷冷的注视着我们。

  “汪洋,汪海,我等你们很久了。”壮汉说,“这是神的旨意,你们逃不掉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